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毛瑞鵬:國際組織前路仍然崎嶇
毛瑞鵬 2020-12-03


拜登贏得美國大選,被不少人認為是對振興多邊主義具有積極意義的事。基于拜登已有的一些表態,相關各方都在期待新一屆美國政府未來將會重返國際合作大家庭。世界期待盡快擺脫全球治理懷疑論者所造成的巨大陰霾,愿望可以理解,但同時也仍需冷靜,尤其需要審視聯合國等國際組織當前面臨的一些突出障礙。唯有努力克服這些障礙,才能真正發揮國際組織在構建更加美好世界過程中的作用。

第一,國際組織要克服美國霸權衰落所造成的兩難。美國是戰后國際組織興起的重要推動者。如今,美國對國際合作的政治承諾和資源投入,對于國際組織仍然具有難以替代的價值。

但一方面,隨著霸權衰落和國內民粹主義蔓延,美國對其承擔的大國責任越來越具有選擇性。特別是近年來,美國對于那些它認為對美國利益幫助不大的國際組織,大幅削減甚至終止資助。美國國會也往往在其中扮演消極角色。這將極大制約美國新政府對多邊主義的投入。

另一方面,美國在挽救霸權衰落的過程中不斷強化對國際組織的控制力度,其與多邊機制所固有的民主特性之間的矛盾持續加深。今年9月,美國甚至打破慣例強硬推進本國官員擔任美洲開發銀行行長。美國兩黨對謀求重新控制國際組織具有共識,差別僅在于方式不同而已。為此,在爭取美國的政治和財政支持的同時不被美國所控制,對于國際組織維護自身的合法性是一個重要課題。

第二,國際組織應避免淪為大國戰略競爭的戰場。大國間的協調與合作對于國際組織發揮作用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這可以從冷戰期間和冷戰后聯合國的不同表現得到充分證明。但近年來,美國挑起大國戰略競爭,在聯合國等多邊機制與中國、俄羅斯及歐盟成員國間的矛盾明顯加劇。這導致國際機構呈現出嚴重的分裂趨勢。2017年是1988年以來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否決權使用最高的一年。2019年安理會通過的正式決定則是1991年以來的最低點。

作為主權國家間開展合作的制度性平臺,國際組織不可避免地受到大國關系的影響。然而,國際組織仍應弘揚國際公平正義原則,努力發揮輿論引導、制度約束、居中調解等多方面功能,積極抑制某些大國利用國際組織遏制、打壓和抹黑所謂的競爭對手。

第三,國際組織應努力適應全球治理的新要求。國際組織是多邊主義發揮作用的主要載體,是多邊主義理念和原則得到落實不可或缺的平臺。現行全球治理體制機制的合法性和有效性均存在明顯不足,導致多邊制度安排和價值體系受到質疑。

一方面,需要以國際關系民主化為方向推進全球治理體制機制改革。在此過程中,全球治理應該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則,推動各國權利平等、機會平等、規則平等。當前,尤其應優先解決發展中國家代表性和話語權嚴重不足的問題。

另一方面,國際組織防范和應對全球危機的能力亟待提高。面對新冠疫情,聯合國、世衛組織等全球治理機制雖在疫情防控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但實際行動過程中仍因各種干擾頻繁受阻。尤其是責任與權力之間的不匹配,制約了世衛組織在阻斷疫情蔓延和減小疫情負面影響方面的作用。

面對日益復雜嚴峻的全球性挑戰,國際社會期待國際組織發揮領導作用、制定整體性應對方案和促成各方協調合作。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在紀念聯合國成立75周年高級別會議上呼吁以創新方式思考全球治理,提出建立一種網絡化的多邊主義,將聯合國系統、區域組織、國際金融機構及其他機構結合起來。我們相信,盡管前路并不平坦,但國際組織的前景仍然值得期待。


原文鏈接


文獻來源:環球時報,12月3日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