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魯傳穎:歐盟在數字空間尋求戰略自主
魯傳穎 2021-01-16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賬戶和與其相關的內容,遭到包括推特、臉書、谷歌、YouTube等十余家全球知名互聯網媒體或平臺的封禁及限制,這種做法在世界范圍內引起質疑。德國總理默克爾公開表示社交媒體平臺的決定是“有問題的”,這其實已代表了歐洲對美國互聯網巨頭的警惕態度。

        不久前,歐盟委員會公布了《數字市場法案》,矛頭直指美國大型互聯網平臺企業,對這些企業在歐盟濫用市場地位,遏制競爭對手等行為會做出處罰。《數字市場法案》把具有壟斷性市場地位的大型互聯網企業定義為“看門人”對其進行重點監管,如有違規將會被嚴懲,包括處以全球業務年收入6%-10%的高額罰款。如果壟斷行為難以禁止的話,不排除對其進行拆分。

        一段時間以來,歐盟在數字空間規則領域的動作不斷,從戰略到法律層面已經制定了近十項具有全球影響力的文件。這不僅反映了歐盟戰略自主思維在數字空間的延續,更折射出了歐盟在數字時代的危機意識不斷上升。如今在人工智能、網絡安全議題上,歐盟幾乎淪為看客。再考慮到在互聯網領域的發展狀況不盡如人意,這不僅刺激了歐盟的自尊心,也激發了歐盟在數字空間中迎頭趕上的雄心。

        將數字空間中的戰略競爭對手直指美國,表明歐盟終于擺正了自己的位置,意識到自己在數字空間中落后的根本原因。歐盟一度將美國提出的“互聯網自由”奉為圭臬,認為歐美是盟友關系,雙方應采用同樣的數字空間治理理念和政策體系;互聯網具有完善的自治體系,政府不應當以任何名義去干預數字空間的發展;傳統的監管手段已經足夠健全,不需要針對數字空間出臺新的法律法規;最終,在“互聯網自由”旗幟的包裝下,歐盟成了美國大型互聯網企業攻城略地的目標,直至整個互聯網生態完全被美國企業所控制。

        歐盟擁有近5億的互聯網用戶,有著良好的產業基礎和科技人才隊伍,并且歐盟很早就提出要大力發展數字經濟,建立數字單一市場。可在美國大型互聯網企業壟斷經營之下,歐洲互聯網行業的發展舉步維艱,至今未能成長出一家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大型互聯網平臺。政府監管缺位,放棄了數字空間的主權權利可以說是歐盟得到的最大教訓。在2018年5月《通用數據保護條例》(GDPR)出臺之后,歐盟不斷加強在數字空間的頂層設計,謀劃在數字空間中的未來。

        《數字市場法案》的出臺意味著歐美在數字空間中的斗爭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從“棱鏡門”揭露美國對歐盟領導人開展網絡監聽,到法國向谷歌、亞馬遜等企業征收“數字稅”,美歐在數字空間中的矛盾不斷增加。在網絡空間全球秩序變革的背景下,歐盟目前的做法對于重建數字空間的規則體系具有重大意義。如歐盟GDPR在全球掀起一股個人信息保護立法潮流一樣,歐盟的反壟斷措施也切中了當前美國大型互聯網企業壟斷全球數字空間,利用優勢地位攫取本屬于各國政府的規則制定權等問題。因此,各國政府必然紛紛效仿,加強對外國大型互聯網企業的監管。

        不僅如此,還要看到歐盟《數字市場法案》與中國在互聯網領域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幾乎同時出臺。這不僅僅是一種巧合,也表明了雙方在數字空間中面臨著同樣的挑戰,特別是在維護數字空間主權,制定互聯網公共政策領域,雙方的觀點和立場越來越趨于同一個方向。

        早在2010年,中國就與上合組織國家一道在聯合國提出,互聯網公共政策屬于一國主權范圍。彼時,歐盟對此多有猜疑,認為這是破壞互聯網自由。而今,歐盟先后提出了數字主權、數據主權、技術主權等概念,不斷制定互聯網公共政策,意味著歐盟在數字空間的回歸,以及中歐政策理念的接近。當然,要將中歐在數字空間共識的增加轉化為雙方的互信,還需要更多的努力。


原文鏈接


文獻來源:環球時報,1月16日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