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海上絲綢之路、互聯互通與海上通道安全
蔡鵬鴻 2017-05-03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即將于5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舉行。根據中央領導提出的會議籌備工作方案,各國領導人參加的圓桌峰會是高峰論壇的重點,主要討論兩個議題:一是加強政策和發展戰略對接,深化伙伴關系;二是推進互聯互通務實合作,實現聯動發展。本篇短文主要就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推進互聯互通務實合作面臨的挑戰和應對提出一些看法,不當之處,敬請指正。

確保海上通道安全對實施海絲倡議意義重大

        海上互聯互通的本意在于促進交往、保障貿易安全。習近平總書記一開始就指出,“一帶一路”建設的重點是“五通”,即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而落實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倡議的重點,除了政策溝通等之外,設施聯通將發揮重要作用,它包括道路聯通,海上通道暢通。

        2014年APEC北京領導人會議提出了實現互聯互通藍圖之后,互聯互通概念和實施范圍已經從東南亞擴大到太平洋和印度洋海域。保障海上通道安全對實施海上絲綢之路,推進互聯互通海上合作,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

維護海上通道安全面臨的挑戰

        海上絲綢之路同我國海上運輸通道關系密切。維護海上運輸通道安全同貿易暢通相關的海上通道、海峽關系密切,這些海上通道主要是:東北亞地區的大隅海峽、對馬海峽、清津海峽、宗谷海峽等;東南亞海上通道和海峽主要是南中國海航道、菲律賓群島及海峽、印尼群島及海峽、馬六甲海峽以及印度洋以遠地區的海峽和通道,是海上絲綢之路沿線的重要航道。目前,中國在海上航道安全問題上面臨的挑戰主要是:

        其一,海洋地緣環境復雜,我國海上通道安全出路受制于周邊國家。我國有1.8 萬公里的海岸線,也有眾多出海口,但大都處于封閉或半封閉海域。我國海上通道分布上,北方向通道只有圖們江出海口,面向日本海,但是出海口并不受制于我,而是由俄羅斯控制;東方出海口受制于日本,東向通道出海口較多,航路不僅要通過大隅海峽、土卡拉水道、宮古水道等第一島鏈上的各條海峽,還要在穿越第二、第三島鏈時受到美日軍艦監視。一定意義上講,我國艦船進出海上通道時基本上都要在美國日本等國家的監視下通過。

        其二,美國主導下的海洋秩序繼續約束中國行動。美國創建戰后海上國際秩序,美國認為隨著中國的崛起,美國的主導地位受到挑戰。近些年來,美國實施亞太再平衡戰略、縱容日本實施集體自衛權、同日本再次修訂防衛指針,給中國施加安全壓力。我國東南方向的海上通道,面向南海,受制于菲律賓和其他東南亞國家。這里也是我國大宗物資進口的主要通道。2015年以來美國派遣導彈驅逐艦甚至航空母到南海實施所謂的“航行自由行動”。近期,日本準航母出云號將到南海活動,南海地區的安全局勢繼續惡化;馬六甲海峽以及曼德海峽、紅海、蘇伊士運河、霍爾木茲海峽等都在美國等西方國家控制之下,致使中國實施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同相關國家推進互聯互通合作遭遇牽制。

        第三,海上通道安全面臨海上非傳統威脅。中國現在和未來主要海運航道均處于海盜多發地區,海上航道中,從阿拉伯半島經印度洋,抵達馬六甲海峽,再到南海,是我國進口石油中極其重要的航道,但是,海盜襲擊已經對中國海運業、遠洋漁業造成一定影響,未來十年,這條航道將繼續面臨海盜襲擊的安全威脅。

        這些挑戰給中國實施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倡議、推進互聯互通合作、建設海洋強國以及維護海外利益過程中遭遇困難、挑戰和威脅。中國應該未雨綢繆,調整國家海洋政策,投放必要的海上力量,保障海上通道安全,順利推進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工程。

中國的應對思考

        未來五到十年,中國維護海上通道安全的戰略旨在服務于一帶一路倡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促進中國與東盟的互聯互通、中國建設海洋強國、維護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偉大事業。其主要目標是:在海上絲綢之路精神、亞洲新安全觀指引下,努力減少摩擦分歧,創造有利于保障海上通道安全穩定發展的海上安全環境。在鞏固和發展與鄰國、遠洋港口國家的雙邊和多邊關系的基礎上,通過推進海洋資源開發合作、海上安全合作,推動周邊地區命運共同體建設。

        中國應以強大的維權力量確保海上通道安全暢通。國家擁有強大的保衛能力才能更加有效地維護國家的海洋權益。中國應該以近及遠,以點及面,保障互聯互通基礎設施建設。結合推進海上絲路海上通道建設,加強與戰略通道所經海域國家的戰略合作,在相關國家、地區有條件地發展或合作修建港口基地,為維護海上戰略通道提供及時、有力的后勤保障和軍事支援。




文獻來源: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