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綜述∣后疫情時代上海“四大功能”建設學術交流會
王玉柱 2020-06-16

2020年6月3日,上海國研院“一帶一路”與上海研究中心舉辦“后疫情時代上海‘四大功能’建設學術交流會”,就后疫情時代國際政治經濟格局發生重大變革,上海如何應對新形勢,優化“四大功能”政策定位進行深入探討。

來自上海財經大學、華東師范大學、上海科學學研究所、上海研究院、中泰證券研究所、進出口銀行一帶一路研究院(上海)、普華永道等滬上主要學術和商業機構參與交流研討。上海國研院陳東曉院長做了引導性發言,交流會由院長助理、全球治理研究所所長張海冰主持。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院長陳東曉認為,當前全球化變局是一個經歷由量變到質變的發展過程,上海需要站在全球和全局視野“謀破局、謀新機、謀新規”。國際疫情危機下,機遇與挑戰并存,如何通過發揮全球資源樞紐和要素集散功能,謀劃上海發展新機,是當前上海承擔的重要的時代改革使命。今年是“十三五”收官之年,智庫工作需充分考慮上述因素,從服務規劃制定角度,研究“十四五”期間上海在“四大功能”領域的政策定位和制度設計,立足中長期發展,思考下一階段國家和上海的改革思路。

上海財經大學校長助理鄭少華教授認為,上海應在事關產權保護的立法、執法、司法、守法等各方面各環節體現法治理念,推進產權保護法治化這一系統工程。相關政策和制度體系設計應著力體現對產權的嚴格保護。“四大功能”的落實需要進一步提升市場化水平,堅持自由市場經濟原則。市場化的本質即是通過自由交易形成真實、有效的價格并在價格信號作用下引導生產要素的合理配置。此外,服務型政府的構建需要以法治化理念為基礎和制度保障,以誠信和責任作為倫理基礎。注重政策實施公平性,提高政策公開透明度,確保政策流程可觀察、可回溯、可驗證。

普華永道企業融資與并購合伙人柏子為認為,新冠疫情危機的背后蘊含上海進一步提升全球資源配置能力的機遇。海外的優質企業受疫情影響比較嚴重,現金流短缺,這增加了國內企業低價并購國外企業的可能性,國內企業可利用充足的現金流整合產業鏈布局。上海可學習日韓經驗,在鼓勵政策性金融機構繼續加大對企業提供“走出去”融資服務和經濟保險服務的同時,提供高質量的“軟件服務”,增強對重點國別、重點行業的政策研究及政治風險研究,建立相應的風險保障制度,幫助企業應對、防范和化解潛在風險。政府應鼓勵和引導相關企業順應疫情對全球化影響趨勢,關注對東南亞等周邊地區的投資和貿易合作,幫助企業更好配置生產要素。

中國社科院-上海市政府上海研究院科研處處長林盼認為,上海在探索高質量發展過程中,需要注重多層次產業配套,避免人為定性高端產業,而使得其他相關產業難以有效發展。高端產業的發展需要建立在一個完整的產業生態鏈基礎之上,目前國內有地方政府采用“一刀切”方式清除低端產業的做法確有不妥之處。上海需充分吸取相關教訓。同時,充分注重既有產業的升級改造,實現存量產業生產潛力的有效激發。此外,上海在構建高質量產業生態過程中,需站在長三角區域一體化角度進行“四大功能”定位的政策設計,尤其需要充分協調核心城市之間的競爭關系,提升產業政策協同性。

中泰證券研究所政策組負責人楊暢認為,新冠疫情對資本市場的沖擊前所未有,尤其與錯綜復雜的國際政治問題交織在一起時,疫情對于世界經濟產生深刻而長遠的影響。以大宗商品市場為例,疫情在向澳大利亞和巴西擴展的同時,也導致國際鐵礦石價格一路高漲。“港版國安法”引發美國資本市場關注;海南自貿港等政策舉措的推出,對于未來國際金融市場可能產生結構性影響。鑒于復雜的外部形勢,“四大功能”定位需要進一步注重國內發展潛力的激發,注重醫療、教育等服務消費以及汽車等實物消費潛能的激發。在注重發展新基建的同時,兼顧傳統基建投入。在投資領域,需充分考慮到未來企業競爭格局發展趨勢,注重龍頭企業的打造和發展引領,提升核心領頭型企業的資源集聚能力。

華東師范大學教授余南平認為,后疫情時代,全球產業鏈本土化、區域化將是一個重要的發展趨勢。國家間政治和安全因素決定了相關國家將不計投入成本,生產符合本國或地區安全需要的產品。這方面以歐盟國家提出經濟主權為典型。在一些生產領域,民族國家政府角色將發揮比市場機制更為重要的角色。同時需要關注當前國際金融市場亂象,在美歐日普遍量化寬松的背景下,人民幣仍存在下行壓力,美國幾大股指仍然處于高位水平。我們在宏觀政策設計上采取了相對保守的政策路線,當前需要重新思考美國超級鑄幣權的問題。對于上海探索“四大功能”定位而言,需要考慮到構建一個與高端產業發展相適應的產業研發生態圈,上海尚缺乏這樣規模和資源整合能力的企業。針對當前國企改革的呼聲,要研究如何通過所有制和現代企業制度構建層面,進一步深化改革,避免金融資源持續錯配,喪失發展良機。

上海科學學研究所副所長于新東認為,上海科創中心建設的“四梁八柱”架構已初具雛形,目前政策設計正朝向細化和深化方向發展。比如,研究“科創25條”如何真正落地,如何疏通最后的堵點、難點和痛點。上海科創策源地功能的政策設計要注重高端產業科技創新策略設計,研究如何破局;其次,研究不同時間節點的政策規劃,研究十四五、未來三十年的規劃;再次,科創策源地功能的政策設計要注重時代背景和全球化發展大趨勢,研究后疫情時代國際政治經濟格局變化等特殊時代背景;最后,需要從系統論角度,研究政策設計。科技創新策源功能是一個系統工程,體現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核心內涵。科創策源的制度設計需要做好盤活創新資源存量和激活增量、突圍卡脖子技術、強化科技賦能創新迭代、強化科技人才策源功能建設。

進出口銀行“一帶一路”金融研究院研究經理王一劍認為,發揮金融對“四大功能”建設的創新支持功能應成為政策設計的重要創新方向。通過金融支持中小企業,發揮不同市場主體對“一帶一路”橋頭堡功能的創新角色。注重向日韓學習,發揮上海在生物醫藥領域的競爭優勢,以國際疫情治理為契機,推動與診斷、生物、中醫、中藥、醫療器械相關的新型企業“走出去”優化全球市場投資布局。與此同時,進一步鼓勵金融創新、優化金融基礎設施要素市場的功能建設。研究設立“一帶一路”相關的金融資產交易所,通過創新交易機制提升股權類資產流動性。研究股權和債券的轉換機制,降低特定國家債務償還壓力和經濟風險。此外,上海還可以探索知識產權流通市場建設,參考浦發硅谷銀行等經營案例,為科創企業提供流動性工具的政策創新支持。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副研究員王玉柱認為,上海“四大功能”建設應建立在高標準市場體系基礎之上。高標準市場體系是一個動態優化的發展理念,具有發展階段性特征。上海所處的發展階段以及其功能型經濟結構是其發揮全國改革引領角色的重要基礎條件。上海在市場主體準入公平、市場競爭有序、事后監管有效性、要素市場建設、深度混合所有制改革、土地市場制度改革突破等領域具有廣闊探索空間。上海在制度建設領域體現如下特征:一是以制度開放為先導;二是有效發揮政府功能和角色;三是實現公平的市場競爭秩序;四是激發市場主體的市場活性和增長潛能。

普華永道企業融資與并購部中國主管合伙人、全球跨境服務中國主管合伙人、一帶一路業務主管合伙人黃耀和認為,目前國內良好的疫情防控成果,有利于上海深化開放舉措。建議自貿區加快建立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動態調整機制,盡可能放寬行業準入,從源頭上解決問題。同時,提高在滬外籍人士“永居證”審批效率。當然,雖然上海針對吸引外籍高層次人才來滬工作推出一系列政策,簡化了辦理永久居留手續并大幅縮短審批時限,同時也擴大了申請永久居留外國人工作單位范圍,但外籍人才希望進一步縮短辦理程序和時長的呼聲仍然十分強烈。相關部門應考慮研究推出更為友好的服務舉措,減少外籍人才在滬的“被拒絕感”,增加永久居留政策的“接納感”。


整理:王玉柱,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一帶一路”與上海研究中心秘書長


文獻來源:上海國研院公眾號,6月16日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