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期待新加坡扮演好“雙重角色”
蔡鵬鴻 2018-01-30

        新年伊始,新加坡主導下的第一次東盟高官會議不久前舉行,李顯龍總理在會議結束后出席了新加坡擔任東盟主席國的慶祝活動,凸顯新加坡要推動東盟團結一致走向未來的決心和擔當。新加坡不僅是2018年東盟輪值主席,也是東盟-中國對話伙伴協調國。這個“雙重角色”應是新加坡推動今年中國-東盟關系實現進一步發展的關鍵。

        近年來,新中關系在波動中起伏運行。去年秋,新加坡采取主動行動同中國改善關系,總理李顯龍在中共十九大之前訪問了北京,會見了中方高層領導,雙邊關系逐漸回歸正軌。因此,有理由對新加坡在2018年進一步深化中國-東盟關系有所期待。但是,新加坡可能還會面臨一些挑戰。

        首先,能否平衡地實施其“大國平衡”政策?“大國平衡”似是新加坡多年來的外交政策,但是鑒于新加坡在地緣安全上的戰略位置及價值觀取向,其大國平衡政策基本上是一種有傾向的大國平衡外交。從這幾年的實踐看,新加坡傾向于美國。在一些重大問題上,特別是軍事上,似乎更加倚重美國。在2018年,新加坡在應對中美大國關系上是否能以平衡姿態相待?

        其次,能否平衡地對待中國與印度、澳大利亞的關系?特朗普政府已經明確要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區建立包括印度、澳大利亞和日本在內的四邊安全合作,這對新加坡似乎是一個挑戰,即能否平衡地處理其同中國和印澳日國家的相互關系?兩個月前,新加坡同印度簽訂一項海軍合作協議,強化新印海上安全合作,允許印度海軍軍艦進駐新加坡港口,這是20多年來新印兩國軍事關系的重大突破。與此同時,新加坡正在醞釀同澳大利亞舉行東盟-澳大利亞峰會的規劃。新加坡的主動行動不禁令人發問, 它向印度、澳大利亞傾斜是否過猛?是否還有制衡中國的玄機?

        再次,能否平衡地調整其南海政策?新中關系一度趨冷,具體而言在于新加坡的南海政策觸及了中國的核心利益。在政策實踐上,新加坡允許美國軍事力量進駐樟宜,讓最新式瀕海戰斗艦在新加坡建立基地;它還允許先進的P-8空中偵察機從新加坡機場起飛進入南海監視中國船只。新加坡“在南海問題上采取了向美國傾斜的政策”。在東盟大多數成員特別是菲律賓等國的南海政策發生變動之際,新加坡是否能克服自身設立的這一“挑戰”?

        我們相信新加坡應當有智慧和能力走出外交“困境”,克服相關挑戰。人們期待新加坡在其輪值期間能為推動中國-東盟關系走向更高層次作出貢獻。

        第一,期待新加坡作為亞太地區中美兩國“朋友圈”內的共同朋友,善處中美關系。中國在國際舞臺上的角色進入新的時期,新加坡正好是東盟輪值主席和中國-東盟關系協調國,在這樣的關鍵時刻,期待新加坡能平衡處理中美大國關系。李顯龍總理等政府官員都表示,新加坡是中美共同“朋友圈”的朋友,如能善處朋友圈內關系,既不依傍美國,也不倚重中國,才能真正實施大國平衡外交。

        其次,期待新加坡“平衡外交”在面對新印和新中關系時能夠妥善處理。我們支持新加坡獨立自主地處理其同域內外國家的關系,但是,無論新加坡還是東盟其他國家都應謹慎的是,美國的印太戰略還未成形,或者說,現在還是其倡議初期,如果趨之若鶩帶來的結果未必圓滿。因此,新加坡在對印太戰略作出最后的結論之前,應準確處理自己同印度以及同中國的平衡關系,這是推動中國-東盟關系更加緊密的重要一環。

        再次,期待新加坡推動《南海行為準則》早日簽訂。在中國和東盟國家的多年努力下,去年秋季已經達成了“南海行為準則框架”協定,這是整個“準則”磋商的重要階段性成果。中國已經提出希望通過啟動“準則”下一步案文磋商,盡早達成“南海行為準則”,使之成為維護南海和平的“穩定器”。

        最后,期待新加坡在中國和東盟制定未來發展新規劃中發揮重要作用。今年是中國-東盟建立戰略伙伴關系15周年,中國總理李克強去年在中國-東盟峰會上已經建議制定“中國-東盟戰略伙伴關系2030年愿景”,對雙方關系發展進行中長期規劃。東盟一些國家正積極謀劃推動制定這一穩定中國-東盟關系的長期規劃。我們期待,新加坡在這一過程中發揮不可替代的協調作用,將中國-東盟關系推向新的高度。


文獻來源:環球網,2018年1月29日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