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李偉建研究員接受上觀新聞采訪,談以色列議會選舉
李偉建 2021-03-22

兩年內第四次,以色列又將在3月23日舉行議會選舉,以期結束該國持續近兩年的政治僵局,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將謀求連任。和前幾次相比,如今以色列內部各方力量組合已出現較大變化。這次,“政壇不倒翁”內塔尼亞胡能否如愿?看似沒完沒了的大選循環能否被打破?上觀新聞就以上問題采訪了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李偉建研究員等專家。以下為報道全文。

政治版圖發生變化

為何以色列在兩年內舉行了四次選舉?

自2019年以來,無論是內塔尼亞胡還是其反對者,都未能在以色列議會選舉中贏得足夠席位,因此以色列總是面臨組閣困境。

以色列議會實行一院制,共有120名議員。法律規定,獲得議會半數以上議席的政黨可單獨組閣。但由于中小黨派林立,以色列歷史上從未出現單一政黨組閣的情況,政局極易發生波動。

2019年4月以來,以色列已舉行三次議會選舉,前兩次均以組閣失敗告終。去年5月,內塔尼亞胡領導的右翼政黨利庫德集團和甘茨領導的中間派大黨藍白黨組成聯合政府,打破組閣僵局。但好景不長,由于雙方分歧嚴重,這場合作也在去年12月“告吹”。

分析人士認為,“鬧劇”背后,似乎也有內塔尼亞胡的“私心”。內塔尼亞胡涉嫌貪腐案的審理將在今年進入關鍵階段。如果以色列再次舉行大選,利庫德集團可能有望在議會中贏得多數席位,讓內塔尼亞胡得以通過豁免法案。

不過,和以往三次大選相比,這次以色列大選的背景已發生較大變化。曾經的議會三大政黨均出現不同程度的分化,各方力量組合調整也較大。

《衛報》稱,盡管參加大選的主要政治人物未變,但一些已轉換支持對象,并在政治僵局中組建了新的政黨。

首先,在利庫德集團內部,內塔尼亞胡的黨內對手吉德翁·薩爾已組建新政黨“新希望”黨,并將角逐總理一職。該黨主張同利庫德集團相似,預計將分流利庫德集團選票,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內塔尼亞胡的組閣難度。

曾“領跑”議會選舉的藍白黨內部則出現分裂,導致此次選情堪憂。該黨在上次選舉結束后違背承諾,與內塔尼亞胡合作后,藍白黨領導人甘茨因此失勢,聯盟內部也出現分裂。從該政治聯盟出走、由前財政部部長亞伊爾·拉皮德領導的中左翼政黨“擁有未來”黨或將一躍成為議會第二大黨。

議會第三大黨阿拉伯政黨聯盟“聯合名單”黨也出現分裂,成員之一的聯合阿拉伯黨“另立門戶”,可能將進一步分化中左翼力量,并影響該國約200萬阿拉伯民眾的投票選擇。

“政治版圖已發生變化。”《紐約時報》稱,此次選舉中,內塔尼亞胡的主要政治對手是兩名右翼黨派成員。除了曾是以色列內政部長的薩爾外,還有曾是以色列經濟部長的納夫塔利·貝內特。不過,甘茨已不再被認為是對內塔尼亞胡的威脅。

內氏的優勢和劣勢

近日,內塔尼亞胡已積極投入競選活動中,大打“外交牌”和“疫苗牌”。

據《衛報》報道,作為以色列在位時間最長的領導人,內塔尼亞胡已舉行一場“雙管齊下”的競選運動。一方面,他強調以色列去年與阿拉伯國家取得的外交突破;另一方面,他則在以色列展開了一場舉世矚目的新冠疫苗接種運動。目前,以色列約半數人口已完成疫苗接種。

在上周的競選活動中,內塔尼亞胡走上舞臺,對人群說道:“你接種疫苗了嗎?你快樂嗎?我們是世界上第一批共同戰勝疫情的人。”

分析人士指出,和以往不同,國際形勢的變化也讓內塔尼亞胡面臨更大壓力。

“美國的政權更迭以及中東形勢的變化,使得以色列在中東所處的位置比以往更困難,也對內塔尼亞胡十分不利。”上海猶太研究中心主任、中國中東學會高級顧問潘光說。

過去,美國前總統特朗普曾是內塔尼亞胡最重要的一張“外交牌”。特朗普任內采取了一系列支持內塔尼亞胡的政策,包括將美國駐以使館搬到耶路撒冷,宣布戈蘭高地是以色列領土等。盡管如此,在特朗普時期,內塔尼亞胡也只是與甘茨打了個平手。

特朗普下臺后,美國總統拜登在中東問題上做出較大調整。在伊核問題上,盡管分歧仍存,但拜登主張重返伊核協議。在巴以問題上,拜登也有所回擺。

潘光認為,內塔尼亞胡近來不斷采取強硬措施,不僅“轟炸”敘利亞,還揚言要打擊伊朗、真主黨。但對以色列國內而言,內塔尼亞胡與特朗普之間的聯盟已經消失,而拜登會對以色列形成新的壓力。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研究員、中國中東學會副會長李偉建認為,內塔尼亞胡是個極具爭議性的政治人物。他在以色列長時間執政,貪腐官司纏身,不少民眾也對他“審美疲勞”。為了表達對他的不滿,多名內塔尼亞胡的“昔日門生”或幕僚也出走或單獨組黨。但另一方面,目前尚未出現一匹“黑馬”,能夠在民意基礎上與內塔尼亞胡對抗。從這個角度來說,內塔尼亞胡及其領導的利庫德集團在選舉中領先的可能性較大。

李偉建還指出,以色列整體國家狀態非常謹慎,始終保持高度警覺,一旦中東地區出現變數,整體政治趨向就將“右轉”。拜登上臺后的種種變化,導致以色列在美國中東地區政策中的地位下降,給以色列今后的發展和安全帶來不確定性。從這種趨勢來看,右翼政黨預計將占優勢。因此,就算內塔尼亞胡無法獲得連任,在事關以色列安全和既得利益方面,新任領導人的以色列內外政策仍不會發生太大變化。

能否如愿成功組閣?

近日多項民調顯示,內塔尼亞胡領導的利庫德集團有望在選舉中保持領先地位,然而,這并不意味著贏得選舉,更不意味著以色列的政治僵局將打破。

以色列《馬里夫日報》19日發布的一項民調顯示,利庫德集團預計將得到最多支持,獲得議會120議席中的30個。利庫德集團與三個猶太人政黨組成的內塔尼亞胡陣營,則有望獲得50個席位。這意味著,內塔尼亞胡就算如愿獲得組閣權,也很可能在組閣方面遭遇困難。

目前,有望分別獲得10席和4席的統一右翼聯盟和聯合阿拉伯黨尚未表態支持哪一陣營,它們或將成為組閣的關鍵因素。

內塔尼亞胡能否如愿成功組閣?分析人士認為,仍存在較大不確定性。一次次大選之后,內塔尼亞胡預計將發現,組建一個穩定的執政聯盟變得愈發困難。

李偉建表示,以色列中小黨派分散的結構性問題依然難以改變,預計利庫德集團無法單獨組閣。為了眼前利益,內塔尼亞胡需要進行重新調整,在政策上做出表態,拉攏政治分歧不大的右翼小黨派。如果在涉巴勒斯坦問題上一如既往地強硬,可能較難爭取到阿拉伯政黨。

潘光也認為,相對利庫德集團而言,中左翼聯盟更容易與阿拉伯政黨取得合作。利庫德集團相對更易拉攏極端宗教政黨,不過,兩者在宗教極端主義方面還存在分歧,能否合作仍存在變數。

《新聞周刊》則認為,組閣難背后有兩大原因:其一,許多以色列人指責內塔尼亞胡應對疫情不力。最近的一項民調發現,67%的以色列人對政府處理經濟問題的方式持負面態度。其二,內塔尼亞胡的領導風格讓過去的政治伙伴疲憊不堪、怨憤交加,愿意與他聯合組建政府的人已越來越少。

內塔尼亞胡前顧問阿維夫·布什文斯基還指出,經歷三個選舉周期后,人們已陷入“選舉疲勞”,再疊加疫情因素,很難說會有多少人進行投票。以色列法律規定,只有獲得3.25%以上選票的政黨才能進入議會,選票的細微變化可能會以不可預測的方式影響選舉結果。

“以色列是否會進入后內塔尼亞胡時代?還是將舉行第五次大選?請拭目以待。這場政治大戲的續集將于23日上演。”《新聞周刊》寫道。


原文鏈接


文獻來源:上觀新聞,3月22日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