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G20峰會:增信釋疑 答疑解惑
張海冰 2019-07-04

       當地時間6月28日至29日,第十四次G20峰會在日本舉行。


  與10年前首次舉行峰會相比,G20所需要面對的國際環境、挑戰,甚至G20本身都發生了諸多變化。如何看待這些變化?G20還需做出怎樣的改變,以應對挑戰?為此,本版編輯特請專家來做一番解讀。


  1 本屆峰會不易 問題多且棘手


  問:您如何評價G20大阪峰會?


  答:此次峰會召開前,全球地緣政治與經濟不確定性顯著上升,特別是中美間的貿易緊張局勢升級。世界銀行4月最新《世界經濟展望》預測2019年70%的全球經濟體增速將會下降。全球增長在2017年達到接近4%的峰值,2018年放緩至3.6%,預計2019年進一步降至3.3%。盡管3.3%的全球擴張仍處于合理水平,但很多國家的經濟前景仍極具挑戰性,短期內將面臨重大不確定性,尤其是隨著發達經濟體增速趨同于適中的長期潛在水平。因此,全球急需G20平臺加強政策溝通和協調來應對當前不確定性上升和經濟增速放緩的風險。中美元首在G20大阪峰會的此次會晤具有重要意義,不僅對于穩定中美雙邊關系,而且對于穩定市場預期、維護世界經濟穩定發展也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


  總的來看,本屆峰會籌備時間短,僅有半年時間,但要討論和解決的問題不僅多而且頗為棘手。在此背景下召開的大阪峰會能夠達成一份包含12頁內容和16個附件的領導人宣言相當不易。G20大阪峰會對于日本而言也創造了兩個首次:一是G20峰會首次在日召開,二是日本進入令和時代的首次重要多邊主場外交。


  本屆峰會主題包括八個方面:全球經濟、貿易投資、創新、環境能源、就業、婦女賦權、發展和健康。其中,婦女賦權和健康領域的人口老齡化問題是日本峰會的特色議題,與移民、中小企業發展和就業等經濟議題相關。日本在老齡社會應對和實踐方面有優勢,日本老齡化問題嚴重,亞洲地區老齡化及全球老齡化問題對經濟影響都呈上升趨勢。如何應對老齡化經濟的轉型,處理好移民的相關領域政策,以及為中小企業發展提供融資和市場轉入的支持,本屆峰會給出了政策應對方案,提出了8個優先政策領域:運用數據分析和證據來判斷哪些政策有用;加強數字化和金融能力;支持長期的金融計劃;定制——強調滿足老年人的多樣化需求;創新——利用普惠性技術;保護——應對金融濫用和對老年人的欺騙;鼓勵利益攸關方參與——一個多部門途徑;鎖定關鍵人群——強調脆弱人群的服務。值得一提的是,作為附件的《G20高質量基礎設施投資原則》提出了6條原則,將環境因素、自然災害因素、社會因素、治理因素、經濟效率因素和可持續發展和增長因素都考慮在內。此外,還有《G20人工智能原則》也具有突破意義。


  2 繼續保持對話就是最大的進步


  問:從致力于推動經濟全球化,到如今“與貿易保護主義斗爭”這樣的字眼進不了領導人宣言,如何看待G20的這種“退步”?


  答:反對貿易保護主義、維護全球多邊貿易體系、保持市場開放是G20作為全球經濟事務首要平臺的一項重要任務。盡管今年G20領導人宣言中沒有出現“抵制貿易保護主義”的明確文字表述,但宣言中第八條提出了“G20成員方致力于實現自由、公平、無歧視、透明、可預期和穩定的貿易投資環境。并且強調要保持市場開放。”這句話的潛臺詞其實就是反對貿易保護主義,是反對貿易保護主義的另一種表述。美國在特朗普政府的領導下,強調美國優先的貿易單邊主義,將全球自由貿易的共同利益置于美國國家利益之下,無疑是一種貿易霸權行徑。盡管如此,領導人宣言還是對WTO改革這一全球關切議題作出回應。應該說,這份領導人宣言在措辭上試圖平衡和協調各方觀點,體現了最大共識。


  不能將領導人宣言中沒有明確表示反對貿易保護主義,看作是G20的“退步”,主要有三點理由:第一,全球化大趨勢下全球治理議題多元化和復雜化趨勢明顯,各國意見分歧難免,如何尋求共識,共同尋找解決全球治理赤字是G20的重中之重,有分歧正常。第二,G20不再僅僅是一個協調全球經濟事務的首要平臺,已經成為一個綜合性治理平臺。其包羅廣泛的對話網絡,涵蓋了領導人、部長級、工作組,外圍社會組織比如智庫、勞工、青年人等各種群體對話。這一綜合性的對話治理平臺能夠保持持續性的對話,本身就具有重大意義。未來,全球性問題和治理不是哪個國家說了算,參與主體也不僅僅是政府,而是所有利益攸關方共同參與、共同治理和共同說了算。第三,G20兼具危機應對和長效治理雙重功能,貿易危機的應對只是其工作的一部分,如今的G20更像是一個增信釋疑、答疑解惑的平臺,回應國際社會共同關切的熱點,對影響世界經濟和政治格局發展的重要議題進行對話磋商尋求解決之道的平臺。不能僅僅以某個對話議題是否取得實質進展為標準判斷G20的進步和退步,從某種意義上看,保持對話的G20就是進步的G20。


  3 靈活開放機制更適合現實需要


  問:有人認為由于缺乏相應配套機制,G20的許多共識難以落地。您對此怎么看?


  答:其實,習近平主席在G20大阪峰會的發言中已經回答了這一問題。在世界經濟前行的十字路口,在國際體系變革的關鍵階段,習主席提出G20要加強政策協調與合作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有增無減,倡導各方尊重客觀規律,把握發展大勢,胸懷共同未來,做到四個堅持:一要堅持改革創新,挖掘增長動力,實現高質量發展;二要堅持與時俱進,完善全球治理,推進國際金融體系改革;三要堅持迎難而上,破解發展瓶頸,讓更多國家和地區從經濟全球化中獲益;四要堅持伙伴精神,妥善處理分歧,通過平等協商擴大共識。這些倡議為應對世界經濟面臨的挑戰指明了方向,也為G20框架下的國際協調和對話指明了方向。


  如何認識G20對話機制?多數批評集中在它缺乏執行落實機制,也沒有固定的辦公場所和秘書處,共識履行效果缺乏核查。但是,是否一個具有執行機制、有秘書處和核查機制的G20就一定更好?相比較而言,一個靈活開放的對話機制可能更適合當前的全球治理復雜多變的現實需要。


  當前全球治理面臨的首要難題是治理赤字,治理赤字的根源并不是缺乏全球層面的治理執行機制,真正的治理赤字根源在于全球發展失衡,具體表現在富國和窮國、富人和窮人,以及新興崛起國家和傳統實力大國之間的財富增長和收入分配不均,引起了關于社會公正、公平的廣泛討論。越來越多的研究數據表明,收入分配不平等日益加劇,是導致宏觀經濟不穩和社會矛盾沖突加劇的根本原因。與此同時,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技術對勞動力和社會發展的沖擊日益顯現,由于技術鴻溝加大導致的發展鴻溝正在引起越來越廣泛的焦慮。G20在回應全球治理問題上,首先要解決的應該是發展治理赤字問題,因此加強發展對話,拓展發展合作,不斷擴大發展共識應該成為衡量G20對話機制有效性的一個重要內容。


  4 G20提供基礎對話和治理平臺


  問:面對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抬頭,雙邊外交搶鏡多邊外交,G20是否還能發揮作用?G20還需作出什么改變?


  答:G20峰會期間,小多邊和雙邊領導人會晤一直是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本次大阪峰會中美領導人的會晤、美俄領導人會晤、中俄印三邊領導人非正式會晤等都是各方關注的焦點。雙邊對話和互動固然重要,往往也發揮著達成共識的關鍵性作用,但是并不能取代G20多邊對話的必要性。如果沒有每年一次的相對固定峰會機制,圍繞全球重要議題和敏感議題的對話成本將會急劇上升。G20機制創造了一個難得的對話平臺和機會,為全球治理的有序開展提供了持續性的基礎對話和治理平臺。


  著眼于未來G20對話,應關注以下幾點:


  第一,G20峰會的政策對話應更多關注政策對社會和人的影響。危機應對和維護金融穩定是G20的固有職責,與此同時隨著可持續發展議題的加入,G20應更多關注政策對社會和人的影響,以有利于增加社會融合和人民福祉為己任,G20不只是領導人的政策對話峰會,而且是一個肩負持續性發展使命的集體領導機制。


  第二,G20保持對話的可持續性越來越重要。在應對全球經濟失衡尤其是貿易失衡方面效果有限,無論是數量化的指標管理(比如參考性指南)還是限制性貿易措施(比如懲罰性關稅)以及匯率手段,其實際效果都十分有限,并且這些貿易限制性措施還容易在全球范圍內滋生對立情緒。在WTO改革問題上,各方立場分歧,也只有通過對話才能得到解決。因此,G20機制的可持續性是實行全球治理的基礎和前提。


  第三,2016年G20杭州峰會明確將發展議題置于全球宏觀政策協調的核心地位,這一點應該在后續的峰會中得以延續和不斷加強。發展不平衡導致的反全球化和民粹主義浪潮迫使政府更加關注收入不平等加劇問題,并試圖從國內和國際尋求解決和應對資源,美國特朗普政府推動的國內稅收制度改革和摒棄多邊貿易自由化協定就是典型例證。為此,G20應倡導繼續加強宏觀經濟政策協調和增加政策透明度,并加大對各成員國宏觀經濟政策調整對全球發展的外溢效應評估,以維持全球經濟發展的穩定環境。


  第四,G20應該重視加強與地區性機制和組織的對話。G20成員基本都是地區代表性國家,歐盟本身也是地區組織,G20有責任在地區性的協調機制建設方面發揮更為積極的作用。在全球多邊協調面臨越來越多的困難的境遇下,加強地區性的小多邊協調不僅必要而且更為有效。因地理位置毗鄰和利益攸關,地區國家加強合作和協調應對全球性問題相對更容易達成共識和付諸行動。因此,G20推動和引導地區合作,并且加強與地區組織協調與合作,將有利于增強其影響力和有效性。


  第五,全球治理話語權和全球責任承擔應實現對等原則。全球氣候變化是國際社會面臨的共同挑戰,各國都有義務承擔相應的責任。對于美國這樣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拋棄國際責任的國家應對等地減少其在全球治理機構中的話語權,以體現權利和責任的對等原則。G20作為全球主要經濟體的對話平臺,應該在倡導和主張國際正義方面發揮更為令人信服的表率作用。


文獻來源:新民晚報,07月04日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