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李偉建研究員接受上觀新聞采訪,談中伊簽署全面合作協議
李偉建 2021-03-29

圖為兩國外長共同簽署中伊全面合作計劃(來自外交部網站)

當地時間3月27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在德黑蘭與伊朗外長扎里夫舉行會談,并共同簽署了為期25年的中伊全面合作協議,引發外界關注。

有評論稱,這是伊朗首次與外國簽署全面戰略合作協議,將為伊朗經濟雪中送炭。也有一些人戴著有色眼鏡,炒作“中國與伙伴抱團取暖”“受美制裁的國家找到共同事業”云云。

分析人士指出,給中國與他國的正常交往套上地緣博弈公式、或“對號入座”到對立面,未免狹隘。中伊簽署合作協議,固然標志著兩國關系提質升級,但更應放在中國外長中東六國行、中國中東整體戰略中去觀察。上觀新聞就此問題采訪了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李偉建研究員。

抱團取暖?

今年是中伊建交50周年,眼下正值伊朗新年諾魯茲節,中國外長此訪備受關注。不過,在王毅為期兩天的多項議程中,最受矚目的還是兩國外長27日共同簽署全面合作協議。

28日,多家外媒都在較為醒目的位置報道了這則消息,并援引伊方表述,突出幾大要點。

其一,它是一份完整的路線圖,包含戰略政治、經濟條款等多個層面,從能源、高科技到軍事以及海事項目等。其二,經濟是這份文件的主軸,其中包括參與“一帶一路”倡議、能源和基建領域互惠投資等,特別關注兩國私營企業。其三,它發生在伊朗和中國都受到美國制裁的背景下。

有評論稱,對于正在經歷艱難的伊朗而言,這份協議無異于是雪中送炭。自美國2018年單方面撕毀《伊核協議》以來,伊朗正在努力證明其經濟對數十年制裁的韌性。中國對于伊朗急需大量投資來重建其設施的石油工業來說尤為重要,這項協議將打擊美國試圖從經濟上孤立伊朗的努力。

自上世紀90年代初以來,中國與伊朗的貿易一直穩步增長。過去10年,中國一直是伊朗最重要的商業伙伴。在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對德黑蘭再施制裁前,中國是伊朗石油最大買家。伊朗海關總署的數據顯示,過去一年里,中國是伊朗最大貿易伙伴,兩國貿易總額達到186億美元。

除了經濟訴求,也有人猜測,這項協議體現了當前國際環境下中國和伊朗的戰略考量。比如,鑒于伊朗長期與“超級大國保持等距離”的立場,這項協議說明德黑蘭在壓力之下采取“新的向東看”政策?再如,這次中伊外長聚首發生在中俄外長會晤后不久,中俄伊這三個被華盛頓制裁的國家準備開啟某項共同事業?

一脈相承

綜合王毅在德黑蘭的講話和專家的分析可知,上述觀點均有失偏頗。中伊全面合作協議的簽署,可以從三個角度加以觀察。

其一,它不是剛剛提出,而是對中伊兩國領導人2016年達成的“建立全面戰略伙伴關系”的踐行,也是雙方5年來共同努力的成果。它源于強大的內生動力,旨在推動兩國關系提質升級。

2016年1月,習近平主席訪問伊朗,中伊就建立全面戰略伙伴關系發表聯合聲明,同意達成一份全面合作計劃。當時,習近平指出,中國和伊朗都是文明古國,兩國人民2000多年前便通過絲綢之路展開友好交往;兩國在歷史上沒有戰爭糾葛,在現實中沒有根本矛盾,只有始終如一的相互支持和互利雙贏。

半島電視臺稱,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是主張簽署25年合作文件的關鍵人物之一。自那以來,這份協議一直在制定中。伊朗方面此前多有預告。2020年10月,伊朗外長訪華時曾在推特上稱,雙方在包括“推動25年合作計劃”在內的諸多議題上強化了共識。2021年1月,伊朗外交部發言人稱,伊中兩國正在為未來25年的合作框架協調。如今,經過雙方共同努力,文件正式簽署,以挖掘兩國在經濟、人文等領域的合作潛力,規劃長遠合作前景。

其二,它反映了外部環境壓力下,中伊兩國彼此支持、加強協調、維護正義的共同立場。

一段時間以來,美國一直指責中國、伊朗等其他國家為“國際秩序破壞者”,頻頻揮舞制裁大棒。對此,中伊在國際事務中互相支持。比如,中方堅決維護伊核協議,堅決主張美國取消對伊朗的制裁為重返伊核協議的前提。此外,伊朗在我國暴發新冠疫情之初迅速提供幫助和支持,中國也在本月初向伊朗提供首批疫苗援助。

“中國是伊朗患難中的朋友。”扎里夫27日表示,他感謝北京“在伊朗遭受不公正制裁期間的行動和立場”。伊朗總統魯哈尼當天也感謝王毅在伊核協議上的立場,以及對美國單邊主義做法的反對。

中國前駐伊朗大使華黎明指出,中國和伊朗之間一直友好交往,經濟互補性很強,發展關系沒有大的障礙。伊朗是世界第四大石油出口國,中國是能源進口大國;伊朗是世界上最早響應“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之一,在基礎設施建設和工業化建設方面有需求,中國可以對其提供幫助。但過去,或多或少會受到外部壓力,美國不希望中伊走得太近。如今,隨著國際局勢的嬗變、中美關系的變化,對于美國提出的無理要求和所施加的壓力,以及對中伊貿易進行長臂管轄,中國的顧慮會更少。隨著全面合作協議的公布,中國和伊朗未來可以更加“放開手腳”地展開工作。

其三,“它可能只是開始,可能會產生某種杠桿作用,帶動中國和其他海灣國家簽署類似合作文件,推動中東地區的發展和治理。”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研究員、中國中東學會副會長李偉建指出。

李偉建認為,中國和伊朗簽署全面合作協議固然重要,但更應該將其放在王毅外長中東行、中國中東整體戰略——促進中東地區的發展和治理中去觀察。一些報道過度突出中國和伊朗的外交成果而冷落其他國家,或者暗示中國和伊朗合作旨在與美國進行對抗,可以說都是別有用心。很多海灣國家都有自己的發展愿景,王毅這次訪問與各國探討的都是互利共贏、促進發展戰略對接。而且不僅僅是空談,都涉及具體項目,包括大數據、人工智能等高科技領域的合作。這些國家都有這樣的需求和計劃。

中東之問

王毅的伊朗之行,是其出訪中東六國的重要一站。此前,他已到訪沙特、土耳其;此后,他還要前往阿聯酋、巴林、阿曼。

“這次訪問選擇的國家很有意義,體現了中國在中東的外交是對所有民族國家平等、平衡的外交。”華黎明指出,王毅既去伊朗也訪沙特,盡管波斯人和阿拉伯人關系不睦,但中國與它們的關系都很友好,而不是拉一派打一派。這體現了中國一直秉持的國際關系基本原則,也說明中國在中東“朋友圈”的廣泛。

值得一提的是,王毅在與魯哈尼會談時提到,現在是時候認真反思外部干涉給地區形勢造成的惡果,攜手探尋維護地區長治久安的有效途徑了。為此,中方還提出了實現中東安全穩定的五點倡議。

“這契合中國在中東的外交理念和實際做法。”李偉建指出,自中共“十八大”以來,關于中東向何處去,習近平主席已經有過多次闡述。中方的答案是,中東問題的根源在于發展不足、治理不善,因此必須從發展中找辦法。過去一段時間,正是美國利用中東國家內部局勢不穩進行外部干預、挑動地緣政治博弈,讓地區國家淪為犧牲品,攪得地區局勢一片狼藉。疫情期間,當地兩大經濟支柱石油和旅游遭遇重創。后疫情時代,中東怎么走?要想實現地區和平穩定,就需要通過幫助中東國家發展,引導它們實現地區治理,達到它們所期盼的和平和穩定的局面。這也是中國近年來中東外交的著重點和發力點。

“有人說美國現在收縮了,中國是去填補美國的空白。事實完全不是這樣。”李偉建說,中國更多的是促進合作互利共贏,比如和海灣國家的自貿區談判已進行了好多年、在北京舉辦中東安全論壇等。中國希望通過貢獻自己的智慧,促進當地的發展和治理,從而來實現地區穩定、和平與安全。


原文鏈接



文獻來源:上觀新聞,3月28日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