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印度對“海上絲綢之路”的反應、特點和中國的選擇
劉宗義 2017-05-05

        一、印度在海上絲綢之路建設中的地位

        印度是“一帶一路”沿線的重要國家,國內很多學者將印度與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印度尼西亞并列為“一帶一路”沿線的四大關鍵國家。印度的重要性首先在于其位于南亞和印度洋地區的中心位置。

        南亞和印度洋地區是“一帶一路”的重點和難點:1)該地區是“一帶一路”三四條線路的交匯點,是中國的能源走廊和貿易走廊,該地區基礎設施落后,是重要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目的地。2)南亞和印度洋地區是產業轉移的目的地,同時也是非常廣闊的商品市場和潛在的面向中東、非洲、歐洲等地的出口產品生產基地。該地區人口大約17億,勞動力資源非常豐富。3)該地區的中巴經濟走廊是“一帶一路”的旗艦項目。雖然中巴兩國是全天候戰略合作伙伴關系,但在CPEC建設中仍然遇到許多問題和挑戰,這些問題都具有典型性。CPEC能否成功建設對“一帶一路”整體具有標志性意義。4)該地區地緣政治地位非常突出,大國競爭比較激烈。中國希望“一帶一路”能夠和美國的“新絲綢之路”計劃、“印太經濟走廊”或者是湄公河-恒河合作倡議等對接,如果能夠對接,將形成一個從太平洋到印度洋,從中亞到南亞的經濟合作網絡,從而促進亞洲世紀的實現。

        印度是本地區最大的國家,人口最多,市場最大,勞動力最豐富,而且對南亞和印度洋國家又很強的政治影響力。印度對于“一帶一路”的態度將直接影響本地區其他國家參與的積極性。并且,在“一帶一路”經過地區打擊恐怖主義、維護地區和平安全和穩定等問題上中國需要印度的支持與合作,至少不能搗亂。

        二、印度對“海上絲綢之路”的反應

        在辛格政府時期,2014年2月上,楊國委在新德里舉行中印邊界問題特別代表第17輪會談時曾邀請印度共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印度安全顧問梅農口頭上接受了中方的邀請,并對海上絲綢之路做出積極評價。印度總理辛格在會見楊潔篪時也表示,印方將積極參與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和“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梅農現在是印度中國研究所的顧問委員會主席,去年和印度前外秘薩蘭牽頭撰寫了一個報告,建議印度加入“一帶一路”,觸犯了莫迪政府,結果中國研究所的年度經費被大幅度削減。

        莫迪上臺后,印度對“一帶一路”倡議的態度發生很大變化,我曾經總結印度政府對OBOR不同部分采取三種態度:一是有條件的支持和參與。隨著印度成為上海合作組織的正式成員,印度可能會參與新亞歐大陸橋、中國-中亞-西亞經濟走廊的項目。二是反對和對沖。對于中巴經濟走廊和海上絲綢之路,印度持反對態度。印度懷疑海上絲綢之路是中國化解印度對所謂“珍珠鏈”戰略擔憂的一種手段。同時,印度也擔心中國在沿線建設好港口之后,由于運費低廉,對印度港口造成沖擊。印度軍方人士對中國海軍艦艇、特別是核潛艇在印度洋的存在尤其表示關切。印度對中巴經濟走廊和海上絲綢之路采取的是“對沖”(hedge)戰略。印度不僅提出“季節”計劃、“香料之路”和“棉花路線”等地區合作計劃,而且采取種種手段向斯里蘭卡、孟加拉國等南亞和印度洋地區國家施壓,逼迫它們放棄與中國的合作項目。更加重要的是,印度將“東向”政策升級為“東向行動”政策,深化與亞太地區的政治、經濟與安全聯系,加大了對南海問題的介入,高調宣示與越南合作在南海開采石油。為了對沖瓜達爾港,印度在伊朗建設恰巴哈爾港。三是消極拖延,同時加快印度自己的地區合作倡議的進度。印度對孟中印緬經濟走廊(BCIM)一直采取拖延政策,同時積極推動印度次大陸國家經濟合作協議(BBIN,包括不丹、孟加拉、印度、尼泊爾)和環孟加拉灣多領域經濟技術合作倡議(BIMSTEC),并希望與美日合作推動所謂“印太經濟走廊”的建設。

        但最近,印度對“一帶一路”的態度有所變化。1)印近期將主辦延宕三年的孟中印緬經濟走廊(BCIM)第三次工作組會議。印對BCIM的態度變化,可能主要出于推進“東向”政策、通過孟加拉國“路橋”加強與東南亞互聯互通的需要。2)印度一些智庫和學者提出,中國不應該將一切互聯互通項目都與“一帶一路”掛鉤。特別是BCIM,1999年四國倡議,不能放到“一帶一路”中。也擔心被“一帶一路”徹底邊緣化。

        三、印度對“一帶一路”倡議反應的特點

        (一)印度對地緣政治的考慮優先于對地緣經濟的考慮。印度方面一直懷疑中國在“一帶一路”背后隱藏著地緣政治圖謀,但同時印度政府也確實希望利用“一帶一路”倡議來推動本國基礎設施建設和經濟發展。印度戰略界比較客氣的看法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一半是出于經濟原因,一半是出于戰略考量。不希望“一帶一路”由中國主導,因此印度鼓吹“一帶一路”應由一個中國的單邊倡議變成多邊倡議或亞洲倡議,至少應與印度平等協商。在此過程中,印度不會屈尊“第二提琴手”之位。印度不愿看到中國在亞洲發揮單一領導作用,而是希望能夠分享平等的領導權。

        (二)印度提出的“對沖”計劃軍事戰略意味突出。“一帶一路”是一個經濟合作計劃,中國將在沿線地區投入大量資金,印度在此方面無法與中國相比,因此印度希望利用非對稱手段對沖中國的“一帶一路”。在去年習主席訪印之前,印度提出了“季節”計劃,后來又提出“棉花路線”、“香料之路”等,重心是通過與印度洋國家的軍事國防合作,通過加強對這些國家內政的影響力來爭取在印度洋的主導地位。印度大力加強安達曼群島的軍事部署,現在該群島已成為“東向行動”政策的前進平臺。印度也加強了與美國、日本、澳大利亞、越南等國家的戰略協調和國防軍事合作。馬拉巴爾演習,已經將日本完全拉了進來。

        (三)印度加強了與美日等國的協調。日印合作在日本主導下,正在朝著謀劃從非洲到東南亞的“印太戰略”方向發展。日本“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擴大高質量基礎設施出口倡議”與印度的“東向行動”政策、“南北國際走廊”計劃等已實現對接。兩國將在東南亞互聯互通和基礎設施建設、伊朗恰巴哈爾港建設、開發非洲等領域進行合作,對沖中國的“一帶一路”和中巴經濟走廊。印度也表示支持并參與美國的“新絲綢之路”及“印太經濟走廊”計劃。

        四、 中國的對策

        (一)印度許多人對“一帶一路”并不了解,認為這只是中國的一個單方計劃,而不是一個包容的、開放的倡議。前幾天在四川開會,印度研究中國的著名學者謝剛還在糾結“一帶一路”到底是戰略還是倡議。這說明我國在“一帶一路”問題上對外宣介缺乏針對性,尤其是針對印度右翼印度人民黨及其外圍組織的工作不夠。而國內的宣傳有點過火,很多不負責任的學者在玩“一帶一路”,過度拔高“一帶一路”以及中巴經濟走廊等的地緣戰略作用,誤國害民。

        (二)不要執著地和印度討論戰略對接,應加強與印度的地區發展項目和國內發展項目對接,并且應以私企為主。一位朋友總結道,中國在南亞推進“一帶一路”有三種模式:一是政府主導、戰略對接、全面推進,就像中巴經濟走廊;二是政府推動、大型項目引導,在斯里蘭卡史這種模式;三是私企為主,這是在印度的模式。中國政府和國企與印度洽談的項目基本沒有進展,只能是私企為主推進。

        (三)應重點推進與印度地方邦政府的合作,以及與印度大企業的合作。近兩年來,中印兩國地方經濟聯系和交往日益密切,印度地方政府的關切與中央不同。為吸引境外企業對當地進行投資,印度一些邦政府已經紛紛來到中國舉行投資路演,這是“一帶一路”倡議在印度落地的捷徑。

        (四)中國對印度要有耐心,應通過在“一帶一路”其他項目上的成功來吸引或逼迫印度加入。如果印度不愿加入,完全不必強求。現在它在BCIM態度上的轉變證明了形勢比人強的道理。



文獻來源: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