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如何保護海上絲綢之路的安全?——海上絲路區域的安全治理問題淺析
封帥 2017-05-04

        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建設是一個宏大的系統工程,在這一過程中,維護“海絲路”區域的安全有著至關重要的意義。但“海絲路”區域的安全問題紛繁復雜,安全治理體系尚未成型,本文的目標就是對于海上絲綢之路安全治理的幾個基本問題進行初步解釋。

        本文希望簡要回答下列三個問題:

        1)海上絲綢之路的安全治理針對哪些問題?

        2)現階段誰在為海上絲綢之路提供安全保障?

        3)中國應該如何推動海上絲綢之路安全治理體系建設?

        一、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區域的安全環境

        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構想宏大,倡議所涉及區域廣闊,地跨兩洋三洲,安全環境十分復雜:

        涉及海域包括南海、北印度洋、紅海、地中海;在該區域內包括了臺灣海峽、馬六甲海峽、霍爾木茲海峽、蘇伊士運河等重要海洋運輸的樞紐地帶。

陸上區域則涉及:東南亞、南亞、西亞及東非、東南歐部分地區。該區域內有超過30個國家,人口將近30億,GDP總量接近10萬億美元。

        “海絲路”區域內地理結構分散,經濟發展水平差異巨大,意識形態、文化差異、宗教信仰各不相同,各國的外交理念和對外政策構想也有很多相互抵觸和矛盾的內容。迄今為止,并沒有整體覆蓋“海絲路”區域的安全機制,該區域也是各種安全問題的多發區域。

        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區域的安全風險類型

        在“海絲路”區域內存在多種類型的安全風險,按照安全議題的性質可以分為以下兩類:

        第一,傳統安全風險:

        1)域外力量對于“海絲路”區域安全事務的干擾。

        最為突出的是美國“亞太再平衡”及其后續戰略對于“海絲路”倡議的干擾,此外,美國在亞太地區同盟體系的建設,以及海上軍事合作的不斷推進也會對本區域安全議程造成深刻影響。

        2)地區大國對于“海絲路”建設的擔憂

        最為突出的是印度對于中國在北印度洋不斷增加的投資和基礎設施建設而形成的擔憂,有意曲解中國的戰略意圖,將“海絲路”建設理解為在印度洋關鍵節點上的軍事存在的行動。日本與部分東南亞國家對于“海絲路”建設也呈現出敵視和抵觸的態度。

        3)區域內國家內部的武裝沖突與國家間矛盾

        “海絲路”區域是武裝沖突的多發區域,東南亞區域內緬北局勢始終不穩定,武裝沖突從未間斷,也門的武裝沖突也在不斷蔓延、菲律賓南部、泰國南部都存在反政府武裝。其他如印巴沖突等區域內國家間沖突域矛盾也時有發生。

        第二,非傳統安全風險:

        1)恐怖主義

        “海絲路”區域內有多個恐怖主義多發區,東南亞、西亞和東非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恐怖主義聚集現象。隨著伊斯蘭極端主義的傳播,以及伊斯蘭國崛起的影響,東南亞地區恐怖主義的活動頻度也呈現上升態勢,極端主義分子的全球流動使得菲律賓、泰國、印尼等都成為重要的恐怖襲擊對象國。阿拉伯地區是恐怖主義威脅最嚴重的區域,東非部分國家恐怖組織也對區域安全造成了威脅。

        2)海盜活動

        “海絲路”區域航線是全球海盜活動的多發區,亞丁灣地區是全球目前最有名的海盜活動區域。馬六甲海峽,南海靠近馬來西亞附近海域也是帶到多發區。

        3)自然災害

        “海絲路”區域是地震、海嘯多發區域。2004年印度洋海域9.1級地震所引發的海嘯造成區域內國家23萬人死亡,以及巨大的財產損失。其他如臺風、洪澇災害等都時有發生。

        4)毒品貿易

        “海絲路”區域毒品貿易非常嚴重,金三角和金新月地區都與本區域密切相關,販毒活動猖獗。

        5)其他非傳統安全

        如環境污染、傳染性疾病傳播等都對本區域的安全構成嚴重影響。

        三、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區域安全治理的結構與路徑

        對于“海絲路”的安全治理來說,實際上存在兩個相互聯系,但又相對獨立的問題:

        第一,海洋航道的安全結構

        目前,整個海上絲綢之路的海上航道的安全治理仍然呈現“1 n”結構

        所謂1,指的是美國,即美國在這一區域的海上安全維護方面占據絕對的優勢地位。美國是目前世界上唯一能夠在西太平洋和北印度洋兩個區域都能夠占據海上優勢的國家。駐日、駐韓美軍基地群、關島基地群、東南亞基地群、澳大利亞基地群和迪戈加西亞島基地群能夠對整個海上通道進行管控。

        所謂n,指的是在不同海上空間,其他地區大國的海上力量能夠對部分海域的安全治理提供支持。例如中國、日本海上力量在東海區域,中國、澳大利亞海上力量在南海區域,印度海上力量在北印度洋區域。在特定海域,地區海洋大國能夠通過多種方式提供特定海上安全的維護。

        為了進一步鞏固自己在該地區的海上優勢,美方也在積極發展與日、澳、印三國的海上合作,試圖建立以美國為核心的海上安全同盟合作體系。

        另一方面,中國海軍也在加緊軍事力量的擴展和本地區戰略支點的建設,試圖在海洋安全治理方面發揮更大的作用。

        第二,陸地區域的安全結構

        除了海上航線安全之外,“海絲路”空間所涉及的陸地區域呈現出分散化多樣化的安全結構。

        東亞和東南亞地區,美國主導的同盟體系與東盟主導的多邊體系形成了各種糾纏和對沖關系。南亞地區則圍繞著印巴矛盾的主線,形成對抗與合作并存的安全格局。而中東地區正處于復雜的安全變局之中,大規模的沖突的大國博弈仍在進行。

        跨區域安全機制在“海絲路”空間內并沒有成型,分散化仍然是該空間安全治理的主要特征。無論在傳統安全議題的處理方面,還是在推進非傳統安全議題的合作方面,美國在這一空間內仍占據優勢地位,印度對于特定區域的影響也很大。

        四、對于我國在該區域推進“海絲路”建設的影響與建議

        客觀來說,我國目前在“海絲路”區域的安全結構中并不處于核心地位。美國在海上航線方面占據明顯優勢,在地區安全體系中,我國對于南亞和西亞空間的影響力也相對有限。當然,由于目前海絲路建設尚處于起步階段,我國在“海絲路”方面的實際建設項目仍然立足于同特定國家的雙邊合作而展開,在短時間內,安全結構層面的問題對于“海絲路”早期成果還不會影響直接干擾。

        針對現有的區域安全結構,在未來“海絲路”項目全面推進過程中,一方面,要立足于自力更生,繼續加強我國海上力量的建設,在沿線區域設立戰略支點,增強我國在沿線海域的安全問題上的話語權。

        另一方面,在地區安全問題上加強同美國及地區國家的協調合作,利用各方在非傳統安全議題上的共同利益,推動在“海絲路”區域的合作安全治理。

        在短時間內,美國在“海絲路”地區安全領域的優勢地位不會改變,因此,中美關系的穩定對于“海絲路”建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必須在總體戰略層面考慮“海絲路”建設及安全維護工作。建設與資本投入要考慮地區安全結構的變化而不斷進行積極的調整。



文獻來源: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