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推動中法非三方合作的幾點思考
周玉淵 2020-03-25

中國與法國都是對非洲的和平與發展具有重要影響的國家,中法非三方合作潛力巨大。自2005年始,中法之間在非洲事務上的對話和合作就已經開始了,而雙方在非洲商業領域的合作則更早。以2015年的中法第三方市場合作聯合聲明為重要標志,中法已經建立了一系列非洲事務對話機制、機構和框架,包括非洲事務司局級對話、中法高級別財金對話、中法第三方市場合作指導委員會、中法第三方市場合作基金等。近一年多來,在中法兩國領導人的共同推動下,中法非三方合作有加速的跡象。例如,中國國開行與法國開發署的合作、中法在塞內加爾污水處理上的項目合作等。在政策引導下,中國企業積極推動三方合作的意愿正在增加,中法在非商業合作也開始出現一些新的發展。在社會主要是智庫層面,無論是在法國還是中國,這兩年中法非三方合作的討論也很多。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院在2019年7月份還舉辦過一場中歐非三方合作的國際研討會。然而,據本人的觀察,目前的中法非三方合作各方討論的多,但實質性的合作仍然較少,具體項目的進展依然有限。

基于此,中法非三方合作的可持續性發展應該妥善處理好三個方面的問題。

第一,中法非三方合作必須確保政策 “連貫性”。在2015年中法簽署三方合作框架后,中法非三方合作經歷了一段時間的停止不前。比如原計劃在塞內加爾召開的中法非三方峰會并未召開、中法第三方共同市場基金的項目進展受到影響等。這對各方對三方合作的信心和積極性產生了一定影響。不過,很快,中法非三方合作的重要性再次受到重視。目前,總體的政策環境有利于中法非三方合作的快速推進。中國官方已經把三方合作寫入了中非合作論壇政策文件、一帶一路峰會政策文件等官方文件。而且,中國開始主動參與有關三方合作原則、標準和規范的塑造。例如,中國開發性金融機構國開行與法國開發署(AFD)的合作,一項重要內容是雙方基于國際標準、規范和實踐開展合作。從法國的角度,法國領導人在不同場合表達了與中國加強在第三方合作的意愿,法國開發署也在大力推動與中國國合署、國開行等部門的合作,一些具體的項目如塞內加爾污水處理廠也正在落實之中。所以,目前的一項重要任務就是,保證三方合作的政策“連貫性”。同時,在原有的合作平臺之外,中法非三方合作還應該積極拓展新的合作平臺。比如在“二十國集團”(G20)、聯合國系統、“一帶一路”、以及雙方各自的對非合作平臺上的對話和合作機制建設。

第二,中法非三方合作必須重視政府、企業和社會層面的 “協調性”發展。中法非三方合作在政府、企業、社會三個層面的發展是不平衡的,且彼此間的互動并不頻密。總體而言,政府層面的合作多,企業層面的積極性尚未被充分調動,而社會層面的合作則相對很弱。為此,政府應該強化規劃、引導和政策支持的職能。企業是三方合作的主體,因此,一方面應通過政策鼓勵和項目合作,帶動企業參與三方合作的積極性。另一方面避免對企業市場行為的政治干預。現在世界經濟發展的一個非典型現象是,個別國家對他國企業正常商業行為過分的政治和戰略解讀。這對國際經濟合作帶來了非常大的負面影響。三方合作應該從中吸取教訓,避免讓錯誤的思維影響了正常的商業合作。另外,必須提升社會層面的三方合作。社會領域的三方合作非常關鍵,因為真正的合作必須依賴一定的社會基礎。只有自下而上的合作才能保障三方合作能夠真正接地氣、惠民生。因此,中法非三方合作必須下沉到社會層面,尤其應該重視以社區和人為中心的發展合作、加大對非洲私有部門尤其是中小企業發展的支持。總體上,政府、企業和社會三個層面應該加強協調合作,形成立體的三方合作生態,尤其應該避免某一層面的問題影響到整個三方合作。

第三,中法非三方合作必須體現“共通性”。三方合作的可持續發展必須建立在三方共同的意愿、關切和利益基礎之上。這個道理非常簡單,但在現實中卻并非那么容易。因為從現實的角度看,國家之間更傾向于進行雙邊合作,因為雙邊合作的靈活性更高,而且雙邊合作的短期收益和效率要高于三方合作。雙邊合作完全可以做的事情為什么非要通過三方合作呢?這可能是目前中法非三方合作面臨的最現實的問題。所以說,目前的中法非三方合作,信任建設非常重要。如何在“共商”的基礎上,照顧各方關切,提升共同意愿,進而實現共同利益,應是三方合作秉持的基本原則。

簡言之,中法非三方合作是一種新的國際合作,盡管其目前的進展相對有限,且面臨的問題和挑戰很多。但在變動的世界政治經濟格局中,中法非三方合作,作為一個重要的探索和創新,未來在應對共同的挑戰、促進國際對非合作上可以發揮更大作用。所以,值得中法非三方的重視和投入。



原文鏈接


文獻來源:中國非洲研究院公眾號,3月25日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