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G20的“無用之用”
葉玉 2018-12-07

    2018年11月30日至12月1日,二十國集團(G20)第13次峰會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當前,全球民粹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持續發酵,美國總統特朗普不斷宣布“退群”,多邊主義與全球治理的價值遭受嚴重質疑。在此背景下,即便G20是世界主要經濟體最高領導人之間的對話,這些經濟體占全球經濟產出的85%,國際貿易的75%,全球投資的80%和人口的66%,它也被質疑是一個熱鬧卻無用的“清淡館”。人們更多關注G20主場討論之外臨時性的雙邊外交和熱點問題,亦不足為奇。

    G20到底有沒有用處?反思全球金融危機十周年,人們對G20在促進新興經濟體與發達經濟體攜手應對危機、加強全球銀行業監管和打擊避稅天堂等方面取得的卓越成效是有高度共識的。當前G20不受追捧,或許恰恰是因為世界不再面臨十年前那樣的全球性危機。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預測,今明兩年世界經濟增速有望達到3.7%,實際上為全球經濟復蘇以來的最高水平。但是,全球債務攀升至歷史新高,今年G20的東道國阿根廷自身也陷入經濟動蕩,正在接受IMF的緊急紓困,全球的貿易沖突更是愈演愈烈,這些均構成未來世界經濟發展的重大風險。

    著眼未來,應對危機或許仍將是G20最突出的功能,但絕不應是其唯一的功能。很多觀點認為,G20之所以變得“無用”,是因為其議程過度膨脹,導致效率低下。但從長遠來看,這可能恰恰是G20應該發揮的“大用”。

    當前,反全球化威脅世界經濟長期可持續發展,僅靠多邊主義支持者的宣誓是不夠的。這就需要G20發揮其全球治理網絡中心的獨特作用,在匯聚和動員全球范圍內多邊主義支持力量的同時,更加開放包容,為弱勢群體表達其利益訴求提供更直接有效的通道,促進全球化與反全球化力量關切和立場的大碰撞,真正為更加公平和可持續的全球化發展凝聚最廣泛的共識。這也正是上世紀末以來“全球治理”思潮興起的應有之義。

    就這個意義而言,G20議程的擴大背后是更深層次的需求,即為創新、增長、效率與公平、綠色、包容等具有張力的價值理念和利益訴求之間達成某種“大交易”提供一個開放和柔性的平臺,緩解單邊主義和極端主義的破壞力。

    這一進程艱巨而漫長,但G20最有可能提供這樣的便利。一是因為其代表性。昔日代表發達經濟體利益的七國集團(G7)如今已成為G20框架下與金磚國家合作機制(BRICS)、中等強國合作機制(MIKTA)等相提并論的次級集團。二是因為其立體性和機制性。G20已經成為一個羽翼豐滿的跨政府、多層次的國際交流機制,背后更有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世界貿易組織(WTO)、國際勞工組織(ILO)、國際能源署(IEA)等眾多國際組織的強大智力支撐。三是因為其開放性。G20不僅是其20個成員方政府之間的對話平臺,還形成了面向非成員方及其他地區性組織、商界、智庫、民間組織、青年和女性等各類社會群體的廣泛對話機制。

    當前,G20沒有也不應完全被貿易戰綁架,而需要被以更長遠的眼光和更充足的耐心去看待。在新科技革命的推動下,數字經濟成為了今年G20的一大亮點,各方就科技創新和自動化給人們帶來的機遇和挑戰進行了討論,這有利于塑造中長期全球經濟包容增長和可持續發展議程。

    面臨國際經濟格局的深刻調整,世界到底需要什么樣的多邊主義和全球治理?中國將與各國一道坦誠、務實交流,逐步將共同的愿景轉變為現實。



文獻來源:中印對話,12月2日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