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劉宗義:印度近來為何頻提南海
劉宗義 2020-12-25

最近一段時間,印度政府在南海問題上接連發聲。在近期印度、越南兩國舉行的線上總理峰會上,印度總理莫迪聲稱南海行為準則“不應損害該地區其他國家或第三方的利益”,兩國總理還強調了所謂南海“航行自由”的重要性。上個月,印度外長蘇杰生在東亞峰會上也對南海問題表達過印度的立場,對所謂“侵蝕信任”的行動和事件表示擔憂。

對印度來說,南海確實是一條重要的商業航道,印度跟韓國、日本、中國、俄羅斯之間的貿易都要經過南海。但印度聲稱的南海“航行自由”問題是一個偽命題,因為商船在南海享有完全自由通行的權利。在南海問題上,印度所謂的“航行自由”跟美國要求的“航行自由”實際是一樣的。美國人所說的“航行自由”不分商業和軍事,并且特別強調軍事,即美國軍艦可以到南海自由巡航。在此方面,印度與美國一致。但在印度洋上,印度所定義的“航行自由”和美國定義的“航行自由”又是不一樣的。美國軍艦經常侵犯印度的專屬經濟區,甚至接近印度領海,對此印度是反對的。所以在所謂航行自由問題上,印度奉行著雙重標準。

當前,中印兩國的邊境對峙仍在持續,印度在加勒萬河谷和班公湖一帶的后勤保障面臨嚴峻挑戰。印度希望借南海問題向中國施壓,逼迫中國在邊境對峙問題上讓步。長期以來,印度一直在尋求能夠在陸地邊界問題上和中國抗衡的籌碼。這是印度和越南在南海問題上開展戰略“合作”、在中越爭議海域勘探油氣資源的一個重要原因。

對于印度來講,它介入南海問題并不僅止于借此造勢,向中國施壓,而是真的希望在海洋上抗衡中國。印度認為自己擁有海洋優勢,特別是在印度洋。因為近代以來英法等殖民者都是從海上入侵印度,所以自獨立以來,印度就想成為一個海洋大國。印度海洋戰略的奠基者潘尼迦特別強調過海洋對印度的重要性。為此,從20世紀90年代以來,印度就一直在進行戰略調整,要把它的戰略重點從北部邊界轉向印度洋,只是還沒能如愿。

美國奧巴馬政府提出“亞太再平衡”戰略后,2015年1月奧巴馬訪問印度,兩國發表《美印亞太和印度洋地區聯合戰略愿景》,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和印度的“東向行動”政策實現對接,兩國特別強調“維護海上安全,確保整個地區尤其是南海航行和飛越自由的重要性”。特朗普政府提出“印太戰略”后,印度在美國亞太地區政策中的地位進一步提升。對美國而言,“印太戰略”的重點是西太平洋,特別是南海,而不是印度洋,但美國特別希望印度能夠進一步介入南海問題。

印度近年來加強了與南海周邊國家如越南、印尼等國的戰略軍事合作,在靠近馬六甲海峽的地區修建軍事設施,其中一個很重要的目的就是防范中國,甚至想要扼住中國的咽喉。2019年,莫迪再次當選總理之后,印度政府明顯加快與美國的戰略和安全合作步伐,并主動推動美日澳印四國安全對話升級。今年,隨著印度正式邀請澳大利亞加入馬拉巴爾海軍演習,美日澳印四國海上軍事同盟體系基本形成。美日澳印四國安全對話是一個所謂的“志同道合者同盟”,是有明確目標的,那就是中國。

中國是國際秩序和地區安全的守護者,一向遵守國際法和國際規則。南海問題非常特殊,涉及很多歷史糾紛,而西方國家利用他們的話語權和對國際規則的解釋權,不承認中國的歷史性權益。中國一直在努力通過和平談判與東盟國家解決南海問題。而一些像美國、印度這樣的域外國家,擔心中國和東盟國家達成的南海行為準則不利于它們利用軍事手段在本地區制衡中國。這些國家還會在南海問題上繼續生事,印度也希望能夠利用南海問題來繼續牽制中國。但憑印度的實力,似乎翻不起多大的波浪!

原文鏈接


文獻來源:環球時報,12月25日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