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一帶一路”經濟發展全球化的意義
成玉麟 2017-04-27

        1.“一帶一路”是中國倡導區域經濟合作全球化的國際公共產品

        由中國倡導并由沿線以及非沿線國家乃至國際性/區域性組織機構熱心參與和共商共建共享的“一帶一路”倡議,在今天已成為一個劃時代的跨區域全球化經濟合作發展的標志性模式。

        首先是該國際公共產品,針對這幾年來盛行的逆全球化的本國至上主義主張以及碎片化的雙多邊經貿協議,從“一帶一路”倡議提出時起就視其為實現“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一個載體。因此,中國在倡導和構建該國際經貿投資發展嶄新體系的過程中,不僅傳承2000多年來人類不同文明和先進生產流通方式在亞歐非大陸沿著陸海古“絲綢之路”進行和平開放交流的精神,而且在該現代版“一帶一路”的國際公共產品中,還通過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的具體支撐性項目,就實現與國別、區域發展戰略對接以及在該過程中與全球發展議程對接、保障參與國和地區在發展成果普惠共享方面設計提供了全新機制。該全新機制也是首次向國際社會提示了在廣域跨國的經濟和社會發展總成政策領域里的人類安全保障新概念。聯合國安理會因此而在今年3月17日將支持“一帶一路”納入了第2344號決議。

        “一帶一路”這一國際公共產品的劃時代意義就在于,由此已開啟了迄今人類發展歷史上前所未有的跨歐亞和非洲大陸甚至是與其他非沿線的各大陸和經濟區域協同聯動發展的新時代。

        2.中國倡導跨區域全球化經濟合作發展已達成了具有標志性的國際共識

        一是聯合國大會、聯合國亞太經社會、亞太經合組織、亞歐會議、大湄公河次區域合作等有關決議或文件都納入或體現了“一帶一路”新國際多邊經貿合作構架的建設內容,并在上述提到的事關國別人類安全保障政策領域中,“一帶一路”亦成為了該領域的國際共識和國際公共產品。二是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共同參與,4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與中國簽署協議,具有國際合作標識。三是“一帶一路”高峰論壇舉辦時預定參與國和與會者人數層次以及國際組織機構數量等將出現泛全球的廣泛性。據今年3月8日王毅中國外交部部長對中外記者發布的消息,5月14-15日預定在北京參加該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屆時將有20多位國家元首和首腦、50多位國際組織負責人、100多位部長級代表以及總共1,200多位來自世界各國和各個地區的嘉賓齊聚一堂,共襄盛舉。

        3.“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對推動經濟全球化發展的意義

        從主管中國外交的楊潔篪國務委員對中國媒體發表的談話內容看,首先作為該高峰論壇的主辦方-中國政府來說,是期待有以下三個方面的推動作用。

一是總結展示和鞏固三年多來的早期成果;二是共商今后發展路線圖;三是為中國的國內改革發展提供國際對接平臺。

        本研究員從國際跨國集團和各國發展戰略研究者視角,觀察該高峰論壇對推動經濟全球化發展的意義時,認為以下各項當可納入具體評估視線。

支持經濟全球化發展的國際社會,包含國際機構以及沿線/非沿線參與國和地區,在集聚高峰論壇的同時,還將對“一帶一路”這一跨區域全球化經濟發展的杠桿和標桿性倡議,大力表達支持和聲援的立場。并為推動該戰略與本國、所在經濟區域和跨區域的縱深發展而對共商今后發展議程顯示出積極熱情。因此在高峰論壇中還會形成新的國際凝聚力-諸如“一帶一路”北京共識,國際機構并會加強與全球發展議程以及其他區域性發展戰略的對接力度。

        通過高峰論壇,另會深入關注和仔細評估“一帶一路”的既有發展成果和今后的發展路線圖這兩者的實效機制已對或將對本國本地區產生的經濟社會人文的交流效果和風險,以及地區互動溢出效應。

        對于美國和日本等國政府以及企業界來說,將會重新評估“一帶一路”戰略對本國目前在推動的雙多邊經貿協議及其路線圖所帶來的戰略影響。尤其是兩國的民間企業,還期望能從該國際公共產品中獲得既不違反本國政府方針,又不被完全拒于任何機遇之外的商業地位。因此5月份的高峰論壇無論對于政府還是企業來說,都將成為緊密關注的對象。

        4.“一帶一路”為中國國內經濟結構改革和經濟轉型帶來新的全球化意義

        “一帶一路”戰略的廣域縱深發展將會為中國國內經濟結構改革和經濟轉型發展,不斷展示國際延伸舞臺的最前沿地平線和改革轉型期之中/之后的無限發展空間。而高峰論壇所帶來的這些更高維度的新視角,定會激發和激活中央地方政府以及國有民間企業對如何發展國內外聯動市場進行新思考和新規劃。

        中國向國際社會提出涵蓋上述內容的“一帶一路”倡議的本身,與2016年擔任G20杭州峰會主席國期間發揮的對全球主要20國/地區集團的創新性引領作用一樣,還反映了中國在運用本國尤其是自改革開放、實行經濟產業和社會轉型以來的自身智慧,同時結合國際社會迄今的睿智,在提供符合國際社會最大公約數、產生全球影響力的國際公共產品的倡導塑造方面,軟實力在大幅提升。今后更多符合國際社會也符合中國社會自身發展需求、受中國和國際社會共同歡迎的刻印有“中國智慧”標記的國際公共產品的后續問世,將是包括中國在內的國際社會所期待的。

        5.中日兩國需要打開地緣政治的戰略對抗死結,重新走向建設性合作

        對中日兩國來說,兩國所身處的亞洲地區,據亞洲開發銀行最近公布的研究報告顯示,2016-2020的5年間,在基礎設施建設資金需求(每年約需1.34兆美元)與目前能進行的投資額(每年約8,810億美元)之間,還存在每年約4,500億美元的資金缺口。由日本財務省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等多邊開發國際金融機構迄今所提供的建設援助資金,在目前亞洲發展中國家基礎設施總投資額中只占2.5%的份額,雖然在不計中國方面提供資金情況下能達到10%的份額,但該銀行仍認為引進民間資本參與政府資金在亞太地區進行基礎設施建設項目不可或缺,也是勢在必行。基于此,中國主導的亞投行與日本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如保持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繼續進行合作的態勢,并擴大中日兩國民間企業及其資本共同參與加入到這些國際多邊開發銀行支援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在研究好如何確保民間投資回報的有效安全機制以及合作互贏機制情況下,將會提高兩國合作的積極性。

        另外中日兩國的民間商業銀行在沿線第三國利用兩國本幣或當地貨幣或其他國際硬通貨進行貿易投資結算合作,有合作的機構銀行等相互提供所在國和地區貿易投資資訊,交運物流和流通企業互相提供交通儲運批發零售設施能力,兩國跨境電商進行在第三國的交易合作,甚至是在能資源開發、現代化農業的國際生產流通合作和糧油食品深加工及其品牌產品進出口、基建礦山工業加工設備的提供和能資源深加工成套設備建設等傳統產業領域,以及在大健康等國際新興產業領域,兩國政府對目前各自主張和力推的跨區域經濟全球化發展的未來趨同目標如達成政治諒解和共識,盡早打開地緣政治的戰略對抗死結后,有可能出現重新走向建設性合作的轉機。



文獻來源: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