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論文
論文 paper
美國液化天然氣出口前景與中國
曹嘉涵 2013-07-01
液化天然氣 能源安全
簡介
在“頁巖氣革命”推動下,美國天然氣產量急劇增加,導致國內天然氣市場供過于求、價格持續走低。國內外市場供求狀況變化與巨大價差的產生使“應否擴大液化天然氣出口”成為美國內熱議的話題,且分歧嚴重。奧巴馬政府對液化天然氣出口態度比較審慎,但目前已有所動作。預計美國將以更加建設性的方式推動液化天然氣出口,建立防止國內天然氣價格大幅上漲的保護機制,并在頁巖氣開采方面制訂更加嚴格的環保標準。中國應及時抓住美國液化天然氣出口的潛在機遇,認清其戰略意圖,完善能源進口多元化戰略以保障國家能源安全。
正文
近年來,在“頁巖氣革命”助推下,美國天然氣產量激增。據國際能源署(IEA)2012年11月發布的《世界能源展望》預測,美國將在2015年取代俄羅斯成為全球最大的天然氣生產國。[1]產量的爆炸式增長壓低了天然氣價格,至2012年4月,美國天然氣基準價已下探至每千立方英尺2美元以下水平。同期,歐洲市場天然氣現地價格約為每千立方英尺11美元,東亞市場現地價格則超過每千立方英尺15美元。[2]如此巨大的價差,即使加上液化與運輸成本,美國天然氣在國際市場上仍具有很強的價格優勢,這使美國國內特別是天然氣生產商有關擴大天然氣液化出口的呼聲此起彼伏,但反對的聲音也很強烈。當前,奧巴馬政府在推動天然氣出口方面已經有所動作。今后美國液化天然氣出口前景如何,又將對中美能源關系產生怎樣的潛在影響,值得關注與分析。
 
一、美國液化天然氣出口問題上的國內分歧與政府態度
 
美國政府對包括天然氣在內的能源品種實施出口管制。根據1992年修訂的美國《天然氣法》,美國與自由貿易伙伴國家的天然氣貿易行為被自動默認為“與公眾利益相一致”,可以執行簡單迅捷的審核路徑,目前可享受如此待遇的國家共有20個,包括澳大利亞、巴林、加拿大、智利、多米尼加共和國、薩爾瓦多、危地馬拉、洪都拉斯、約旦、墨西哥、摩洛哥、尼加拉瓜、阿曼、秘魯、新加坡、以色列、哥斯達黎加、韓國、哥倫比亞、巴拿馬。對于非自由貿易伙伴國而言,出口天然氣均須通過美能源部嚴格的“公眾利益審核”(public interest review),評估其對美國能源安全、經濟貿易、消費者、產業界、環境等各方面影響。[3]目前,美國的天然氣貿易大多通過跨境運輸管道在北美地區進行,加拿大和墨西哥是最主要的兩大出口目的地。相對而言,天然氣液化出口至北美以外國家的數量較少。迄今為止,各企業向能源部提交的向非美國自貿伙伴國出口液化天然氣的項目申請已多達二十余個,但能源部只批準了奇尼爾能源公司(Cheniere Energy)在路易斯安那州的薩賓帕斯(Sabine Pass)出口項目,以及得克薩斯州自由港液化天然氣項目(Freeport LNG)。其中,自由港項目是能源部5月17日最新審核通過的液化天然氣出口項目,距離此前薩賓帕斯項目獲批已有兩年時間。
美國能源部之所以遲遲未能在批準薩賓管線項目之后迅速放開對非自由貿易伙伴國的液化天然氣出口,主要是由于國內各界對國產天然氣如何應用,特別是應否大規模出口存在較大的意見分歧。這種分歧的背后,活躍著新重商主義與新自由主義兩種思潮的身影。傳統的重商主義認為,決定一國實力的關鍵并不在于財富的多少,而是財富的生產力。[4]新重商主義則更加關注國家的整體工業生產能力與工業技術水平,其中能源產業是重中之重。金融危機之后,奧巴馬政府一方面提出制造業回歸與“再工業化”戰略,另一方面又想利用“頁巖氣革命”的契機發展能源產業,以此鼓勵制造業回歸,提升產業的全球競爭優勢。而新自由主義強調市場的相對獨立性,認為市場具有自身的運行法則,必須由市場機制自由調節,從而使資源得到合理配置;同時主張政府放松管制,采取自由放任政策。
具體而言,支持奧巴馬政府放寬液化天然氣出口的主要是天然氣生產商和自由貿易論的倡導者。前者認為,美國天然氣供應量足以滿足國內需求,增加液化天然氣出口幾乎不會對國內天然氣價格產生影響。在實現恰當管理的前提下,按照市場供需狀況增加出口反而可以刺激更大規模的天然氣供應與基礎設施投資,創造就業崗位,同時還可增加貿易收入,促使貿易更加均衡,從而為美國經濟復蘇提供強勁動力。[5]后者主張政府將天然氣作為能源商品納入自由貿易范圍,推動全球天然氣市場去政治化與透明化。美國商會負責國際事務的副主席約翰·墨菲(John Murphy)甚至表示,現有天然氣出口審批辦法與1994年關貿總協定(GATT)的相關條款存在不符之處。比如其中第十一款第一項規定世貿組織成員國不得隨意在關稅或相關稅收之外對進出口商品施加禁令或限制措施,美國在天然氣出口問題上將自由貿易伙伴國與非自由貿易伙伴國區分對待的做法也違反了關貿總協定第十三款第一項的規定。墨菲認為,自動許可天然氣出口的規定不應局限于自由貿易伙伴國,而應擴大至所有國家。[6]
相對而言,反對陣營涉及的范圍更為廣泛,包括天然氣發電廠商、能源密集型制造業、化工行業、公用事業公司等天然氣消費者及環保主義者等。制造業是美國國內所有天然氣消費者中提供產品附加值最高的行業領域。其中,化工業為使用天然氣原料而付出的每一美元都將產出八美元的經濟附加值。[7]增加天然氣用量有助于壓低美國制造業的能源成本,提高美國企業的競爭力。因此,當2011年5月美國能源部核準薩賓管線項目向非自由貿易伙伴國出口液化天然氣之后,制造業者們紛紛對政府可能進一步采取類似的舉動表示反對。代表化工、塑料、水泥、造紙、食品加工、鋼鐵、玻璃、制藥、鋁業、釀造等眾多制造行業利益的工業能源消費者協會(Industrial Energy Consumers Association)負責人表示,目前制造業消費約三分之一的天然氣與電力,而電力的三分之一又是依靠天然氣生產而來。對于能源密集型工業而言,天然氣出口帶來的電力價格的任何細微變化都會影響企業在全球市場的競爭力。[8]天然氣發電廠商和公用事業部門也擔心天然氣大量出口會抬高其國內價格,增加生產生活成本。根據美國能源情報署的評估,如果按照年均600億-1200億立方米的規模出口液化天然氣,美國國內天然氣價格會上漲3%-9%,電力價格會上漲1%-3%。[9]負責美國天然氣分配系統運作的公用燃氣協會(American Public Gas Association)認為,大量出口液化天然氣的長期效應是災難性的,由于屆時國內天然氣市場成為全球天然氣市場的一部分,美國天然氣價格上揚與多變將重新成為常態,居民尤其是低收入家庭勢必受到沖擊,導致開支增加。他們主張將天然氣資源最大程度地應用于工業與交通運輸業,或直接用于居民家庭消費或商務活動。[10]環保人士在天然氣出口問題上基本持消極立場。美國環境(Environment America)、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Natur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等環保組織認為天然氣大規模液化出口有悖美國現行的環保政策。在缺乏有效保護措施的情形下大量開采頁巖氣將加劇水資源緊張局面,開采壓裂液等化學試劑和壓裂返排液可能通過密封不良的套管壁等通道污染地下飲用水源,增加環境風險。[11]另一些環保組織的理由則是天然氣雖不如太陽能、風能等可再生能源清潔,但在能效與溫室氣體排放方面仍勝于煤炭與石油,擴大使用有利于美國實現節能減排與應對氣候變化目標。[12]
最初,奧巴馬政府遵循讓市場調配資源的原則而批準了薩賓管線項目,希望通過進一步擴大液化天然氣出口規模幫助美國從對外貿易中獲利,在相關行業創造就業崗位,并更好地應對氣候變化挑戰。能源部批準薩賓管線項目時,主要依據的是奇尼爾公司遞交的經濟與技術支持報告。這些報告認為天然氣出口帶來的價格上揚相對有限,對美國能源安全無大影響。當時雖有部分人士反對實施薩賓管線項目,但他們無法提供有關天然氣供需與價格受到影響從而與公眾利益不符的明確證據。但是,隨著國內對政府應否放開液化天然氣出口的意見分歧日益加大,美國政府在審核薩賓管線之后的出口項目上變得愈加謹慎。一方面,奧巴馬政府意識到,給予薩賓管線出口授權會成為政府向業界宣示擴大液化天然氣出口規模的標志,其所帶來的示范效應將招致越來越多向非自貿伙伴國出口天然氣的項目申請,而這極可能提高美國國內的環境成本與生產生活成本,激發諸多行業勞工組織與環保團體的反彈;另一方面,奧巴馬政府十分清楚,允許大規模出口液化天然氣勢必會影響以“再工業化”為首要目標的新重商主義戰略的推行,損害制造業者的利益,妨礙“能源獨立”目標的實現,從而引發政治對手的攻擊。尤其是在2012年總統選戰氛圍下,奧巴馬政府不得不暫停向非自貿伙伴國出口液化天然氣許可的審批進程,著手開展此方面的的官方論證工作。
美國能源部首先指示其下屬的能源情報署評估增加天然氣出口對國內能源市場的影響,重點研究其與國內天然氣消費、生產與價格水平的關聯,以此作為審核當前及未來國產天然氣出口項目申請的依據之一。隨后,能源部又委托經濟咨詢公司“國家經濟研究協會”(NERA)專題研究液化天然氣出口對美國宏觀經濟可能產生的影響。2012年1月,能源情報署發布報告,以該署2011年發布的美國天然氣市場預測為基礎,就四種可能情形下液化天然氣出口對國內價格的影響進行了研究,得出的總體結論是:增加天然氣出口不僅會抬高其國內價格,而且將促使國內天然氣產量上升,消費量下降。上述結論發布后,國會許多民主黨議員紛紛要求奧巴馬政府駁回現有的液化天然氣出口申請,能源部的態度因此更趨謹慎。2012年12月5日公布的NERA研究報告運用能源經濟學模型,對處在全球天然氣市場不同供需狀況下的美國液化天然氣出口量及其對宏觀經濟的影響進行了評估。盡管報告在結論中承認增加天然氣出口會導致國內天然氣價格上揚,甚至對能源密集型產業造成負面效應,但總體而言,擴大出口液化天然氣在各種假定情形之下都將使美國經濟獲得凈收益。[13]NERA的報告無疑將對美能源部深入評估和討論是否繼續放開液化天然氣出口規模產生正面影響,同時也讓外界對奧巴馬政府頒發新的針對非自貿伙伴國的天然氣出口授權充滿期待。
 
二、美國液化天然氣出口前景評估
 
2013年5月17日,奧巴馬政府時隔兩年再度頒發向非美國自貿伙伴國出口液化天然氣的許可證,反映出其在此問題上的立場松動與態度轉折。從近期奧巴馬政府能源政策與人事調整的方向及相關表態來看,美國鼓勵天然氣生產與擴大出口的概率有所加大。一方面,奧巴馬在首個任期結束前提出了“全面”( all-of-the-above )能源戰略,揭示了美國能源政策未來可能出現變化。在這一新戰略的指導下,傳統的煤炭、油氣生產與可再生能源發展相比將獲得更加平衡的地位。另一方面,奧巴馬于3月14日提名麻省理工學院物理學家厄內斯特·莫尼茲(Ernest Moniz)接替朱棣文出任能源部長。莫尼茲曾擔任克林頓政府的助理能源部長,在他看來,頁巖氣開發的環境風險是可控的。當前,美國正處于從淘汰煤碳、降低碳排放到新型能源發展成熟的過渡時期,天然氣正好可以充當“橋梁”作用,填補美國過渡期的能源消費缺口。4月9日,莫尼茲在參議院的提名聽證會上表示,一旦獲任他將全力推動奧巴馬總統提出的“全面”能源戰略,支持國內天然氣行業發展[14]。
5月無疑是美國推動天然氣出口的關鍵月份。奧巴馬5月3-4日訪問哥斯達黎加時,與哥總統勞拉·欽奇利亞(Laura Chinchilla)共同商討了利用《中美洲自由貿易協定》(CAFTA)向哥斯達黎加優先出口液化天然氣的可能性。[15]訪哥期間,奧巴馬還明確表示自己“必須在是否出口液化天然氣的問題上做出一項全面的行政決定”,[16]從而為美國繼續擴大液化天然氣出口釋放了信號。5月16日,美國參議院兩黨議員一致投票確認了莫尼茲擔任能源部長的提名。次日,美國能源部就做出了批準德州自由港液化天然氣出口項目的決定。可以預見,在莫尼茲任期之內,奧巴馬政府將會在天然氣出口方面有更多作為。
從中長期判斷,美國放寬液化天然氣出口的動力正在逐步累積。首先,全球天然氣市場尤其是亞洲市場需求增長旺盛,為美國天然氣大量出口提供了外部動力。亞太地區如今已成長為新的天然氣需求中心,而頁巖氣的崛起又使美國乃至北美大陸成為新的天然氣生產中心。中、日、韓及印度等亞洲天然氣的傳統消費國或潛在消費國對美國天然氣液化出口充滿興趣,希望借此實現天然氣進口來源的多元化,并使之成為與傳統供應國進行價格談判的制衡籌碼。[17]作為當前世界兩大液化天然氣進口國,日本與韓國更加迫切地想要買到美國的液化天然氣。2011年3月福島核事故之后,日本關停了大多數核反應堆,發電能力頓時喪失三成左右,天然氣因此成為急需的發電原料。由于核電站運轉無法完全恢復,日本企業需大量消費從世界各國進口的液化天然氣。為此,日本政府曾三番五次游說美國批準天然氣出口。今年5月初,日本經濟產業大臣茂木敏充(Toshimitsu Motegi)在華盛頓一家智庫演講時呼吁美國盡快批準向日本及其他經濟體出口液化天然氣,從而降低日本能源進口的成本。目前,日本的天然氣價格已達到美國國內天然氣價格的四到五倍。[18]因此對美國而言,向日本等非自貿伙伴國出口液化天然氣的宏觀經濟效益將十分可觀。美國石油協會(American Petroleum Institute)5月15日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預測,美國GDP的凈收益將隨著液化天然氣出口量的增長而不斷提高,而且收益增幅超過此前能源部委托NERA所作研究報告估計的水平[19]。
其次,天然氣在美國國內消費需求有限,進一步增長有待時日。近年來,美國除電力、石化工業外,交通運輸業、裝備制造業、服務業、房地產業等其他產業對天然氣消費的需求增幅很少。以天然氣使用呼聲頗高的交通運輸業為例,就涉及基礎設施改造與相關技術創新的問題,如天然氣動力汽車的推廣、壓縮天然氣或液化天然氣零售加氣站的擴建普及等,對于交通運輸行業提高天然氣使用比例并逐步替代石油而言都是至關重要的因素。據克萊斯勒汽車公司統計,目前美國新售汽車中天然氣動力汽車不到1%,要將這一數字增至10%預計約需20年時間;全美汽車加油站約有12萬家,而公營或私營的壓縮天然氣加氣站卻只有1000來家,而且這些加氣站有135個位于加州,其他州每平方公里加氣站的密度要遠低于加州。[20]奧巴馬政府在出臺倡導可再生燃料與電動汽車使用政策時并未將天然氣與天然氣動力汽車納入扶持范圍。天然氣未能以清潔燃料身份躋身政府制訂的可再生燃料標準,天然氣動力汽車的購買者也無法享受政府提供的個人所得稅抵免額度與財政補貼。[21]所以,在當前可再生能源蓬勃發展的背景下,天然氣事實上處于十分尷尬的境地,其與傳統化石能源及可再生能源相比均缺乏市場競爭力。
再次,在國內天然氣供大于求的情況下,通過不斷出口解決過剩的天然氣事實上也有助于太陽能等新能源產業的發展,符合奧巴馬政府既有的能源政策方向。以往,美國天然氣發電成本通常會高于太陽能等新興能源的發電成本。近年來由于天然氣價格持續走低,美國天然氣發電每千瓦時的批發價格已下探至5-6美分左右。與此同時,美國太陽能發電的成本雖也在不斷下降,但降幅總體低于天然氣。今年年初時,太陽能電廠每千瓦時發電批發價格在7美分左右。[22]因此天然氣的發電價格具備了一定的競爭力。其實,無論是太陽能發電還是天然氣發電,其價格現均處于低位水平。奧巴馬政府擴大液化天然氣出口的決定,將使美國國內的天然氣價格出現小幅上揚,而太陽能、風能等可再生能源發電的相對價格優勢會再度顯現,從而為這些清潔能源提供進一步發展的空間。
最后,向非自貿伙伴國出口液化天然氣有利于美國制訂更加積極主動的外交政策,同時規避與傳統貿易伙伴國的政治經濟摩擦。萊斯大學貝克研究所指出,大規模出口天然氣能夠阻止“天然氣歐佩克”等能源壟斷權力的形成,降低俄羅斯、伊朗、委內瑞拉等國將能源用作政治工具的可能性。目前,伊朗已經明令禁止向歐盟出口原油與天然氣產品。俄羅斯與烏克蘭等東歐國家間的天然氣貿易糾紛也不斷發生。美國通過將液化天然氣出口給歐洲國家,可以壓縮俄羅斯天然氣在歐洲市場的份額,從而削弱俄羅斯對歐洲的地緣政治影響,讓巴爾干地區與東歐國家的外交行動更加獨立。進一步而言,美國還可借助天然氣出口打造與歐盟更為緊密的經濟伙伴關系,獲得推動跨大西洋自貿協定談判的良機。更重要的是,美國可借此與歐盟形成合力,對伊朗實施更加強硬的制裁措施,推動伊朗國內政局變化與伊核問題的非武力解決。[23]此外,鑒于北美天然氣市場高度整合的特點,美國限制液化天然氣出口將導致與加拿大、墨西哥兩國發生摩擦。根據《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美國可要求出口到加拿大與墨西哥的所有天然氣僅限于在當地消費而不得再出口至北美以外地區。但這不能阻止加拿大與墨西哥通過管道進口美國的天然氣在國內消費,而將本國開采的天然氣液化出口到海外。為防止此類情況發生,美國屆時將不得不關閉通向加、墨兩國的天然氣出口管道,從而引發與上述兩國的政治經濟摩擦。所以,放開液化天然氣出口將是幫助美國避免摩擦的上佳選擇。
所以,盡管美國液化天然氣實現大規模出口還有待時日,而且短期之內液化天然氣出口仍將遭到國內部分人士反對,并面臨基礎設施建設與投資的壓力,但奧巴馬政府未來預計會以更加建設性的方式推動實施液化天然氣出口戰略,比如設定單位時間內的出口額度,建立防止國內天然氣價格大幅上漲的保護機制,避免制造業的競爭力受到影響。此外,奧巴馬政府還有望在頁巖氣開采方面制訂更加嚴格的環保標準,以回應環保人士的訴求。同時,美國也可能將天然氣出口與其力推的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TPP)以及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關系協定(TTIP)相互捆綁,成為其對盟友展開貿易談判的籌碼與經濟外交的武器。
 
三、美國液化天然氣出口對中國的影響
 
未來,北美地區與亞太地區將成為世界能源市場中的兩個關鍵區域,建立起相互依賴的的供求關系。作為這兩個地區的主要大國,中美能源關系無疑將具有全球地緣經濟與地緣政治意義。當前,中國的能源生產已達到峰值,對外依存不斷加深。同時,由于受能源消費結構不合理、能源效率低下等因素影響,中國能源的整體安全形勢日益嚴峻,已成為中國經濟社會實現可持續發展的障礙之一。面對這一現實環境,中國自然需要在對外能源合作中統籌考慮各類資源因素,其中包括美國的頁巖氣。
如今逐步放開的美國液化天然氣出口有望給中國帶來機遇。在當前歐美經濟形勢低迷、復蘇乏力的背景下,中國能源企業可以繼續在美國能源基礎設施投資方面大有作為,其中包括積極參與美國液化天然氣出口設施的新建與改造。此外,美國大量出口液化天然氣預計將引發國際天然氣市場定價方式的變革,使區域市場天然氣價格與油價脫鉤,轉而采用現貨市場價或區域市場樞紐價。[24]美國希望利用天然氣出口打造更為透明的國際天然氣市場,促使亞、歐、美三大區域天然氣市場更加緊密地相互關聯。屆時,具有競爭力的美國天然氣將在亞洲市場占據一席之地。除美國外,卡塔爾、俄羅斯、加拿大等天然氣供應大國近年來也紛紛將出口重點轉向亞太地區。未來亞洲液化天然氣市場競爭的加劇將使這一區域的天然氣長期價格保持低位運行,這有助于中國持續、多渠道獲取外部的天然氣資源。在國內頁巖氣仍處于開發摸索階段而產量暫時難以突飛猛進的情況下,進口天然氣可直接推動國內能源消費結構的優化調整與環保目標的實現。
在看到機遇的同時,中國也應清醒地認識到美國液化天然氣出口可能帶來的下列挑戰:第一,美國的液化天然氣固然可能成為中國天然氣進口的選擇之一,但其供應的穩定性與可靠性卻令人存疑。由于中國尚未與美國簽訂雙邊自貿協定,美國若向中國出口天然氣必然按照非自貿伙伴國的程序標準進行審核。在受到美國內政治因素干擾及意識形態因素和冷戰思維殘存因素影響的情況下,美國完全可能以能源安全或與公眾利益不符為由臨時中止向中國出口天然氣。此外,天然氣也可能淪為美國聯手歐盟、日本在世貿組織對抗中國限制稀土出口的工具。屆時,中美兩國一系列經貿訴訟與摩擦將無法避免。
第二,美國天然氣產量的持續增長與液化出口,表面上意味著中美這兩個天然氣消費大國對中東地區天然氣供應的依賴程度都會逐步降低,中美間圍繞中東能源展開地緣政治競爭與商業競爭的刺激因素也會隨之減少。但實際上,在“頁巖氣革命”給全球能源格局帶來的蝴蝶效應之下,美國對中東的依賴相對減小,而中國對中東的依賴可能反而會增大。[25]奧巴馬進入第二任期后,美國的中東外交會因能源依存出現下降獲得較大回旋空間。面對棘手的伊朗核問題,美國將進一步放開手腳,以接觸加制裁的雙軌政策對付伊朗,甚至不排除動用軍事手段予以打擊的可能。與美國大部分油氣來自西半球其他國家的情況不同,當前中國約一半油氣進口來自中東北非地區,其中石油進口量的38%要經過霍爾木茲海峽運輸。[26]對中國而言,伊朗與阿拉伯半島國家仍將是未來一段時期內重要的油氣進口對象國,中東地區的和平穩定事關切身利益。今后中國維護中東能源供應與運輸安全的責任將進一步加大,在中東事務方面的表現將更加活躍,與美國在伊核等地區熱點事務上的利益博弈也將更為頻繁。
第三,放寬液化天然氣出口或將成為美國“轉身亞太”、圍堵中國戰略的重要輔助手段。目前,東亞地區的韓國和日本都有望從美國天然氣出口機會中優先獲益。出口天然氣無疑可使美國在拉日本加入TPP時處于更加有利的談判地位。通過向日、韓等亞太傳統軍事盟友出口天然氣,美國得以在能源供應領域協調、強化與這些國家的經濟聯系,從而獲得進一步推動TPP談判的良機,提高自身與中國競爭亞太經濟事務主導權的能力。美國的最終目的不限于此,而是希望讓天然氣出口轉化為其在亞太地區新的地緣政治優勢,尤其是想讓日、韓減少對伊朗等中東國家及俄羅斯的能源依賴,鞏固自身與這兩個國家的安全合作成果,使它們成為在亞太與美國共同維護地區安全穩定的更可信賴的盟友。[27]
鑒此,中國需以審慎眼光看待美國出口液化天然氣的潛在影響,不但要及時抓住北美天然氣市場繁榮的大好機遇,借鑒美國的先進技術與合理制度進行再創新,加快國內天然氣開發利用的步伐,而且還應警惕美國液化天然氣出口過程中的不穩定因素,充分認清其背后的戰略意圖,通過發揮自身在亞太地區的經貿優勢與文化軟實力,努力化解美國圍堵中國的企圖。與此同時,中國必須加速實施并完善能源進口多元化戰略,在繼續鞏固和加強與中東國家傳統資源盟友關系的基礎上,積極尋覓、拓展新的天然氣進口渠道,尤其是要在與中亞國家的天然氣合作議題上多下工夫,借助美國放寬天然氣出口的機遇推進中俄天然氣管道項目的談判進程,以切實維護好國家能源安全利益。 

文獻來源:《現代國際關系》


注釋:

[1] US to Be World’s Top Oil Producer in 5 Years, Report Says, November 13, 2012. http://www.nytimes.com/2012/11/13/business/energy-environment/report-sees-us-as-top-oil-producer-in-5-years.html. (上網時間:2013月1月20日)
[2] Alexander Osipovich, U.S. Henry Hub benchmark to drive European, East Asian natural gas prices: report, http://www.risk.net/energy-risk/news/2206839/us-henry-hub-benchmark-to-drive-european-east-asian-natural-gas-prices-report. (上網時間:2012年11月23日)
[3] “The Department of Energy’s Role in Liquefied Natural Gas Export Applications”, Statement of Christopher Smith, Deputy Assistant Secretary for Oil and Natural Gas, Office of Fossil Energy, U.S. Department of Energy, before the Senate Energy and Natural Resources Committee, November 8, 2011, http://www.energy.senate.gov/public/index.cfm/files/serve?File_id=58b62501-e2e1-40aa-b024-8e45ab3d4569. (上網時間:2012年12月5日)
[4] [德]弗里德里希·李斯特著,陳萬煦譯:《政治經濟學的國民體系》,商務印書館,1997年,第118頁。
[5] Statement of Andrew Slaughter, Shell Exploration & Production Company, before the Senate Energy and Natural Resources Committee, November 8, 2011, http://www.energy.senate.gov/public/index.cfm/files/serve?File_id=d831f8d7-efd9-43f9-a6d1-1e039f8b0b76. (上網時間:2012年12月5日)
[6] “John Murphy, Business Lobbyist says U.S. Gas Export Policy Could Violate WTO Rules, Inside U.S. Trade”, October 18, 2012, https://wtonewsstand.com/index.php (上網時間:2012年12月15日)
[7] Statement of George Biltz, Vice President of the Dow Chemical Company, before the Senate Energy and Natural Resources Committee, July 19, 2011, http://www.energy.senate.gov/public/index.cfm/files/serve?File_id=42c5c3ee-b9d1-69e2-3307-f3c4fbde9a5a. (上網時間:2012年12月5日)
[8] “Natural Gas and Transportation”, Testimony of Paul M. Cicio, President of Industrial Energy Consumers of America, before the Senate Energy and Natural Resources Committee, July 24, 2012, http://www.energy.senate.gov/public/index.cfm/files/serve?File_id=a3b55554-c512-441c-a868-6322025d94bb. (上網時間:2012年12月5日)
[9] U.S. Energy Information Agency, “Effect of Increased Natural Gas Exports on Domestic Energy Markets”, as requested by the Office of Fossil Energy, January 2012, http://www.eia.gov/analysis/requests/fe/pdf/fe_lng.pdf. (上網時間:2012年3月4日)
[10] Testimony of Jim Collins, Director of Underground Utilities for the City of Hamilton, Ohio, on behalf of the American Public Gas Association, before the Senate Energy and Natural Resources Committee, November 8, 2011, http://www.energy.senate.gov/public/index.cfm/files/serve?File_id=63521aa2-b397-48a2-91b1-34dda1461b4d. (上網時間:2012年12月5日)
[11] The rapid expansion of natural gas drilling across the nation endangers human health and the environment, http://www.nrdc.org/energy/gasdrilling/. (上網時間:2012年12月27日)
[12] Michael Ratner et al., U.S. Natural Gas Exports: New Opportunities, Uncertain Outcomes, CRS Report for Congress, November 4, 2011. http://www.fas.org/sgp/crs/misc/R42074.pdf. (上網時間:2012年12月5日)
[13] NERA Economic Consulting, “Macroeconomic Impacts of LNG Exports from the United States”, December 3, 2012, http://www.fossil.energy.gov/programs/gasregulation/reports/nera_lng_report.pdf. (上網時間:2012年12月15日)
[14] “Moniz Statement for Nomination Hearing”, April 9, 2013, http://www.energy.senate.gov/public/index.cfm/files/serve?File_id=d9ffcbc9-7e2f-4008-b43e-eba91c939bb5. (上網時間:2013年4月10日)
[15] Remarks by President Obama and President Chinchilla of Costa Rica in a Joint Press Conference, May 3. 2013, http://www.whitehouse.gov/the-press-office/2013/05/03/remarks-president-obama-and-president-chinchilla-costa-rica-joint-press-. (上網時間:2013年5月6日)
[16] Obama says U.S. natural gas exports could help Central America, May 4, 2013,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3/05/04/usa-obama-centam-idUSL2N0DL0G320130504. (上網時間:2013年5月6日)
[17] Jane Nakano, “Next Steps for U.S. Natural Gas Exports”, CSIS Commentary, December 17, 2012, https://csis.org/publication/next-steps-us-natural-gas-exports. (上網時間:2012年12月24日)
[18] Motegi seeks quick U.S. approval of LNG exports, May 5, 2013, http://www.japantimes.co.jp/news/2013/05/05/business/motegi-seeks-quick-u-s-approval-of-lng-exports/. (上網時間:2013年5月15日)
[19] U.S. LNG Exports: Impacts on Energy Markets and the Economy, May 15, 2013, http://www.api.org/policy-and-issues/policy-items/lng-exports/us-lng-exports-impacts-on-energy-markets-and-economy. (上網時間:2013年5月19日)
[20] “Natural Gas and Increasing its use as a Fuel in the Transportation Sector”, Statement of Reg Modlin, Director of Regulatory Affairs, Chrysler Group LLC, before the Senate Energy and Natural Resources Committee, July 24, 2012, http://www.energy.senate.gov/public/index.cfm/files/serve?File_id=350c6c55-31a2-412b-acbb-3694eb41b288. (上網時間:2012年12月5日)
[21] “The True Costs of Alternative Energy Sources: Are we Unfairly Penalizing Natural Gas?”, Testimony of Michael Greenstone, Professor of Environmental Economics at the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before US Congress Joint Economic Committee, April 26, 2012, http://www.brookings.edu/research/testimony/2012/04/26-energy-greenstone. (上網時間:2012年12月15日)
[22] 李慧:《美國天然氣出口正當時》,《中國能源報》,2013年1月21日,第9版。
[23] Testimony of Kenneth B. Medlock III, Research Fellow in Energy and Resource Economics, James A. Baker III Institute for Public Policy, Rice University, to the Senate Energy and Natural Resources Committee, November 8, 2011, http://www.energy.senate.gov/public/index.cfm/files/serve?File_id=61a1c9dc-0c42-4314-a44a-f8e61c261289. (上網時間:2012年12月5日)
[24] Michael Levi, “A Strategy for U.S. Natural Gas Exports, The Hamilton Project Report,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June 2012,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p.18.
[25] Andrew Mckillop, “The next Oil War will be Different, China versus USA”, January 21, 2013, http://www.marketoracle.co.uk/Article38599.html(上網時間:2013年1月30日);張國寶:“頁巖革命讓中國更依賴中東”,《東方早報》,2012年12月18日。
[26] 劉鐵男:“新形勢下中國能源發展的戰略思考”,《求是》,2012年,第13期,第34頁。
[27] Michael Mazza and Gary Schmitt, “Turn Gas into Geostrategy”,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June 10, 2012.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