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陳友駿:中日合作任重而道遠
陳友駿 2020-12-04

冠狀病毒疫情對中日兩國而言,都是一場不期而至的巨大挑戰,對兩國的經濟、社會等都造成了難以估量的損失;面對疫情,別無選擇,唯有攜手共進。

令人欣慰的是,面對殘酷無情的疫情,中日兩國從政府到民間,雙方盡最大可能攜手合作、密切互動,為全球共同抗擊疫情背景下,如何維持兩國友好交往的關系史,如何最大效能地相互間釋放積極合作的信號等,提供了可圈可點的示范。

值得一提的是,“山川異域風月同天”、“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等經典詩句,因疫情的發生而一度在中日兩國民間外交中傳為佳話。兩國的政治家、媒體、學者及普通民眾等,更是高頻率地反復使用上述經典表述,為兩國共同防疫抗疫加油鼓勁。

患難之中見真情,抗疫合作有效縮短了中日兩國之間的政治距離,更拉近了普通民眾的心靈感受,凸顯“國之交在于民相親,民相親在于心相通”的可貴,也彰顯了“一衣帶水的友好鄰邦”的深厚感情基礎。

盡管如此,在中日兩國即將迎來抗疫防疫戰斗獲取全勝的偉大時刻,日本國內的部分保守勢力,在處理對華問題時卻出現了些許的偏差,很可能會破壞兩國關系正常發展的正軌。對此,兩國的有識之士應加以警惕,莫讓疫情擾亂中日關系的有序發展;同時,要以大視野、大格局的戰略觀來正確認識與處理中日關系。

從全球層面來看,中日兩國都是維護全球穩定與安全的重要國家,也是維護世界經濟和自由貿易的有效力量。中日分別是全球排名第二、第三的經濟大國,也同是全球主要的進出口貿易大國,兩國均在不同場合積極倡導“經濟一體化、貿易自由化”的發展理念,對維護全球多邊主義、推動全球自由貿易發展等,都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和義務。

應該說,當前全球所面臨的政治與經濟形勢并不樂觀,貿易保護主義的抬頭,對全球經濟,乃至全球政治均造成了極大沖擊,致使單邊主義、民粹主義的思潮在一定程度上得以擴散,全球范圍的政治合作及經濟合作,均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停滯或減緩的現象。面對這一尷尬局面,中日兩國的攜手合作就顯得更為彌足珍貴。

中日在“推動全球經濟一體化、貿易自由化發展”議題上是存在共同利益的,完全有進一步擴大合作的空間和可能。未來,在全球經濟治理體系的改革與完善、世界貿易組織的制度改革與框架完善、二十國集團、數字經濟、綠色經濟、金融監管、宏觀經濟政策的全球性協調等不同問題上,中日均可以開展廣泛合作,為全球經濟的良性、可持續發展注入必要的“強心劑”。

從雙邊層面來看,中日關系重回正軌的局面來之不易,而維護雙邊關系正常發展的未來之路更是任重而道遠。為此,經濟合作的重要性就顯得尤為突出。經濟合作是中日關系的“基本盤”,也是“主心骨”,繼續維護并發展好這一成果豐碩的“基本盤”,推進并強化中日在經濟領域的深度合作,以夯實雙邊政治交流合作的基礎,增進民間交往的頻率和次數等,對于中日兩國而言,都是極為重要且積極務實的政策選擇。

當然,應當看到當前兩國經濟合作中所遭遇的困難和瓶頸。改革開放40多年來,中國經濟業已取得了超越歷史的巨大發展,經濟總量實現了大踏步的前進。與之相伴,國內的用工成本、土地成本、經營成本等均有所增加,市場競爭環境較過去已不可同日而語。

以此為背景,很多在華投資的日企,尤其是以勞動密集型為主的組裝加工型制造類日企,出現了經營上的不適和困難,必須通過轉移生產基地的方式來降低生產成本,以便于參與激烈的市場競爭。未來,中日經濟合作既要看數量,更要重質量,在穩固傳統經濟領域合作基礎的同時,積極擴大在綠色經濟、數字經濟、康養醫療等新興領域的戰略性合作,要以5G、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等前沿高科技領域的戰略合作為引領和標桿,構建起相互適用且可普遍通用的標準和制度,進一步提升中日經濟的普惠范圍。

站在抗疫的關口,展望中日合作的未來,或許大家都需要一些沉淀和反思。日本國內部分保守主義政客及政治團體,應當拋棄用有色眼鏡來審視、評論中國問題的傳統做法,要用戰略性的長遠眼光來思考中日關系的可持續發展。

疫情之后,中日兩國的外交往來及人員交流等將逐步恢復正常,以首腦外交、高層互訪為代表的政治交往還會不斷地發生、延續,兩國人民相互間的“串門”也將變得更為頻繁。這些對于中日而言都是有益無害的。

與此同時,日本或許應認真思考保持自身對外政策獨立性的重要性,避免顯露人云亦云、亦步亦趨的外交姿態,樹立起獨立自主、有為善為的積極外交形象。總之,相互尊重彼此核心利益,發展契合新時代要求的中日關系,是疫情之后雙方的首要任務。


文獻來源:聯合早報,12月4日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