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毛瑞鵬:拜登政府國際秩序觀的主要特征
毛瑞鵬 2021-01-28

        國際秩序觀是指以特定的國際格局為基礎,描述對于世界總體運行規則的立場,即世界為達到一種相對穩定、有序的狀態,應當采取何種組織方式和治理方式。
        在西方話語體系中,二戰后美國的外交傳統是致力于維護所謂“自由國際秩序”。與特朗普政府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拜登政府公開表示要重建國際秩序。那么拜登政府的國際秩序觀有何特點?在多大程度上區別于前任政府?
        根據拜登競選期間公布的政策文件、主要外交助手的訪談及文章等資料,拜登政府的國際秩序觀可以粗略歸納為四個方面:對美國國際角色的態度;對國際合作的態度;對意識形態的態度;以及對國際組織的態度。
        第一,信奉“通過參與進行領導”的理念。延續以美國為主導的國際秩序是美國歷屆政府的共識,在手段選擇方面則存在差異。拜登繼承了特朗普政府所塑造的大國戰略競爭的既定判斷,認為國際權力轉移是以美國為中心的國際秩序面臨的主要挑戰。同時,拜登政府不認同特朗普政府的退出政策,主張“參與和領導”。此外,強化西方同盟關系是拜登政府外交政策的突出特點。在競選期間,拜登明確地將同盟體系作為美國領導世界的基礎性力量。
        第二,以美國利益為導向的國際合作。與特朗普的零和思維不同,拜登政府具有明顯的國際意識。它承認當前的全球性挑戰對美國構成威脅,即使超級大國也無法獨自應對和獨善其身。為此,拜登政府時期美國將恢復在特朗普政府時期受挫的國際合作。然而,拜登政府強調掌控國際規則制定權,尤其主張在多邊舞臺加大對中國的規制。在經濟全球化方面,拜登團隊認為以商品和資本自由流動為特征的自由貿易模式已經不再適用,強調較低的勞工標準、環境標準而引發世界范圍的產業轉移,導致發達國家處于不利境地。
        第三,強化意識形態陣營劃分。拜登政府認為西方民主制度是戰后國際秩序的基礎,同時認為共同價值觀是美國同盟體系的重要倚仗。拜登政府期待形成更加協調的西方陣營,應對大國競爭。為此,拜登在競選期間高調提出主辦“全球民主峰會”,西方戰略界也鼓動組建由七國集團加澳大利亞、韓國、印度組成“民主十國”。
        第四,依然輕視國際組織的作用。拜登就職首日就簽署行政命令謀求重新加入應對氣候變化《巴黎協定》及重返世界衛生組織。然而,聯合國等普遍性國際組織難以成為美國重構國際秩序的主要渠道。相反地,拜登政府更可能選擇采取所謂“志同道合者聯盟”的形式,謀求主導地位。拜登政府所推動的國家關系意識形態化以及構建小集團聯盟的做法,與開放、包容的多邊主義理念形成對立。這將進一步加劇世界的分裂和削弱聯合國等國際組織的有效性。
        未來,拜登政府推進重建國際秩序仍將受到多重制約。最為重要的是,國際力量對比正在發生巨大變化,發展中國家對國際秩序的影響日益提升。西方國家、尤其是歐洲的戰略自主性也在上升。由美國主導建立小集團,既無法有效應對全球性挑戰,還會激起國際社會更強烈的不滿。
        此外,經過特朗普四年執政,美國的國際聲望明顯下降。約瑟夫·奈就發文表示,朋友和盟友已經開始不信任美國。美歐裂隙也將削弱拜登政府對外政策的效果。美歐之間在諸如民主干涉、網絡安全、科技公司監管、數字服務稅等議題上長期存在分歧和矛盾。就國內因素而言,特朗普現象反映出經濟全球化、國際領導角色在美國國內遭遇抵制。美國國內政治極化將對拜登政府推進重建國際秩序產生強有力牽制。

原文鏈接


文獻來源:上海國際戰略問題研究會公眾號,1月28日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