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蔡亮:日本積極助美遏華,我須亮明紅線
蔡亮 2021-03-29

        2021年3月中旬的日本外交異常忙碌:先是在美國主導下,美日澳印四國于12日舉行了“四方安全對話”的首次線上峰會,緊接著是在日本的推波助瀾下,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國防部長奧斯汀將日本選擇為拜登政府首訪目的地,召開了美日“2 2”會談,并發表針對性極強的聯合聲明。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痛斥美日兩國“狼狽為奸”,且語氣之嚴肅,措辭之嚴厲,為1972年中日實現邦交正常化以來所罕見。這背后的原因何在?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來源:外交部網站

甘愿仰人鼻息 只因三重動因

        從菅義偉內閣近期的種種涉華言行來看,其與安倍晉三第二次執政之初,為阻遏中國崛起,推動各方構建“對華包圍網”的行為十分相似。其動因主要有三:
        第一,這是日本對拜登政府“回歸多邊主義,借重盟友力量”等方針做出的回應。一方面,日本認識到美國國會兩黨在對華強硬上已是“不分黨派”,因此中美之間的戰略競爭具有結構性、長期性特征。另一方面,日本一直自我定位為西方國家,并長期以美國主導下的所謂“自由國際秩序”的受益者和美國在亞太地區最重要的盟國自居。
        可以說,日本竭力推動菅義偉作為拜登上臺后訪美的首位外國首腦的原因正在于此。而當雙方敲定菅義偉將于4月上旬訪美之后,外相茂木敏充立即喜形于色地表示:“這是拜登政府對強化日美同盟做出的堅定承諾,我們對此表示歡迎。”
基于此,日本對于美國對華的相關定位,在總體上是認可的。且拜登政府為使其對華政策能夠有效落實,勢必會更加借重日本,而這也有利于日本實現強化本國軍事建設,提升外交自主性,增強國際影響力的圖謀。
        需要指出的是,自民黨內有聲音認為,日本在菅義偉執政后不再在外交和安全領域發出自己的聲音,一旦拜登政府的外交工作走上正軌,難免令美國對日本的應對能力產生不安。《讀賣新聞》據此曾指出,日本面臨的考驗是,在美遏華方面能夠做出多大的“貢獻”?從這一角度而言,借美日“2 2”會談之機,在遏華問題上積極表態,主動配合,恰恰是日本現階段心心念念的追求。

3月16日,訪問日本的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左二)和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汀(左三)與日本外務大臣茂木敏充(右一)和防衛大臣岸信夫(右二)一同在日本在東京出席“2 2”會談。來源:新華網

        第二,近一段時期以來,釣魚島問題已成為日本對華國民感情惡化的最直接因素。因此,菅義偉內閣感到有必要借助“四方安全對話”和美日“2 2”會談這樣的場合,向國際社會和國內各界傳遞日本在上述問題上的強硬立場,避免內閣在相關問題上受到國內指責。
        第三,菅義偉執政半年,受疫情控制不力等問題影響,支持率大幅下挫,執政根基并不穩健,加之年內要迎來眾議院大選和自民黨總裁選舉,選擇這個時機刻意對華表現強硬,一方面便于遮掩施政不利帶來的負面影響,另一方面也有利于自民黨在選舉中繼續維持現有優勢,進而延續內閣的執政“壽命”。


我須亮明紅線 “兩手對兩手”

        對于菅義偉內閣近期破壞中日關系的種種言行,中國在明確表明立場,亮明紅線的基礎上,應注重“戰略韌性”與“政策彈性”相結合,以“兩手對兩手”的方式與之打交道。
        第一,中日關系堪稱世界上最具復合性的雙邊關系,歷史糾葛、領土爭端、戰略互信赤字的存在導致了兩國之間的結構性復合安全困境將長期存在。但中日畢竟互為重要鄰國,經貿數額巨大,文化往來頻繁,也同為地區乃至世界上有重要影響的國家,因此應對兩國之間的矛盾進行主次區分,分別應對。
        在涉及中國領土主權等核心利益方面,中方應不懼亮明紅線,對日進行口頭和行動上的警告,同時也應注重利用現有的對話平臺,管控各種可能由擦槍走火造成的安全危機,防止事態升級。進一步講,可以考慮在中日之間召開如中美那樣的高層戰略對話,讓雙方進行坦誠的、有建設性的、有益的“爭論”,將各自的核心利益與重大關切托出,直面分歧尋求共識,在管控危機的同時尋找擴大利益交匯點的領域。

日本首相菅義偉。來源:GJ

        第二,中國在堅決反擊日本不當言行的同時,也可關注日本在經貿等領域的務實性操作,在堅持“以我為主”的基礎上開拓雙方在具體領域的合作空間,擴大彼此的務實交往,團結日本國內的知華、友華人士。
        第三,中國可以積極透過“政黨外交”、“公共外交”等窗口,如推動與自民黨內知華的二階派等陣營,以及執政聯盟中公明黨的交流,積極傳遞相關信息,盡量減少政治誤判。
        同時,日本須知,中國歡迎多邊主義并始終用實際行動踐行多邊主義理念。中國也歡迎競爭,更提倡在公平公正基礎上開展競爭。但無論是多邊主義還是競爭,都應建立在擯棄意識形態偏見,承認文明具有多樣性的基礎上,否則就是打著多邊主義旗號的“偽多邊主義”。如美日同盟這般,表面上強調開放包容,實際上卻是封閉排他,是在國際上搞“小圈子”,搞排他性標準、規則、體系,其結果也只能是搞相互攻擊、你死我活的角斗賽,并把世界推向分裂甚至對抗的境地。





文獻來源:深海區公眾號(新民晚報國際部),3月28日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