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蔡亮研究員接受《半月談》采訪,談構建發展新格局
蔡亮 2021-01-25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要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 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為何提出新發展格局?原因是,我國發展仍然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但機遇和挑戰都有新的發展變化。我們遇到的諸多問題是中長期的,不少問題以前未曾經歷,需要從戰略角度深化認識和有效應對。

比如說,我國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超過1萬美元,需求結構和生產函數發生重大變化,生產體系內部循環不暢和供求脫節現象顯現。我國目前仍有不少產業存在上游核心原材料供應的短板,關鍵零部件供應“卡脖子”,長期被國際少數幾家供應商壟斷,而國內在這些領域存在空白。還有,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后,全球市場收縮,世界經濟陷入持續低迷,國際經濟大循環動能弱化。

特別是近年來,西方主要國家民粹主義盛行、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廣泛深遠,逆全球化趨勢更加明顯,全球產業鏈、供應鏈面臨重大沖擊,風險加大。

因此,在努力打通國際循環的同時,進一步暢通國內大循環,提升經濟發展的自主性、可持續性,增強韌性,保持我國經濟平穩健康發展。

大國經濟的重要特征,就是必須實現內部可循環,并且提供巨大國內市場和供給能力,支撐并帶動外循環。我國已經形成擁有14億人口、4億多中等收入群體的全球最大最有潛力市場,規模巨大的國內市場不斷擴張。從供給能力看,我國擁有全球最完整、規模最大的工業體系和完善的配套能力,擁有雄厚的人才資源。我們具備實現內部大循環、促進內外雙循環的諸多條件。

搞好雙循環要堅持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條主線。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我國經濟運行面臨的主要矛盾仍然在供給側,供給結構不能適應需求結構變化,產品和服務的品種、質量難以滿足多層次、多樣化市場需求。必須堅持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高供給體系對國內需求的滿足能力,以創新驅動、高質量供給引領和創造新需求。

從國內大循環與國內國際雙循環的關系看,國內循環是基礎,兩者是統一體。國際市場是國內市場的延伸,發揮我國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將為世界各國提供更加廣闊的市場機會,依托國內大循環吸引全球商品和資源要素,打造我國新的國際合作和競爭優勢。

國內大循環絕不是自我封閉、自給自足,也不是各地區的小循環,更不可能什么都自己做,放棄國際分工與合作。要堅持開放合作的雙循環,通過強化開放合作,更加緊密地同世界經濟聯系互動,提升國內大循環的效率和水平。可以說,推動雙循環必須堅持實施更大范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對外開放。

必須運用改革思維和改革辦法,形成充滿活力的市場主體,建立有效的激勵機制,營造鼓勵創新的制度環境,掃除阻礙國內大循環和國內國際雙循環暢通的制度、觀念和利益羈絆,破除妨礙生產要素市場化配置和商品服務流通的體制機制障礙,形成高效規范、公平競爭、充分開放的國內統一大市場,形成高標準的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降低全社會交易成本。




原文鏈接



文獻來源:半月談公眾號,1月25日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