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陳東曉:當前世界格局的三大趨勢值得我們注意
陳東曉 2021-03-16


近日,上海市政協委員、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院長陳東曉發表演講,針對新冠疫情對世界格局造成的影響,以及當前世界政治呈現出的三大趨勢發表觀點。陳東曉認為,新冠肺炎疫情加劇了國際上“分”與“合”兩種力量的較量,盡管目前看“分”的勢頭似乎更猛,但合作融合的力量同樣不可小覷,正在蓄勢待發。在當前新冠疫情仍在蔓延,全球復蘇乏力、失衡的背景下,中國應該繼續和世界各國一道構建新的全球合作議程,倡導包容性發展,加強多邊合作。

以下為陳東曉觀點摘編:

新冠疫情加劇了國際上“分”與“合”兩種力量的較量。目前來看,當前世界格局有三大趨勢值得我們注意,第一個趨勢是“分”的勢頭似乎更猛,這里有三個現象需要關注。

第一個現象,從經濟上看,世界經濟“K型復蘇”加劇世界分化。國家間兩極分化現象嚴重,強者愈強,弱者愈弱,社會間也是富者愈富,窮者愈窮,馬太效應正在發展,這種分化導致本來就不平等的世界變得越發失衡了。

另外,根據世界銀行今年1月發布的報告,新冠疫情預計將使超過1億人陷入極端貧困,這是20年來該數字首次上升。報告指出,目前,全球約有7億人生活在極端貧困中,這意味著他們每天的生活費不足1.90美元。

第二個現象,從地緣政治上看,美國加大了對中國的遏制和打壓,進一步加劇了世界分化的態勢

第三個現象,從經濟和安全上看,現在世界進入了“安全優先、國內優先”的新政治態勢。世界各大經濟體雖然都主張要將發展和安全統一,但實際上安全更優先,國內更優先,這就進一步將新冠疫情后世界呈現出的一個有限的全球化、更緊密的區域化、板塊化,以及更加充分的本土化的這種趨勢,推向一個新階段。

所以“分”的力量的背后,既有權利政治的因素,也有政治認同的因素,也有技術科技,特別是數字經濟支撐的一些結構性原因的影響,這是我的第一個觀察。

第二個趨勢,雖然目前世界上“分”的力量很猛,但“合”的力量也不容小覷。這方面也同樣呈現出三個重要現象。

一是科技合作對人類的賦能。簡單回顧一下我們不難發現,新冠疫情是人類第一次面對如此大規模的疫情不再束手待斃。當年黑死病暴發的時候,人類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除了祈禱不知道如何應對。上世紀初西班牙流感的時候,最好的科學家也無法識別這個可怕的病毒是什么,許多防控措施也被證明是無效的,而且難以生產出有效的疫苗。

這次新冠疫情暴發以后,科學無國界的精神得到極大發揮,科學家們很快就識別病毒,確立了病毒基因序列,并在全球共享信息。幾個月里就明確了可以防控的有效手段,不到一年時間開始了大規模疫苗生產,這都是絕無僅有的。在抗疫過程當中,生物醫藥技術、通訊技術、物流交通技術以及保障生存的糧食生產都發揮了應有的支撐作用,這些其實都是“合”的力量。

二是世界進入了“后霸權時代”,多元化力量反制能力加強

三是多邊機制的整合能力加強。盡管深度的全球化正在被有限的全球化所替代,但另一方面全球范圍內的國際機制數量仍在持續增加,在這其中,既有連接全球層面和區域層面的網絡化多邊主義,又有包含各種企業、城市、大學、社會運動的包容性多邊主義。

所以有人戲稱說,“在全球化變得日益疏離的時候,世界范圍內的多邊機制反而變得更加擁擠”,所以以上都是不同合作力量的表現,我覺得全球合作仍然值得期待。

第三個趨勢,在當前新冠疫情仍在蔓延,全球復蘇乏力、失衡的背景下,中國應該繼續和世界各國一道構建新的全球合作議程,作為我們國家現在倡導多邊主義,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一個主攻方向,來推動合作融合的力量去不斷壯大。

在這里我覺得有四個方面的任務特別重要,一個就是包容性發展的任務,全球發展不平衡和不充分是導致世界分化的重要內容,所以中國應該更加地倡導各國要采取有力措施來推動包容性發展。

既要進一步地構建開放型的世界經濟體系和完善全球治理體系,更要保障國內各階層能夠共享發展成果,推進共同富裕。那么當前一個最緊迫的任務就是我們要聯合國際社會一道向疫苗民族主義和盲目的獨立主義說不,我們要秉持世界大家庭的精神來合力應對這場全球性的問題。

第二,高度重視地球脆弱生態系統的保護與恢復。挽救地球生態系統是實現全球復蘇和我們生存的重要基礎,我們要繼續高舉新發展理念的大旗,加快生產方式的轉變,提高全社會的環境意識,實現經濟發展和生態保護均衡推進。我們在推進“碳達峰”“碳中和”上的表率作用是中國作為大國的責任與擔當。

第三,要進一步加強多邊合作。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呼吁說國際社會需要網絡化的多邊主義,也需要包容性多邊主義。中方一直倡導踐行多邊理念,所以目前在遏制全球經濟不斷衰退的背景下,我們要聯合國際社會形成一種多方參與、多軌并進的債務方案,為深陷債務危機的一些特別貧困國家提供幫助。

第四,我們要引導踐行科技向善的原則,科學技術為人類帶來巨大福利和扶持的同時,也引發了諸如科技倫理、數據安全、數字鴻溝方面的挑戰。所以我們要繼續同國際社會一道,充分發揮科技倫理治理體系對科技活動的調節作用,推動科技創新向更加有利于人以及社會更加公平的方向去發展。




原文鏈接


文獻來源:新華社,3月16日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