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李偉建研究員接受上觀新聞采訪,談伊核問題
李偉建 2021-04-07


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相關方6日齊聚奧地利首都維也納,討論美伊恢復履約問題。這是2018年美國單方面退出伊核協議以來,美伊之間的首次間接談判。分析人士認為,這場間接談判向伊核問題的政治解決邁出第一步,也是“萬里長征第一步”。未來談判仍將面臨極大挑戰,但伊核問題的“軟著陸”仍有希望。

美方未出席會議

當地時間4月6日,伊核協議聯合委員會政治總司長級會議在維也納大酒店舉行。會議由歐盟對外行動署副秘書長莫拉主持,伊朗副外長阿拉格希、俄羅斯、英國、法國、德國相應官員與會。中國常駐維也納聯合國代表王群出席。

盡管美國總統伊朗事務特使馬利也率代表團抵達維也納,但因美國已退出伊核協議,且伊方拒絕與美方直接對話,美方代表未出席此次會議。歐盟代表作為調解人與各方磋商,再通過“穿梭外交”的方式溝通美伊意見。

《紐約時報》稱,聯委會同意成立兩個工作組,一個將重點討論解除美國對伊制裁事務,讓美國重返伊核協議;另一個將負責執行核協議,討論如何讓伊朗重新遵守伊核協議下的限制條款。目前,兩個工作組均已開始行動。

會后,多方表示這次會議極具“建設性”,聯委會將于9日舉行下一場專家會議。

伊朗副外長阿拉格希在會議上表示,美國解除對伊制裁是美重返伊核協議的第一個也是最必要的步驟。伊朗已準備好在核實制裁解除后,立即撤銷減少履約的舉措,完整履行伊核協議。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賴斯6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說,盡管美方此次沒有與伊方直接對話,會議仍是具有建設性的一步。他同時表示,美方拒絕伊方提出的美國應首先解除對伊所有制裁的立場,但對與伊朗直接對話持開放態度。

俄羅斯常駐維也納國際組織代表米哈伊爾·烏里揚諾夫也表示,6日的會議已取得初步成功。但在社交媒體上,烏里揚諾夫警告稱,重返協議不會馬上發生:“需要多長時間?沒人知道。最重要的是,為實現這一目標開展的實際工作已經開始。”

2015年7月,伊朗與美、英、法、俄、中、德達成伊核協議。根據協議,伊朗承諾限制其核計劃,國際社會解除對伊制裁。2018年5月,美國政府單方面退出伊核協議,隨后重啟并新增一系列對伊制裁。2019年5月以來,伊朗逐步中止履行伊核協議部分條款,但承諾所采取措施“可逆”。

僵局突破口?

雖然美伊并未直接對話,但外界已將維也納的這場會議視為美伊僵局突破口。

美聯社稱,這次會議表明兩國重返協議的努力已取得切實進展。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也分析稱:“伊核協議迎來關鍵時刻”。對拜登政府來說,這可能是最易解決的外交挑戰之一。伊朗國內的溫和派則希望抓住“最后機會”,減輕美國制裁帶來的影響。

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中東研究中心研究員孫德剛認為,美伊2018年來首次間接談判讓伊核問題的政治解決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第一步,釋放出雙方改善關系、以和平方式解決伊核問題的信號。雙方都采取謹慎接觸政策,通過會談形成兩個工作組,這是一個很好的開端,與特朗普時期對伊朗進行極限施壓、超級遏制的政策形成鮮明對比。

不過,孫德剛也表示,維也納間接談判只是萬里長征第一步:“這次會談的目的不是危機解決,而是危機管控。雙方正在試探對方底線,同時管控分歧,不讓矛盾進一步惡化。”

隨著時鐘滴答作響,留給美伊政府改善關系,重返伊核協議的時間或許已經不多了。

5月23日,伊朗與國際原子能機構簽訂的三個月臨時協議將到期,如果美國對伊制裁屆時沒有解除,伊朗將銷毀核設施的視頻監控資料,對美國來說將是個威懾。

今年6月,伊朗將迎來總統選舉,伊朗國內的保守派勢力也勢必利用伊核問題向溫和派發難,伊朗總統魯哈尼很難有所作為。分析人士也擔心,屆時反對伊核協議的強硬派可能會在選舉中獲勝。

孫德剛認為,對于美國政府來說,時間可能更加緊迫。拜登政府希望趕在時間節點前與伊朗方面進行接觸,推動伊核問題達成階段性共識。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研究員、中國中東學會副會長李偉建也認為,拜登不愿在伊核問題上一拖再拖。如果美伊能夠在兩個月內達成一致,無論伊朗國內局勢發生怎樣的變化,都不會對協議造成影響。反之,如果美國久拖不決,今年6月的伊朗大選將給伊核問題帶來更多不確定性。美國也不得不繼續投入資源同伊朗博弈,可能會引起整個地區的變化。

重重阻礙

雖然時間窗口已越來越窄,但美國和伊朗似乎都難以跨出關鍵性的一步。

雙方“癥結”在于,美國敦促伊朗先停止鈾濃縮,遵守伊核協議下的承諾,才會取消制裁。但伊朗稱,退出協議的是美國,只有先解除制裁,伊朗才會重新遵守承諾,并拒絕兩國非正式直接會談的提議。

分析人士指出,拜登團隊和魯哈尼政府實際上都愿意通過和平手段解決伊核危機,但卻面臨國內外重重壓力。

李偉建表示,美伊雙方重返伊核協議的意愿都出于各自的發展利益。對伊朗來說,美國解除制裁事關伊朗發展。對美國來說,解決伊核問題能夠讓美國從中東問題中抽身,將戰略重心轉移至亞太地區,投入更多資源和精力在大國博弈上。

李偉建認為,拜登在伊核問題的立場上一向明確。拜登上臺后,雖然對敘利亞境內伊朗支持的民兵武裝發動空襲,在伊核對話上增加難度,但與反對解除制裁的中東盟國以色列、沙特等卻適當拉開距離,警告其不要在核談判前制造新的麻煩。實際上,種種舉動都是圍繞伊核協議展開。

“雖然美伊雙方都有重返協議的意愿,但都面臨各種政治障礙、國內壓力和輿論。前總統特朗普也在伊核問題上埋雷。因此拜登上臺后,首先做的是掃清這些地雷,為伊核談判鋪路。”李偉建說。

孫德剛則指出,拜登團隊和魯哈尼政府均面臨國內保守勢力干擾。

伊朗方面,魯哈尼政府面臨來自國內的巨大壓力。2018年以來,美國退群、毀約,在軍事上打擊,在經濟上制裁,甚至揚言讓伊朗“一滴油也賣不出去”。美國還對伊斯蘭革命衛隊圣城旅高級指揮官蘇萊曼尼實施定點清除,去年11月伊朗核科學家法赫里扎德也遭暗殺身亡。這些都極大破壞了伊朗對美國的信任。因此,伊朗國內保守派勢力上升,溫和派勢力下降,民意中反對給美國讓步的聲音成為主流。

美國方面,雖然拜登啟用了不少奧巴馬時期的班底,包括任命奧巴馬政府高級外交顧問羅伯特·馬利為美國伊朗問題特別代表,但拜登團隊仍面臨美國國內保守主義力量,尤其是共和黨和親猶太勢力的干擾,反對美國重返伊核協議。

球在美國腳下

面臨重重阻礙,美伊談判能否取得突破性進展?伊核問題此后又將何去何從?

對此,出席維也納會議的中方代表、中國常駐維也納聯合國代表王群表示,美前政府單方面退出伊核問題全面協議并對伊朗極限施壓,是造成伊核局勢持續緊張的根源。美國早日重返全面協議,是破解當前伊核局勢的鑰匙。

王群表示,受害方的正當要求應首先得到確認和滿足,而不是加害方,這涉及到一個基本是非問題。作為一項基本原則,美方理應取消所有對伊非法制裁,伊方則在此基礎上恢復全面履約。

李偉建也認為,美伊雙方達成協議,重返伊核協議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從技術層面來說,雙方重返協議的困難并不大,美國應先做出表態,取消特朗普時期對伊制裁。伊朗則需降低鈾濃縮豐度,允許國際原子能機構的核查和監督等,重新履行伊核協議條款。困難之處在于,要讓美伊背后各方都能接受恢復履約的方式。

孫德剛則認為,從目前美國的態度來看,美伊之間結構性矛盾的“堅冰”難以在短時間內融化。

首先,拜登政府在伊核問題上仍然舉棋不定,政策模糊,也沒有明確重返的路徑。其次,美伊對伊核問題的癥結認識不同。美國認為癥結是“伊朗問題”而不是“伊核問題”,不僅要阻止伊朗發展核武器,還要通過“修約”方式阻止伊朗發展彈道導彈,反對伊朗干涉阿拉伯國家的內部事務等。如果拜登政府依然抱著這個態度,伊朗方面顯然是無法接受的。

不過,孫德剛也指出,接下來,預計中、俄、英、法、德還將發揮積極斡旋作用,盡管面臨極大挑戰,伊核問題的軟著陸仍有希望。“解鈴還須系鈴人,目前球在美國腳下,就看拜登政府是否有決心克服國內保守勢力的干擾,作出重大讓步。”孫德剛說。



原文鏈接


文獻來源:上觀新聞,4月7日,原題為《深度 | 三年來美伊首次間接對話,伊核問題何去何從?專家:解鈴還須系鈴人》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