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專著
專著 paper
《非洲世紀的到來?:非洲自主權與中非合作研究》
2018-01-19
封面

作者: 周玉淵

出版時間:2017年10月

出版社: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簡介

        本書主要從非洲自主性的角度,通過發展和安全兩條主線,探討非洲在謀求自主發展和構建自主安全上的理念、倡議、政策和效果。本書認為非洲的自主性發展與外部世界的密切聯系塑造了當前復合多元的非洲發展和安全治理結構,非洲的自主性的強弱更多表現為非洲話語對這一治理結構的影響程度。非洲自主性的提升對新時期中非關系的發展也提出了新的要求,作為中非關系的重要抓手,中非合作論壇的發展應該對此做出積極回應。

目錄

上篇  理論篇

第一章  國際關系視野下的非洲自主性/3

第一節  問題的提出/3

第二節  作為主體的非洲國際關系研究/9

第三節  非洲發展合作中的自主權爭論/11

第四節  非洲和平安全建設中的自主權爭議/13

第五節  相關概念與研究方法/16

第六節  總體框架/20

第二章  非洲的國際關系思想及其表達/26

第一節  本土意識的回歸:非洲對國際秩序的理解/27

第二節  泛非主義:非洲聯合的理想與現實/34

第三節  本土文化:非洲國際關系思想的文化根源及表達形式/40

第四節  結語/44

第三章  從被發展到要發展:非洲發展理念的變遷/47

第一節  從產業化戰略到經濟結構調整計劃/48

第二節  從新千年發展目標到非洲發展新伙伴計劃/51

第三節  超越正統理論:立足非洲本土的發展理論構建/56

第四節  結語/60

中篇  實踐篇

第四章  非洲的自主發展實踐:加納/65

第一節  加納的國際發展合作戰略/65

第二節  國際金融機構對加納的援助戰略/73

第三節  加納與國際金融機構合作中的自主性/79

第四節  結語/91

第五章  加納與中國發展合作中的自主性/94

第一節  中國對非援助的階段、理念和政策/94

第二節  中國對加納的援助/101

第三節  加納與中國的發展合作談判/105

第四節  結語/114

第六章  非洲和平安全建設中的自主性/116

第一節  非洲問題非洲解決:非洲和平安全理念的變遷/117

第二節  非洲問題非洲解決的核心指標/123

第三節  從非洲自主權到非洲化:非洲和平安全建設的理想與現實/134

第七章  從索馬里到南蘇丹:非洲和平支持行動能力探析/143

第一節  處于十字路口的聯合國維和行動/144

第二節  非洲和平支持行動/153

第三節  索馬里問題上的非洲方式/159

第四節  南蘇丹問題上的非洲方式/168

第五節  聯合國非洲維和行動的轉型/176

第六節  非洲方式的成效與挑戰/179

下篇  中非合作篇

第八章  中非合作機制及其與歐盟的比較/185

第一節  地區間主義與中非合作論壇/186

第二節  制度化的區域間合作:合作還是對立?/191

第三節  論壇化的區域間合作:實用主義還是體系構建?/197

第四節  結語/204

第九章  中歐非三方合作與非洲自主性/205

第一節  三方合作:概念與歷史/206

第二節  從理念到實踐:中歐非三方合作的進展/210

第三節  三方合作中的非洲自主性/221

第四節  結語/228

第十章  中非合作論壇:面向未來/230

第一節  中非合作論壇的特殊價值/231

第二節  中非合作論壇成功的經驗/235

第三節  中非合作論壇機制下中非合作可持續發展的壓力和動力/237

第四節  中非合作論壇展望/240

第十一章  非洲自主設置議程時代的中非關系/248

第一節  非洲自主性發展對中國的新要求/249

第二節  中非合作論壇的新方向/253

第三節  “非洲夢”與“中國夢”的新融合/257

參考文獻/259

后記/277

圖表目錄

圖4-1加納、肯尼亞和埃塞俄比亞GDP(當前價格)變化趨勢/67

圖4-2加納、肯尼亞和埃塞俄比亞人均GDP(當前價格)變化趨勢/67

圖5-1中國對加納的援助/103

表4-1加納接收的官方發展援助/68

表4-2貸款項目計劃所占比重范圍(1996~1998年)/74

表4-3G-JAS對加納金融支持(2007~2010年)/76

表4-4世界銀行在加納的主要項目(正在運行)/78

表7-1聯合國正在開展的維和行動/147

表7-2聯合國非洲維和行動概況/152

表7-3歐盟在非已結束的CSDP行動/154

表7-4歐盟在非正在進行的CSDP行動/155

表7-5非盟領導的和平支持行動概況/157

表7-6索馬里維和行動的目標/168

表9-1中歐非三方合作進展/215


序言一

  非洲的自主性是關系到非洲國家發展的關鍵問題,但一直未得到中國學者的重視。周玉淵博士作為一位青年學者,能夠認識到這一問題的重要性,很了不起。他提出的主要問題有兩個:非洲國家如何保護和提升其自主性?中國作為當前非洲發展重要的參與者,以及在從拓展利益發展到保護海外利益的新階段,如何在中非合作論壇框架下適應、應對、利用非洲自主性的變化和促進非洲自主性發生變化?

  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非洲人從來就不缺少自主性。古羅馬歷史學家、《博物志》的作者老普林尼(Pleny,theElder,公元23~79年)說過一句名言:“非洲總是不斷有新鮮事物產生。”當代非洲歷史學家基-澤博(Ki-Zerbo)認為:“在非洲,這種創造活動,幾百萬年前就已開始的人類的自我創造活動,仍在進行著。”沒有自主性,何來新鮮事物?沒有自主性,何來創造活動?

  非洲人的自主性表現在其豐富多彩的創造活動之中。在保障人類生存的經濟活動中,他們創造了冶鐵方法。非洲是世界上最早產生冶鐵技術(公元前1800年)的地區之一。根據美國非洲裔學者亨利·路易斯·蓋茨教授的研究,這一技術甚至早于印度和中東。非洲的黃金生產也曾在世界上獨領風騷。在公元1000年至公元1500年,歐洲幾乎所有的黃金都產于西非的三個地區之一,即位于現今塞內加爾和馬里的邊境地區、隸屬加納王國的班布克(Bambuk)、于11~12世紀被開發出來的位于現今幾內亞、馬里交界處之布雷(Bure)和現今加納阿肯人生活的雨林地區。沒有自主性,這些經濟生活的成果有可能被創造嗎?

  非洲的政治文明也是自主性的體現。公元前9世紀的庫施王國將努比亞地區的輝煌寫入了世界史。在公元前8~前7世紀,它征服了埃及,成為古埃及第25王朝的統治者,以“努比亞的統治者”的名稱流傳至今。將庫施擊敗的是源于埃塞俄比亞的阿克蘇姆王國,雖然早期它受到南阿拉伯地區的影響,但其本土特征不容置疑。古代帝國加納、馬里和桑海曾長期稱雄于西部非洲,在世界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記。馬里帝國國王曼薩·穆薩一世因占有大量黃金而出現在14世紀歐洲的地圖上。加涅姆-博爾努是位于乍得湖地區的古代商業帝國,其領土在不同時期涵蓋中非和西非部分地區。剛果王國的成就曾令歐洲人震驚,至今仍留有一幅荷蘭代表團跪地拜見剛果國王的圖片。大津巴布韋遺址是世界文化遺產中的著名古跡。

  非洲的自主性更重要的表現是在文化上。在撒哈拉沙漠和南部非洲出現的早期巖畫表明了非洲人藝術的自然風格。早于秦兵馬俑的尼日利亞赤陶享譽世界,貝寧王國栩栩如生的銅雕使歐洲人贊嘆不已,英國人最后用武力擊敗這個古老王國才搶劫到2500件精美的銅雕藝術品。非洲的宗教隨著大西洋奴隸貿易而流傳到美洲并在全球傳播。非洲的鼓樂成為美洲現代音樂的基石并開始在全世界流行,非洲人的美術和舞蹈更是令頹廢的歐洲藝術重新煥發朝氣。這種文化的原創性和感染力非其他民族可比。

  近代以來,非洲人的自主性因建立在種族主義之上的奴隸貿易和殖民統治而遭到嚴重摧殘。非洲國家獨立后,雖然在政治上有一定的自主權,但原西方宗主國的各種干涉使非洲難以達到理想的目標。發展戰略與發展結果嚴重脫節是一個最為明顯的例證,這種情況導致了對非洲自主性的雙重摧殘。這些非洲國家的發展戰略或規劃多為西方國家的發展專家制定,而這些脫離非洲現實的戰略或計劃當然無法成功。正如一位肯尼亞議員指出的:“外國援助給非洲帶來的壞處遠比我們愿意承認的要多得多。它導致了這樣一種局面的形成:非洲無法在沒有外來干涉的情況下決定自身的發展速度和方向。今天,非洲的發展計劃已經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的回廊里劃了數千英里。令人悲哀的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內部制訂這些發展計劃的‘專家們’是那些與當地非洲現實毫無接觸的人。”最令人憤慨的是,無人對這些發展戰略的策劃者——發達國家的發展問題專家們——進行批評,受指責的卻是非洲的領導人和民眾,他們被認為是無能的,是導致發展失敗的原因。在世界銀行推行結構調整時,相當多的非洲國家為了獲得援款,不得不放棄自己對政治、經濟和社會的自主權,從而對國家的政治穩定、經濟制度和社會政策造成極大傷害。

  近年來,隨著新興國家與非洲的合作日益加強,亞洲國家特別是中國經濟快速增長的現實給非洲國家以新的啟示。非洲國家領導人認識到: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是靠他人的援助發展起來的。有鑒于此,非洲的自主性顯得尤其重要。周玉淵博士注意到非洲國家的這一變化,其著作指出近年來非洲國家自主權意識的增強。他認為,“向東看只是非洲國家發展過程中的一個階段,不是最終結果”,與新興國家加強合作并不意味著“非洲國家將把重心轉向新興國家,而是希望通過實踐更加全面和平衡的國際關系策略來最大限度地利用國際資源”。這種看法實際上支撐了他有關非洲國家自主權加強的觀點。通過多個維度的分析以及對不同非洲國家的實例的展示,他力圖說明:本土傳統文化是非洲國際關系的思想根源。

  在發展理念和實踐中,非洲國家的自主性表現得更為明顯,“向東看”是突出表現之一。面對非洲“向東看”的現實,西方處于一種極度焦慮的狀態:一方面對新興國家的援助吹毛求疵,另一方面力圖尋找新興國家在非洲取得成功的“秘方”,同時不斷變換策略、手法和措辭以維護自身在國際援助體系中的主導權。誠然,“主事權原則”(即受援國在發展政策、戰略和協調發展行動中行使高效的領導角色)出現在《巴黎宣言》(2005年)中,“發展主導權”(即發展中國家政府將加強對其本國發展政策的領導能力,對其發展政策有主導權和實施權)體現在《阿克拉行動議程》(2008年)中,《釜山宣言》(2011年)中出現了“從有效援助到為了有效發展的合作”的提法,這些無疑都是進步,但只是修修補補。

  非洲國家意識到,西方援助的歷史表明了西方國家為了自身的利益不擇手段,往往通過犧牲非洲國家的利益來達到自身目的。正是在這種意識中,非洲逐漸提出了自己的發展理念。周玉淵博士認為,當前非洲本土的發展理論框架設想是自下而上的以人為中心的發展戰略,其主張從非洲本土找到發展的答案,更重視社會文化因素在發展中的作用。“基于非洲本土發展的理論構建是對主流發展范式批評的產物,其為非洲發展提供了新的視角和理念,雖然在全球化背景下,其很難上升到主導理論的高度,但是非洲本土發展理論指明了未來非洲發展戰略的基石。”

  周玉淵博士的另一個分析重點是非洲國家在和平安全方面的自主性。這種自主性表現在“非洲問題非洲解決”的理念以及非洲和平安全框架的提出。在對非洲問題非洲解決的核心指標的闡述中,作者對和平安全的執行能力(非洲常備軍)、決策能力(非洲和平安全理事會)、非洲的和平文化培育能力、非洲和平行動的保障能力(非洲和平基金)、非洲沖突和安全威脅的感知能力(非洲早期預警體系)等方面進行了分析,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認為,“當前的非洲和平安全治理是一個多元、多層次、開放的安全治理復合體,在這一復合體中,非洲自主權、‘非洲問題非洲解決’是其他行為體參與非洲安全事務的重要認知前提,其他行為體在非洲的行動必須以承認、尊重并支持這一原則為前提”。由于這種決策牽涉其他國家行為體的利益,“外部國家與非洲的和平安全關系,與本國的理念、主張和利益發生沖突的時候,發揮決定性作用的依然是本國的國家利益,非洲的自主權肯定會退居次要地位”。因此,非洲國家在和平安全上的自主權的實現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需要長時期的努力。借助索馬里和南蘇丹的實例,作者指出了非洲問題非洲解決理念在實踐中的落實以及存在的四個方面的問題。

  作者還對中國、歐盟與非洲的三方合作及其與非洲自主權的關系問題進行了探討。

  作者的最后著眼點在于分析非洲自主權的加強對中非合作的影響。他認為這種新的發展戰略、政策空間以及多元化的社會生態對中國的非洲戰略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具體表現在三個方面:“第一,非洲國家‘再平衡’戰略壓縮了中國戰略影響力提升的空間。第二,非洲發展戰略和政策自主能力的提升對中非發展戰略對接提出了更高要求。第三,非洲社會發展對中國在非洲的實踐提出了更高的規范要求。”

  周玉淵博士的這一著作旁征博引,對國際上的各種發展理論的和平安全觀念多有涉獵。他在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從事博士后研究期間,與我多有交往,也不時探討相關問題。他的好學深思使我印象頗深。對這一議題的探討必將加深他對國際政治的思考,從而為他在這一領域的持續研究打下堅實的基礎。我相信,這一著作必將對中國人認識非洲的政治現實起到重要作用,同時將為中非合作論壇在維護和增進非洲國家自主權方面起到某種咨詢作用。

  是為序。

  李安山

  于京西博雅西苑

  2017年10月12日


序言二

  很高興借玉淵作品出版之際,談一點我對中國非洲研究的想法。

  最近這些年,中國的非洲研究出現前所未有的盛況。不僅國務院所屬部委和各省區市政府設置了不少涉及中非關系的課題經費,而且有關高校和研究機構招募了更多的研究生和專業人員,雙邊、多邊的中非學術和教育往來及智庫對話日益頻繁,包括手邊這部作品在內的大量非洲研究著述問世。更重要的是,中國學界開始提出非洲學的全新目標,努力創設兼具國際視野及本土意識、問題導向和理論基礎的非洲研究的更高學術平臺。這種盛景在其他國家并不多見,也是國內其他區域和國別研究領域所不及的。里面的原因有很多,既有經濟方面的推動,又有政府和社會的需求,也有學者自身的自覺,也是大量新生代學者加入后產生的新氣象。可喜可賀的同時,須看到,這中間依然存在基礎薄弱的問題,存在浮躁與跟風的問題,存在流動性過快但制度建設不足的問題;它也是中國整個學界“成長的煩惱”的一個側影。總體來看,中國的非洲研究的未來讓人充滿期待,任重而道遠。

  玉淵給我的印象是,他為人一向比較沉靜,寫作有自己的追求,是新一代中國非洲學研究者的代表之一。開卷有益,圖書提智。相信他的這一作品會給讀者帶來新的感受,讓讀者見證中國的非洲研究的進步。

  王逸舟

  于北京

  2017年10月4日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