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楊潔勉:疫后世界秩序的挑戰與建構
楊潔勉 2020-11-22

11月22日,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主任楊潔勉出席“讀懂中國”國際會議(廣州)的“疫后世界秩序的挑戰與建構”閉門研討會,并作主題發言。會議由國創會常務副會長、原中央黨校副會長李君如主持。

以下為楊潔勉研究員發言全文。


疫后世界秩序的挑戰與建構

疫后世界秩序建設是21世紀以來世界秩序建設的延續和發展,但在百年未遇的超級疫情沖擊下,需要進行調整、補充、更新和創新,以維持和保障疫后全球事務和國際關系的正常運作。

疫中和疫后世界秩序的重點議題挑戰至少來自以下三個方面:

一是大國關系調整的挑戰。大國關系在確立和保障世界秩序中舉足輕重,而疫中和疫后的特殊沖擊凸顯了中美俄歐等主要大國的矛盾和沖突。甚至從某種意義上說,在當前的特殊階段,大國的政治戰略關系成為影響世界秩序的主要矛盾。

其一,美國把中國視為戰略競爭者和主要對手,激化了霸權大國和新興大國之間的矛盾。所有這些都會影響到既有世界秩序的運行和新建世界秩序的問世。

其二,西方發達國家內部兩重性更加突出,“美國優先”增加了盟國友邦的離心傾向,但后者在世界秩序問題上仍需唯美國馬首是瞻并在價值觀上基本一致。而且,美國在推進“新冷戰”和“亞洲北約”等進程中不斷組群,有可能形成世界的集團性對抗。

其三,發展中大國群體性崛起進入盤整期,金磚國家在經濟增長、政治對話和機制建設等方面從高速起飛期進入了巡航磨合期。發展中大國和發達大國無法在世界秩序的重要方面取得突破性的進展。

二是全球經濟秩序議題的挑戰。新冠肺炎疫情使世界經濟陷入危機,主要大國經濟受到巨大影響,因而盡早恢復經濟和增加經濟動力成為迫切的首要任務。但是,各國相應出臺的應對政策,因缺乏磋商和協調,不僅沒有產生預期的效果,反而還往往相互抵消和沖突。因此,全球范圍內經濟戰略磋商和經濟政策協調是極其重要的一步,也是建設世界經濟秩序的前提。

三是全球總體安全秩序的挑戰。當前國際社會正在重新認識以公共衛生為代表的非傳統安全威脅問題,并在全世界總體安全的高度上討論建設全球安全秩序的問題,努力應對由傳統安全和非傳統安全相互作用而產生的復合安全威脅,這是當前和未來重要的新安全威脅。

世界新舊秩序更替涉及諸多方面,這里集中討論世界秩序的機制規則建設問題。

一是發揮現有機制的作用。國際多邊機制和規范規則的制定需要復雜紛繁的磋商和長時間的磨合,因此最好的選擇是充分發揮現有機制、規范、規則等的作用。

二是機制規范的調整創新。新冠肺炎疫情和世界嚴重失序要求國際社會加快國際機制、規范、規則進行與時俱進的調整和創新。更長遠地看,國際社會還需要加大決定方向、制定原則、形成共識等工作的力度,為世界新秩序提供更加堅實的思想理論基礎。

三是多邊主義和共商共建。在建設新的國際機制、規范和規則中,一定要遵循公平正義的原則,特別要尊重廣大發展中國家的愿望和權益。為此,國際社會需要在共商的基礎上達成共識,在共識的基礎上進行體制機制建設,并且要求世界各國共同遵守和相互合作。

四是堅定信心和排除干擾。當前與近代以來的世界秩序建設的一大區別,是西方或霸權大國不再能壟斷世界秩序的議題、機制、規范、規則和權益分配等,非西方力量正在成為世界新秩序的建設者之一。在相同的國際大背景下,不同行為體對世界秩序的認知并不完全一致,有的甚至完全相反,反映了國際社會在此重大問題上達成共識的難度。中國的世界秩序觀具有強烈的目標驅動意識,歐洲的世界秩序觀希望保有其現存優勢,美國的世界秩序觀則還是唯我獨尊,廣大中小國家對世界秩序的認知還很難超越本身的局限。因此,國際社會關于世界新秩序的聚焦點,應該是未來三、五十年世界秩序的目標和使命。


原文鏈接


文獻來源:上海國際戰略問題研究會公眾號,11月22日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