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李偉建研究員接受人民日報海外網采訪,談敘利亞問題
李偉建 2021-03-21
      3月15日是敘利亞危機爆發十周年的日子。在聯合國安理會召開的敘利亞政治問題視頻公開會議上,國際社會多方希望和平解決敘利亞危機。然而,當地時間3月16日,以色列空軍戰機再次對敘利亞展開大規模空襲。
  作為大國博弈的角逐場,敘利亞亂局會在何時、以何種方式收場?敘利亞民眾何時才能重返和平、重建家園?早春時節,世界將關切的目光投向這片飽含血淚的土地。《人民日報》海外版就這些問題采訪了上海國研院李偉建研究員等專家。

  國際社會呼吁和平

  3月15日,聯合國安理會召開敘利亞政治問題視頻公開會議,與會的國際社會多方就敘利亞局勢表態。政治解決敘利亞問題和加強人道主義援助,成為國際社會的普遍呼吁。
  據美聯社3月15日報道,聯合國秘書長敘利亞問題特使吉爾·彼得森表示,外交手段對于結束敘利亞的十年戰爭至關重要。這意味著“要將美國、俄羅斯、伊朗、土耳其、阿拉伯國家、歐盟以及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所有常任理事國團結在一起”,并“采取一種新的國際形式進行必要的外交與合作”。
  “堅持政治解決的大方向;遵循《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加強敘利亞境內反恐合作。”中國常駐聯合國副代表耿爽在會上提出3點意見并表示,推進敘利亞政治進程,恢復敘利亞和平與安寧需要敘利亞各方和國際社會加強對話,凝聚共識,通力合作。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3月16日報道,美意法德英五國發表聯合聲明,稱不會讓敘利亞危機的悲劇再延續十年。由意大利外交部發表的聲明稱:“我們(美英法德意)不會放棄敘利亞公民。我們五國致力于達成和平解決敘利亞問題方案。該解決方案在聯合國安理會第2254號決議基礎上保護所有敘利亞人的權利和未來繁榮。”
  “敘利亞危機爆發十年來,各方都在認真反思。”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孫德剛對本報表示,近期,國際社會多方就敘利亞局勢表態,總體上表達了政治解決敘利亞危機的總方向,都不愿意看到進一步的流血沖突。各方均希望幫助敘利亞平民渡過難關,也都直接或間接表達了為解決敘利亞人道主義危機貢獻力量的愿望。
  雖然國際社會對政治解決敘利亞問題表達強烈關切,但回應關切的除了持續不斷發生在敘利亞的炮火,還有美歐國家更加嚴厲的制裁。3月15日,英國宣布對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的6位盟友進行制裁。美國和歐盟也表示,將有意延長對敘利亞的制裁。

  大國博弈加劇危機

  據路透社報道,3月15日,聯合國對尚未能調解敘利亞問題表示“深切的遺憾”。聯合國敘利亞問題特使裴凱儒當天在安理會通報會上稱,發生在敘利亞的悲劇將“作為近代歷史上最黑暗的篇章之一載入史冊”,并稱敘利亞人民是“本世紀最大的受害者之一”。
  據聯合國難民署統計,危機爆發以來,大約670萬人在敘利亞境內流離失所,另有近560萬民眾離開敘利亞,成為登記難民,總數占敘利亞戰前總人口的一半。
  “十年來,敘利亞由內生性政治危機升級為大國代理人戰爭,敘利亞平民成為最大的犧牲品和受害者。”孫德剛分析,敘利亞局勢的發展經過了三個階段: 2011—2013年,敘利亞的主要矛盾是巴沙爾政府與反對派的矛盾;2014—2016年,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渾水摸魚,趁機占領敘利亞大片土地,反恐成為主要矛盾;2016年以來,隨著“伊斯蘭國”衰落,大國之間、地區力量之間的地緣政治博弈成為敘利亞危機背后的主要矛盾,包括美國與俄羅斯、以色列與伊朗、土耳其與庫爾德力量等。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中國中東學會副會長李偉建對本報表示,2011年初,所謂“阿拉伯之春”席卷中東地區,敘利亞進入內亂、戰亂階段,形成了反對派與政府軍對峙的局面。一些地區和域外大國也卷入其中。戰亂形成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國內因素,也有外部勢力插手。美西方勢力直接插手敘利亞內亂、支持反對派是局勢惡化的一個重要原因。
  “戰爭給敘利亞造成的政治、經濟和心理創傷,短期內難以愈合。”孫德剛認為,解決敘利亞問題的難點和痛點包括:世界大國和地區國家對于敘利亞危機政治解決的方案存在嚴重分歧;敘利亞各政治派別對國家政治重建的方向難以達成共識;美國與俄羅斯、以色列與伊朗、土耳其與庫爾德武裝、敘利亞政府與反對派、溫和力量與極端主義力量之間的矛盾短期內難以解決;敘利亞重建需要至少2500億美元的資金,國際社會的承諾口惠而實不至,各方提供的人道主義援助杯水車薪;敘利亞難民回歸與安置面臨諸多困難。

  和平之路曲折漫長

  西班牙《公眾》日報網站3月13日發表題為《敘利亞戰爭爆發十周年:只留下創傷和破壞的大國戰場》的文章稱,敘利亞戰爭造成了世界上最漫長、最復雜的人道主義危機之一,目前還看不到達成和平談判解決方案的現實前景。
  “各方打打談談,反反復復,敘利亞和平之路注定艱難曲折。”李偉建表示,受疫情等因素影響,不少西方國家在中東采取戰略收縮政策。這對敘利亞局勢緩和與政治重建有一定幫助。但身處大國博弈的漩渦之中,敘利亞境內很多由域外勢力扶持起來的武裝力量依舊在制造破壞和戰爭,恐怖主義和極端組織也有可能卷土重來。
  制裁無益于敘利亞問題的解決。在聯合國安理會召開敘利亞政治問題視頻公開會議上,耿爽表示,一味制裁、施壓只會引起強烈反彈,制造更多對抗,加劇延長沖突,給當事國人民帶來更多苦難,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敘利亞的未來掌握在敘利亞人民自己手里。安理會和國際社會應堅持“敘人主導、敘人所有”原則,為早日實現敘利亞問題的政治解決發揮建設性作用。

  “敘利亞問題錯綜復雜,完全解決絕非一日之功。”孫德剛表示,首先,需要在聯合國安理會框架下,通過多邊協商和政治手段解決危機;其次,要尊重敘利亞民眾的主體性,外部力量不應越俎代庖;再次,國際社會應凝聚共識,求同存異,從人道主義救助、交換戰俘、難民回歸等著手,先易后難,分步解決危機;最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世界衛生組織和大國應提供緊急經濟與醫療援助,堅持“以發展促和平”,在局勢趨于穩定的地區盡快恢復生產和生活。



原文鏈接


文獻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3月20日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