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祝鳴博士就中國外長新年首訪非洲五國接受《解放日報》采訪
祝鳴 2021-01-01

圖為2020年5月17日在坦桑尼亞達累斯薩拉姆拍攝的建設中的烏本戈立交橋項目。烏本戈立交橋是坦桑尼亞政府主導的第一個立交橋項目,主要由一座三層立交橋和配套分流道路構成,由中土集團東非有限公司承建。 新華社 發


新年伊始,中國外長就將踏上非洲大陸展開今年首次外訪。1月4日至9日,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將對尼日利亞、剛果(金)、博茨瓦納、坦桑尼亞和塞舌爾進行正式訪問。這是自1991年以來,中國外長連續31年新年首訪前往非洲。

舊傳統,新選擇

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此前在例行記者會上介紹說,2021年是落實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成果的收官之年。王毅訪非期間,將秉持習近平主席提出的真實親誠理念和正確義利觀,同非方深入溝通對接,推動落實習近平主席同非方領導人達成的重要共識及論壇北京峰會和中非團結抗疫特別峰會成果,支持非洲國家抗疫、實現經濟復蘇,推進中非共建“一帶一路”,推動構建更加緊密的中非命運共同體。

汪文斌說,外長新年首訪非洲,延續了中國外長自1991年起每年首次出訪都到訪非洲的優良傳統,體現了中方對發展中非關系的高度重視,是中非友好歷久彌堅的有力證明。

1991年1月,時任外交部長錢其琛訪問埃塞俄比亞、烏干達、肯尼亞和坦桑尼亞四國。此后,中國外長新年首訪都在非洲。

2020年年初,王毅首訪也選擇了五個非洲國家,分別是埃及、吉布提、厄立特里亞、布隆迪和津巴布韋。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西亞非洲研究中心學者祝鳴表示,外長訪非一般會選擇友好國家、重要國家,或者未訪問過的國家。從2021年出訪行程來看,尼日利亞和剛果(金)都是非洲人口、資源大國。尼日利亞現為非洲人口第一大國,中國與尼日利亞有諸多經貿往來。剛果(金)總統齊塞克迪2019年上任,此次高訪將填補中方對該國的訪問空白,促進兩國間政治升溫。博茨瓦納、坦桑尼亞和塞舌爾盡管不在大國之列,但訪問有利于中非之間的經濟、人文交流,也體現了出訪的多樣性。

疫情下彰顯友誼深度

祝鳴認為,此次王毅訪非的最大看點在于,在疫情影響下,中國外長仍然堅持這一外交傳統,真正體現了“患難見真情”。

中國社科院西亞非洲研究所首席研究員賀文萍也表示,2020年是世界歷史以及中非關系史上一個具有特殊意義的年份。這一年里,中非團結抗疫、共克時艱,中非關系在艱難中彰顯了友誼的深度。

相比美國和歐洲,非洲疫情不算嚴重,但多數非洲國家病毒檢測率較低,還需警惕疫情反彈對經濟復蘇的影響。

目前,南非是非洲疫情最為嚴重的國家,不僅疫情有所反彈,還出現變異新冠病毒,科學家認為這將加速當地病毒傳播。

回顧2020年,疫情下的中非合作并沒有停滯,中非關系也經受住考驗。

自2020年2月埃及發現非洲首例新冠確診病例后,中方向非洲國家提供大批抗疫物資,派醫療專家組前往,建立中非醫院對口合作機制。6月,中非團結抗疫特別峰會以視頻方式召開。

對于來自中國政府的援助和支持,不少非洲國家領導人表示感謝并高度贊揚,稱中國在全球率先成功控制住疫情,為世界各國抗擊疫情提供范例。

2020年12月中旬,非洲疫情再度肆虐的情況下,中國援建的位于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以南的非洲疾控中心總部項目動工,將幫助改善當地公共衛生系統。

分析指出,團結抗疫仍將是未來中非合作一大重點。盡管疫情給地區發展帶來不少挑戰,但其中也有新機遇。

南非皇家科學院院士邁克爾·梅多斯表示,新冠疫情使非洲可持續發展面臨風險,人口、疾病、教育、貧困、環境等問題將制約非洲的發展。未來中非可進一步探討在農業創新、科技、教育、新冠疫苗等方面的合作。

籌備中非合作論壇

王毅訪問非洲的另一背景是,2021年是落實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成果的收官之年。按計劃,新一屆中非合作論壇將于2021年在塞內加爾首都達喀爾舉行。

據汪文斌介紹,王毅還將就新一屆論壇會議籌備同非方交換意見。

賀文萍預計,中非合作論壇將是外長出訪的重要議題之一。

中非合作論壇每三年舉辦一屆。從2000年論壇誕生至今,論壇用實踐證明,它是在中非之間開展集體對話、交流治國理政經驗、增進相互信任、進行務實合作的重要平臺和有效機制,也是中國對非關系以及中國多邊外交的一個品牌。

賀文萍指出,中非合作論壇的裨益是多方面的。在政治層面,論壇有助于中非領導人加強政治互信以及對國際重大問題的立場溝通。在經濟層面,論壇涵蓋貿易、投資、工程項目承包、發展援助等多方面,使中非合作在過去20年里實現了跨越性的大發展。在人文交流領域,論壇也促進了中非人民之間的交往,使中非友誼的民意基礎越來越鞏固。

不過,近幾年受國際市場原材料價格下跌影響,中非在經濟合作上有一定程度下滑。祝鳴表示,王毅此次出訪將為中非合作提供更多倡議,在全球動蕩加劇的背景下有利于政策穩定。

此外,祝鳴還提到一點,中非合作論壇不僅有利于加強中國與非洲、與第三世界國家的伙伴關系,同時也產生“鯰魚效應”,發揮“先行先試”的作用。

中非合作模式和理念正被其他國家效仿,美國、歐盟國家、俄羅斯、印度、韓國、土耳其、越南等發達或新興國家,都在與世界第二大洲“搭橋”。

“中非合作的影響是很大的,很多西方國家都將中非關系作為研究案例。”祝鳴說。另一方面,由于美國、歐洲加大對非洲的關注和投入,從而也改善了非洲的國際發展環境。


原文鏈接


文獻來源:解放日報,1月1日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