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趙隆:美俄元首通話釋放矛盾信號
趙隆 2021-04-15
美俄總統13日通話,雙方不但討論了雙邊關系和一系列國際問題,拜登還提出致力于實現美俄關系正常化,提議未來在第三國舉行元首峰會,這引發了外界對美尋求對俄外交突破、美俄關系出現“破冰”跡象的猜測。

不可否認,美俄確實存在“相互對表”的需求。一方面,隨著烏克蘭東部地區局勢惡化,烏國內鷹派一度希望拉美歐入局,順勢搭上加入北約的直通車。但這種戰略“沖動”遭到俄方強勢嚇阻。在美國務卿布林肯對俄發出強硬警告后,拜登期待在元首層面得到普京的“和平解決危機”承諾。如果美俄元首就此達成政治默契,烏克蘭局勢或在短期內得以緩和。

另一方面,拜登籌劃的氣候變化峰會即將舉行,但尚未得到中俄任何一方領導人出席的正式確認。因此,拜登在派出氣候問題特使克里訪華的同時,也希望同步敲定普京的參會事宜,借機重樹美國在應對氣變問題上的“全球領袖”形象。美國在重返伊核協議、撤軍阿富汗等重要進程中也急需與俄進行戰略層面的先期溝通,避免俄成為美相關議程的“麻煩制造者”。事實上,美俄雙方都有“不得不談”的理由,俄也想就烏東局勢、納瓦利內事件等議題對美劃清紅線,避免因華盛頓戰略誤判陷入更為直接的沖突。

然而,雙方從對抗中脫困的動力依舊不足。雖然拜登在通話中提出,希望建立“符合美國利益”的穩定和可預測的美俄互動機制,但在俄最關心的“放松制裁”上并未松口。不僅如此,美還針對俄“干預選舉”緊鑼密鼓擬定新一輪制裁,甚至不排除重啟“通俄門”調查的2.0版本。拜登看似降低對抗調門的表態,似乎更多是緩和此前與普京“隔空罵戰”造成的尷尬氛圍,屬于技術性手段而非戰略調整。更何況,拜登仍需利用“俄羅斯威脅”來凝聚跨大西洋共識,限制歐洲“戰略自主”意識的增強。對俄而言,在美情報部門發布報告指責俄干預大選、間接煽動俄國內游行并給普京扣上“殺手”帽子后,“反美”情緒一時難消。在負面氛圍疊加的影響下,兩國領導人很難在任何核心問題上主動妥協退讓。

可以預料,美俄元首通話甚至會晤的溢出效應有限。拜登上臺后,俄政界和戰略界曾多次間接表露緩和雙邊關系、延續特朗普時期建立的元首對話機制的意愿,但同時又對拜登的敵視介懷。俄不僅期待俄美關系的“穩定和可預測”,也更強調平等與美對話和互動,這恰好是拜登政府不愿且不能給予的。另外,如果拜登在可能的元首峰會前針對烏克蘭局勢、俄干預選舉、納瓦利內事件等再度對俄下手,那必將進一步打破美俄的脆弱“共識”。

“談好過不談,見好過不見”向來是化解大國矛盾與分歧的重要原則之一。但放在當前美俄關系的語境下,“談成什么”顯然更為關鍵。在美推行對俄“極限遏制 有限合作”的政策背景下,軍控與全球戰略穩定、氣候變化等議題的戰略價值略顯成色不足,雙方在核心問題上仍處于相互探底劃線的狀態,對獲得先期成果的期待極低。寄希望于一次元首通話或峰會就找到美俄關系的“重啟鍵”,恐怕過于樂觀。


原文鏈接

文獻來源:環球時報,4月15日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