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海上絲綢之路和海洋安全互動特點
楊潔勉 2017-05-02

        在迎接北京“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前夕,研討海上絲綢之路安全問題具有特殊意義。自習近平主席2013年10月3日在印尼表示中國愿同東盟國家共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以下簡稱“海絲”)以來的三年半里,海絲比“陸絲”(陸上絲綢之路)的進展相對要慢些,問題要多些,其中海洋安全因素是個繞不開的問題。因此,以海洋安全為“問題導向”,可以使“海絲”實現更加穩定和有效的推進。

        第一,“海絲”是項綜合系統工程。在規劃和推進“海絲”時,不能只看到其經濟的一面,還要看到政治、外交、安全、軍事、宗教和文化等眾多方面;不能只看到沿線國家,也要看到美國、日本、韓國等非沿線國家;不應只講有利或不利的安全因素,還應做好趨利避害的安全應對。總之,要把安全問題放在全局互動中看待和應對。

        第二,“海絲”需要和平安定的地區環境。在發展和安全的關系上,要辯證地看問題。一般是前者決定后者,但在特定條件下安全決定發展,現在的敘利亞和利比亞就是如此。就海洋安全而言,傳統安全威脅和非傳統安全威脅都影響著“海絲”的走出去和行穩致遠。在傳統安全問題上,有冷戰遺留的問題、中東戰亂和領土領海爭端等。南海、東海、黃海、第一島鏈、第二島鏈和印度-太平洋等問題上,中國已“被成為當事方”,使海上安全形勢更加錯綜復雜。

        第三,“海絲”安全也要共商共建共享。在“一帶一路”的經濟問題上,各國在“共商共建共享”上比較容易達成共識,但在海洋安全上的分歧較多。有鑒于此,我們更要在海洋安全問題上“刷存在感”和“早期收獲”。以海洋安全機制建設為例,我們需要大處著眼和小處著手。一方面,要對“海絲”有關的海洋安全機制建設要有頂層設計,需要對東北亞安全的“六方會談”、中國-東盟的“雙軌”思路、中國在印度洋和海灣地區的安全合作機制等都需要進行創新型思考。另一方面,還要實事求是和循序漸進。亞太和印太安全機制不能一蹴而就,但諸如反恐和反海盜等雙邊和多邊安全機制還是有可能建成的。

        第四,陸上和海上絲路的相輔相成。“一帶一路”有三大結合部,一是陸上東南亞國家和海上東南亞國家,二是印度洋沿岸的印度、緬甸(皎漂港)、孟加拉(吉達港)、巴基斯坦(瓜達爾港)和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等,三是中東的土耳其、伊朗和沙特等海合會國家等。這“三大結合部”不僅是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也是安全的“互聯互通”,因此一定要同這些關鍵國家進行安全合作,共同維護“海絲”沿線的安全。

        第五,海洋安全的實踐和理論創新。在人類近代史上,歐洲海上霸權國出現在先,美國馬漢的海權論在后(1890年出版《海權論》),歐美幾百年來在實踐和理論上都占據著先機,這一現象再也不能繼續下去了。在當前的內外環境下,中國不可能全盤更新,但可以“揚棄”。對于信奉強權政治者,只能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在實力基礎上同他們講道理了。“反對什么”與“建設什么”兩者相比,后者更難,我們要在新的海洋安全實踐上,加強公正原則指導下的理論建設。這些當然也是智庫和學界需要承當的歷史使命,也是我們對“一帶一路”作出更大的智慧和貢獻的機遇。



文獻來源: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