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南海問題上,為何域外國家更活躍?
周士新 2017-08-08

        英國外交大臣鮑里斯·約翰遜近日在公開場合表示,英國將派遣兩艘新建航母在亞太地區進行“航行自由”行動,英國國防大臣邁克爾·法倫隨即也表示,英國計劃在2018年向有爭議的南海地區派遣航母進行“巡航”,并強調英國擁有“航行自由”的權利,不會受到中國的限制。英國兩位部長將“航行自由”與南海問題生硬地結合起來立即吸引了國際輿論的高度關注,這似乎又要讓當前總體向穩的南海形勢再起波瀾。

        除英國外,近來在南海問題上挑事的基本上都是域外國家。無怪乎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表示“個別域外國家執意要在趨于平靜的南海興風作浪”。然而,個別域外國家對南海問題的關注和干涉似乎也分為幾種情況:一是如軍事力量最強大的美國,以實施《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為名,卻以落實自己的國內法為實,欺名盜世,多次試圖挑戰中國的主權安全和領土完整;二是軍事實力也比較強,極力挑事又怕事的日本,一方面表示支持美國進行“航行自由”行動,一方面派遣自己的“出云號”直升機航母繞行南海,并搭載東盟國家的軍方人員游弋南海,但在“九段線”外就露了怯,反遭國際社會笑話;三是海軍實力稍微不濟的澳大利亞等國,多次叫嚷著要使用軍事力量在南海行使所謂自己界定的“航行自由”權利,但最終不愿落實到行動上,避免自找麻煩;四是不想過度挑釁中國的印度等國,與南海部分周邊國家進行聯合油氣勘探工作,試圖維持自己在南海的一定存在和話語權。

        無論如何,個別域外國家在南海問題上的破壞性作用已經引起了國際社會和部分地區國家的警惕和反感。 從歷史上看,這些域外國家,特別是英美日等國給本地區國家帶來了更多是“混亂和人道災難”,且一直是引發國際和地區局勢動蕩的主要原因。從中國周邊來看,無論是朝鮮半島問題、釣魚島問題、臺海問題、南海問題、中印邊界問題、克什米爾問題等被人們所熟知的熱點問題,還是東南亞各國之間領土、領海爭議等難點問題。對這些突出問題和隱患具有不可推卸責任的域外國家似乎忘記了它們的“原罪”,希望再次在本地區“道貌岸然”地以彰顯維護國際秩序的“責任”為名,行“干預”甚至“侵犯”其他國家利益之實。

        當然,我們也應該看到,這些域外國家已經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明目張膽地宣示武力,甚至有些已經不再宣示武力了,但總感覺自己掌握著國際規則的話語權,認為本地區國家都會接受。不可否認,這些域外國家與本地區國家的關系還算比較友好,在本地區仍具有較強的軟實力,甚至影響力。然而,這正是這些國家長期以來作為和平與發展的力量,盡量以平等的身份與本地區國家打交道的結果,而不是它們仍然能對本地區國家發號施令的結果。本地區國家的自主性意識都非常強,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領土完整的實力和能力在增長,對外部干預的敏感性也非常高,不會輕易被個別域外國家的“花言巧語”所迷惑。

        因此,當個別域外國家試圖以言語和行動干擾南海局勢的和平與穩定時,雖然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但隨之而來的是更多的質疑和否定。畢竟,南海地區目前呈現出“風平浪靜”的態勢更多是中國與東盟國家共同努力的結果,個別域外國家不僅沒有立下“寸功”,反而老是傳出一些不和諧的聲音,試圖讓南海地區“再生波瀾”,不得不引起本地區國家的警惕。

        其實,個別域外大國近期在南海問題上顯得相當躁動,實際上是在為8月上旬舉行的東亞合作系列外長會造勢,要因此轉移地區國家強調以合作為導向的潮流,擾亂這些多邊合作機制的議程,將更多的時間和精力耗費在爭議問題上,阻礙東亞合作的整體態勢。 然而,從流傳出來的這些會議的聯合公報草案文本來看,以東盟為核心、以平等協商一致為議事規則的這些機制還是體現了地區國家的普遍愿望與訴求,關于南海問題的言辭要比往年還要溫和得多。

        可以說,中國與東盟國家近年來在推動評估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情況和磋商“南海行為準則”上還是取得一些進展的,兩者逐漸同時推進也為推行一些“早期收獲”提供了可能,產生了讓各方都相當滿意的效果,為“南海行為準則”框架草案的最終達成奠定了很好的基礎。可以相信,在中國與東盟國家的共同努力下,最終完成“南海行為準則”的磋商也將指日可待,南海問題也將可能發展成為一個和平、合作、繁榮之海,成為促進中國與東南亞國家共同發展的建設性公共產品。域外國家如果想繼續與本地區國家友好相處,屆時也將不得不承認、尊重本地區國家集體努力的成果。

        個別域外國家正是因為逐漸失去了在南海問題上“折騰”的抓手,才讓它們因氣餒而失去了章法。 中國與東盟國家磋商“南海行為準則”并沒有邀請它們參加,使得其徹底失去了擾亂磋商進程和結果的機會,在國際社會上可以說是失了很大的面子。即使這些國家想以軍事力量行使所謂的“航行自由”,也是小心謹慎,甚至畏首畏尾,瞻前顧后,猶豫不決,不僅擔心做過了頭引發難以收拾的尷尬局面,更不想因此破壞了與相關國家之間的關系。

        因此,可以想見,英國兩位重臣的“豪言壯語”可能不會只是“口頭支票”,英國的新航空母艦可能真的會途經南海來東亞地區,到包括中國在內的國家進行和平友好訪問。英國海軍沒有美國式的“航行自由行動”計劃,因此沒有國內法的束縛,便可像以往一樣,嚴格遵守國際法,“靜悄悄地”經過南海,但事后對外宣稱其在南海地區行使了“航行自由”權利,讓外界無法考證,但也可以稍微“炒作”或者“調侃”一番。這樣一來,既不會影響中英兩國的正常關系,也可以顯示英國“脫歐”、“入世”,要在更廣闊的國際舞臺上發揮更大作用,為自己保留甚至贏得一點面子。其實,其他域外國家所能做的,大概也不過如此了。


文獻來源:海外網,2017年8月3日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