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論文
論文 paper
作者及其成果
錢宗旗
試論俄羅斯開發遠東及中俄深化合作的新機遇
錢宗旗 2013-03-01
簡介
俄羅斯APEC峰會的成功舉辦揭示了俄羅斯遠東開發計劃進入實質階段。盡管普京自2000年首任總統后一再強調發展遠東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并出臺一系列發展規劃,但因種種原意始終難以得到貫徹執行。本世紀第二個十年開始,由于歐債危機等因素的影響,歐洲對俄羅斯能源需求量下降;俄羅斯西部能源基地開采已持續20-30年,產量呈下降趨勢,開發新的能源基地和擴大東向能源輸出刻不容緩。俄羅斯要想改變本國能源出口經濟模式,尚需依靠出口資源換取財政收入。在俄羅斯東部地區開發新的能源基地既可彌補西部資源傳統產地產量的不足和歐洲市場需求量的下降,又能直接從東部能源基地向亞洲市場提供原材料和能源產品確保國家財政預算。俄羅斯開發遠東地區,對中俄而言既是一次深化兩國戰略協作伙伴關系的機遇,又是振興兩國沿邊地區,實現雙邊經貿結構轉型的機遇,更是雙方在業已成為國際政治、經濟戰略中心的亞太地區攜手共進,實現互利共贏的機遇。
正文
       俄羅斯是世界上陸地面積最大、海岸線最長的陸地和海洋大國。長期以來俄羅斯關注西部而忽視東部、發展陸地建設而忽略海洋開發的國家發展戰略導致東西部社會經濟發展水平嚴重失衡,海洋開發和利用滯后于其他沿海國家,導致俄羅斯東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長期處于發展緩慢、落后的局面;東部北冰洋和太平洋遼闊的海域基本無暇顧及。隨著世界氣候變暖、能源需求增加和海洋地位的上升,俄羅斯北部和東北部海域的價值日益提升,成為世界關注的熱點地區之一。俄羅斯領導人認識到東部地區的落后狀態不僅阻礙國家現代化發展戰略的實現,而且將制約俄羅斯陸地和海洋大國國際地位和影響力的提升。本世紀初,俄羅斯開始重視其北部和東部陸地和海域在國家發展戰略中的作用和地位。2008年俄羅斯出臺了《2030年前俄聯邦交通運輸發展戰略》和《2020年前及更長期的俄羅斯聯邦北極地區國家政策基本原則》;2009年的《2025年前遠東和貝加爾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戰略》和《2030年前俄聯邦能源戰略》;2010年的《俄羅斯聯邦2030年前海洋活動發展戰略》等文件均涉及俄羅斯東部地區陸地和海域的社會經濟發展內容。俄羅斯開發遠東將為中俄兩國深化和拓展雙邊合作關系、實現互利共贏創造新機遇。
一、俄羅斯遠東發展戰略
        俄羅斯國家發展道路方向是一個爭議不休的永恒主題,歸根結底是俄羅斯國家發展政策向西還是向東及其優先順序問題。2000年普京首次當選俄羅斯總統后,選擇平衡務實的“雙頭鷹”外交政策,發展與西方合作的同時關注東部地區的開發問題。普京在隨后12年的總統和總理任期內,始終堅持東部開發的重要性,并在他的推動和努力下,俄羅斯開發遠東的國家戰略不斷完善。普京在2000版的《俄羅斯外交政策構想》中,首次明確提出“必須振興西伯利亞和遠東經濟,使其成為俄羅斯積極參與亞太一體化進程的支柱。[①]在2008年版《俄羅斯外交政策構想》中,進一步提出了“利用亞太地區蓬勃的發展機遇,加強地區合作,實現西伯利亞和遠東經濟的振興計劃”[②]。2010年,俄羅斯政府批準《2025年前遠東和貝加爾地區社會經濟發展戰略》,力求發展俄羅斯東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2012年4月,普京在最后一次政府工作報告中,為其總統第三任期的工作確定了五大優先發展方向,其中開發東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位居第二,“東西伯利亞和遠東的發展應該受到格外的重視,這是極其重要的地緣政治任務”。[③]同年6月,普京總統簽署命令成立了遠東發展部,同時籌辦成立“東西伯利亞和遠東開發國家公司” [④],這些舉措表明俄羅斯開發東部地區的決心和信心。9月APEC峰會在太平洋沿岸港口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成功舉行為俄羅斯推行有效利用地區潛力,提振東部社會經濟發展以及加強俄羅斯在亞太地區的地位和作用的遠東發展戰略開了個好頭。俄羅斯重視遠東地區發展的國家政策主要基于以下幾個方面的考慮。
        (一)俄羅斯國家發展戰略的需要
        進入21世紀后,在普京強勢領導和“強國富民”政策的推動下,俄羅斯整體實力在能源經濟的帶動下迅速增強,逐漸恢復到蘇聯解體前的狀態。“梅普政權”建立的2008年,源自美國的金融危機席卷全球,導致俄羅斯經濟下滑,能源型經濟發展模式的弊端凸顯,地區發展不平衡、發展結構畸形更趨明顯。在這次金融危機中俄羅斯是新興國家中受沖擊最大的國家。2009年俄羅斯的GDP與2008年相比銳減7.9%。在世界經濟論壇發布的全球競爭力排行榜上俄羅斯的排名從2008年的第51位跌至2009年的第63位[⑤]。之后雖有恢復,但重振乏力,尤其是經濟結構轉型,加強競爭力和減少對能源出口的依賴程度方面進展不大。俄羅斯領導人深感有必要制定國家的長期發展戰略,增強抗御外部風險的能力。從 2008年至2009年,普京和梅德韋杰夫先后提出了“國家創新發展戰略”和“現代化戰略”。前者主張要把俄羅斯經濟從單純依賴能源和資源出口轉向以先進技術為基礎的快速和穩定增長的創新發展軌道;后者則強調俄羅斯的國家發展戰略應以經濟發展為中心,以科技創新為重點。但是,能源和資源產業畢竟是俄羅斯主要財政收入來源,也是實現“國家創新發展戰略”和“現代化戰略”的重要保障。俄羅斯只有在不斷開發新的能源基地的基礎上,才能逐漸推進俄羅斯經濟結構的轉型升級,使俄羅斯真正走上創新發展的現代化軌道。
        俄羅斯葉尼塞河以東遼闊的疆域,即東西伯利亞和遠東占國家領土總面積50%以上。該地區人口密度低,且蘊藏著極其豐富的自然資源。遠東南部地區有貫穿東西部的陸地交通干線西伯利亞大鐵路,東部和北部沿岸有連接俄羅斯東西部的海運航線,即橫貫亞歐的太平洋-北冰洋海運航路。選擇遠東作為俄羅斯新的能源基地不僅能改變該地區長期落后的面貌,而且將為實現國家發展戰略提供堅實的后盾。還需要指出的是,俄羅斯能源出口的大客戶是歐洲,但是由于歐債危機、北歐等地北冰洋大陸架海域新的大型能源產地的開發以及美國頁巖氣開采技術日趨成熟等因素的影響,俄羅斯能源西向輸出網絡面臨嚴峻挑戰,歐洲對俄羅斯的能源需求量在下降,而且西部傳統能源產地在經歷了幾十年的開采之后產量開始下滑,西部新的能源基地已向北推進,進入北冰洋海域,如巴倫支海海域的什托克曼氣田、喀拉海海域的油氣田等。然而位于俄羅斯東部亞洲太平洋地區的國家經濟發展迅速,經濟實力遠超歐洲,世界經濟地位日益上升,這些國家對能源的需求量不斷增大,擴大能源東向出口是俄羅斯的必然選擇。俄羅斯開發東部地區的能源產地,建設陸地和海上運輸通道將帶動俄羅斯東部地區以及沿海地區的整體發展,完善相關地區的產業鏈,并產生極大的輻射效應。俄羅斯開發和發展東部地區無論是對改變俄羅斯單一能源經濟模式,擴大發達地區的經濟腹地,還是對保障俄羅斯瀕太平洋和北冰洋地區的國家安全和戰略地位都具有舉足輕重的意義。
        (二)應對西方的戰略擠壓
        冷戰結束后,俄羅斯歷任領導人都表示愿意與美國為首的西方各國和睦相處,但這只是俄羅斯的一廂情愿。事實上,美國和北約利用俄羅斯國力相對衰弱之際,不斷擠壓其戰略空間。20年來,美國及其西方盟國通過北約 “東擴”、歐盟“東擴”以及在捷克、波蘭部署反導彈基地不斷地威脅俄羅斯西部地區的安全。在俄羅斯北部和東部的北冰洋和太平洋地區,同樣受到來自美國的戰略威懾,如美國在緊鄰北冰洋和太平洋的阿拉斯加州的空軍基地建立反導基地,與加拿大等北極圈國家加強戰略協調等。無獨有偶,美國高調重返亞太地區,加大干預東北亞和亞太地區事務,導致該地區的政治、安全和經濟形勢變得錯綜復雜,各種對立和爭端頻發,俄羅斯在亞太地區面臨的挑戰日趨嚴峻。早在2009年俄羅斯公布的新版《國家安全戰略》中對俄羅斯面臨的安全威脅就進行了詳細的分析,“俄羅斯國家邊境附近的目前和潛在的武裝沖突升級、俄羅斯和數個鄰國懸而未決的邊境問題是對俄羅斯利益和邊境安全的主要威脅?為了爭奪資源,不能排除使用武力來解決潛在問題的可能性,潛在問題有可能打破俄羅斯邊境附近地區的軍力平衡?” [⑥]
        (三)全球氣候變暖的挑戰
        全球氣候變暖加速北半球高緯度地區和整個北冰洋地區的冰蓋融化。根據科學家們多年研究結果,20年來,每年冬天北極冰蓋覆蓋面積縮小約1500平方米,一些區域的溫度在過去50年已經上升了2.5攝氏度。[⑦] 隨著世界范圍內能源資源爭奪的激化、氣候變暖以及人類開發海洋能力的提升,俄羅斯東部太平洋地區和北部北冰洋沿岸地區和海域的資源、航道和戰略地位引起世界的極大關注,尤其是經過俄羅斯北冰洋海域連接亞洲和歐洲航道的商業航行隨著冰雪融化速度的加快變得日趨現實。俄羅斯西北部大型資源產地亞馬爾等地已經開始計劃利用該航道將貨物出口到亞洲地區,并決定于2013年開始具體實施。[⑧]然而東部沿岸港口年久失修,吞吐量低。據統計,俄羅斯東部沿岸地區所有港口的年貨物吞吐量加起來遠遠低于上海港。未來遠東地區新的能源產地的原材料和能源產品向亞洲市場出口將面臨運輸上的巨大挑戰。
        (四)地區發展不平衡的威脅
        上世紀90年代俄羅斯國內社會政治變革引發計劃經濟崩潰,遠東地區受沖擊最大,大批生產基地和基礎設施因缺乏資金基本處于閑置狀態。由于經濟發達的西部地區難以輻射到東部地區,聯邦政府對東部社會經濟發展的實際資金投入又經常不到位,當地政府苦于資金不足等因素勉強維持,使得東部地區長期處于落后發展狀態,始終難以打開局面,與經濟發展強勁的東北亞國家形成鮮明的對照。東部地區缺乏吸引力導致人員大量流失,地區發展前景堪憂。早在2000年7月,普京在《遠東和外貝加爾地區發展前景》會議的講話中說:“如果近階段我們不做出現實努力,那么,過不了幾十年,生活在這里的俄羅斯居民將基本說日語、漢語和朝鮮語”。“遠東和外貝加爾地區的發展前景非常尖銳,我們不能允許邊疆區處于落后局面。”[⑨]普京的擔憂不無道理,由于遠東發展滯后,俄羅斯在東北亞和亞太地區的地位日益下降。盡管俄羅斯參加了APEC等亞洲的地區組織,但是徒有虛名。12年來,俄羅斯就遠東開發問題制定了大量的規劃和行動計劃,聯邦政府也撥款投資一些工業項目和道路、港口等基礎設施的建設,然而成效不大,究其原因,主要是行政機構扯皮嚴重,效率低下,而且許多用于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資金流向其他領域,大量的發展規劃和方案停留在紙面上,道路等基礎設施建設建建停停,浪費人力和財力。2012年普京再度當選俄總統后,遠東發展問題再度引起俄羅斯各界的關注,俄羅斯為此專門設立遠東發展部和“東西伯利亞和遠東開發國家公司”,甚至花巨資籌辦APEC峰會表明其開發遠東的決心今非昔比。
二、俄羅斯遠東發展戰略實施的障礙
        俄羅斯開發遠東國家政策能否得到切實有效的貫徹執行是俄聯邦政府面臨的重大任務。目前影響遠東地區發展的制約因素主要可以歸納為如下幾個方面:
        (一)政府行政機構效率低
        2000年,普京首任俄羅斯總統后,為了鞏固國家的統一,加強聯邦政府對地方的監控,實施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其中最重要的行政改革就是將89個主體劃歸七大聯邦區,后增加了高加索聯邦區,委任8名總統代表派往地方強化對各級地方行政機構的監督和控制[⑩]。梅德韋杰夫4年總統任期內,將地方領導人由選民直接選舉改為總統提名,由各聯邦主體議會選舉產生,并鼓勵聯邦主體進行合并,進一步削弱了地方行政長官的權力,雖然2012年恢復了州長直選制度,但是根據2012年7月舉行州長選舉看,政權黨統一俄羅斯黨的候選人占據絕大多數位置,由此可見,權力高度集中,中央控制地方的行政管理結構在未來6年內仍是俄羅斯國內的政治形態。2012年俄聯邦政府在遠東聯邦區首府哈巴羅夫斯克設立遠東發展部,同時又計劃成立受制于總統的“東西伯利亞和遠東開發國家公司”,專門負責管理俄羅斯東部地區60%領土上的大型項目的招投標和建設,其權力可謂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凌駕于地方政府之上。高度集中的行政管理體系必然會帶來縱向分割的弊端,制約區域間的橫向協調。各級地方政府因缺乏實權,將難以自主靈活地實施符合本地區需要的社會經濟發展規劃。另外,成立遠東發展部,其職能將與地區發展部發生重疊,不僅不能解決行政工作效率低,扯皮現象等問題,而且很可能加劇這種現象的存在。12年來遠東發展計劃多于行動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行政機構不作為。
        (二)發展遠東的資金投入巨大
        俄羅斯開發遠東面臨的最大難題是資金問題。以資源型企業為例,整個90年代俄羅斯因為缺乏資金,資源勘探規模縮小,許多已探明的油氣田和礦產地無法投入生產,導致油氣和礦產等資源型企業的生產產量持續滑坡,出口下降,收入減少,形成惡性循環。21世紀前十幾年,俄羅斯依靠能源出口,聯邦財政收入大幅度增長,擺脫了上世紀90年代入不敷出的局面。但是俄羅斯經濟運行直接受國際能源市場價格變動的影響。根據現在俄聯邦政府預算制定的基準是每桶石油100美元,如果國際油價低于這一金額,俄羅斯的國際收支將出現赤字,預算規模將大大縮水,畢竟俄聯邦財政收入中50%來自能源出口領域。而且,由于多年來基礎設施建設欠賬甚多,根據梅德韋杰夫提出的“現代化戰略”,俄羅斯全境僅僅為落實已制定的基礎設施和社會計劃,需要的金額就遠遠超過國家預算總收入。遠東經濟發展的首要任務是交通運輸等基礎設施問題,沒有正常的交通網絡,就沒有遠東的發展。根據2008年《俄聯邦至2030年交通運輸發展戰略》,交通設施建設領域需要的投資總金額為170.58萬億盧布(約合6.38萬億美元),其中,聯邦財政投資39.13萬億盧布(約合1.40萬億美元),各聯邦主體投資23.91萬億盧布(約合0.85萬億美元),預算外投資107.55萬億盧布(約合3.84萬億美元)。[11]以港口建設為例,僅僅在遠東太平洋沿岸地區,到2015年前將完成瓦尼諾、彼得羅夫巴甫洛夫斯克、納霍德卡、馬加丹、霍爾姆斯克等港口的開發和改建工程。2012年5月,普京授權專業部門研究并提交關于遠東地區運輸基礎設施發展的建議。同年10月,俄羅斯交通運輸部完成總統的授權,提交了一封關于遠東交通運輸基礎設施的提案,提案包括50個項目,2020年前的預算撥款總額超過1萬億盧布,其中最為關注的是改建貝阿鐵路項目,因為受貝阿鐵路運輸能力的限制,雅庫特新煤礦和新鐵礦石礦的開發,以及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港口基礎設施和北部航線其他港口的發展都因此受到影響。俄羅斯鐵路總局已表示沒有資金完成該項目,需要尋找投資方。[12]
        現在世界各國都在為吸引外資相互競爭,俄羅斯要想吸引外資就必須要改善投資環境,采取措施完善法制體系,保護私有財產。目前俄羅斯遠東地區最需要吸引外資的領域除了修建公路、鐵路、港口和機場等基礎設施建設領域,還有資源開采和資源加工業等領域。“東西伯利亞和遠東開發國家公司”成立的主要目的就是為遠東發展籌措資金。
        (三)地區經濟發展不平衡,基礎設施落后
        俄羅斯遠東地區社會經濟發展不平衡問題涉及交通和管道網絡、動力、居民的社會保障等眾多領域。蘇聯時期遠東地區一直從中央政府領取預算補助金,蘇聯解體后,政府預算補助金中止執行,遠東地區社會經濟發展不平衡問題由此產生。造成這些地區經濟發展失衡的主要問題,一是國家開采業私有化后,轉為市場關系,礦產開采的利潤集中在礦產業主及其工作人員手中,從事其他行業的居民所得收入嚴重縮水,因此遠東地區經濟發展和居民社會生活領域的平均評估不僅體現不了真實的現狀,而且掩蓋了所存在的嚴重失衡問題。二是蘇聯時期許多企業的運作缺乏經濟效率。上世紀90年代,許多企業僅僅是因為利潤低和失去國家支持而無法繼續生存。
        俄羅斯遠東地區偏僻遙遠,蘇聯時期建造的交通等基礎設施本來就不夠完善,需要更新換代,在經歷了上世紀90年代的政治和經濟動蕩后,許多交通運輸領域的基礎設施常年沒有經費維修,有的因長期擱置不用,基本已無法再度使用。道路破損現象四處可見,嚴重影響地區內和地區之間的正常運輸。遠東地區始終沒有建立起一個完整地連接各居民點的公路網絡,鐵路也只有南部的西伯利亞鐵路和貝阿鐵路,其運輸能力早已飽和,已影響遠東內陸礦產基地向東出口。本世紀開始,俄聯邦政府雖對一些大型基礎設施項目進行了投資,但是對地域遼闊的東西伯利亞和遠東而言這些投資只是杯水車薪,根本無法改變整個地區缺少東西南北交通網絡、基礎設施老化等問題,至今遠東地區尚無一條連接西部的公路,南北交通主要依靠航空,河道和海上航運受季節限制,交通運輸落后是制約遠東發展的最大障礙。
        (五)生活條件艱苦人員流失
        自然環境嚴酷和生活條件艱苦是俄羅斯遠東開發的現實障礙,其直接后果就是導致這一地區人力資源短缺的常態化。蘇聯時期,政府通過提供補貼等措施確保了當地人口的穩定。但是從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俄羅斯進入市場經濟取消補貼后,由于氣候嚴酷、物資供應困難等因素,俄羅斯遠東地區的人口開始流向國內外其他地區。僅遠東聯邦區,1991年,這里有806萬居民,而2011年已經減少至640萬人,而且人口流失現象仍在持續。在能源資源產業等領域的勞動力缺口已高達50%[13]。從遠東地區流失的主要是來自工業區具有勞動能力的人,而留下的絕大多數是沒有遷徙費離開的退休人員、殘疾人、多子女家庭和失業者等,他們的滯留更加重了當地政府的經濟負擔。2012年7月舉行的民意調查顯示2/3的遠東居民希望離開,收入低和職業前景渺茫是他們離開的主要原因。
三、中俄拓展和深化合作的新機遇
        中俄關系是在世界格局多極化進程中形成和發展的新型大國關系。中俄雙方既堅持自己國家的利益和傳統,也充分尊重對方的利益和選擇。中俄兩國經濟結構上的互補性相當強,雙方都有意愿進一步推進兩國之間的互利經貿合作關系。俄羅斯開發東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對深化中俄經貿合作具有現實意義。中俄雙方不僅可以進一步深化兩國國家和地區層面的合作范圍和領域,而且可以在業已成為國際社會政治經濟競爭與合作戰略大平臺的亞太地區攜手共進,實現互利共贏。
        中俄兩國建立戰略協作伙伴關系以來,在兩國元首的直接關懷和推動下,兩國之間的政治互信不斷加深,在國際事務中的磋商與協作日益密切。兩國貿易額增加了10倍,平均每年增長30%左右。其中,2008年為568億美元,較上年增長18%;增速低于2007年的44.30%;2009年受金融危機影響雙邊貿易額較上年同比減少31.8%,為388億美元;2010年兩國貿易額回升,上升為554.5億美元,已接近國際金融危機前水平;2011年兩國貿易額達到792.49億美元,較上年增加42.7%。
        中俄兩國已在一些重要的經濟合作領域取得了突破。例如,2009年兩國簽署了《中俄石油領域合作政府間協議》以及在核能、電力、礦產開發等方面的一系列合作協議,這些協議的簽署使兩國的能源合作進入了一個實質性的發展階段。2010年9月,俄羅斯從東西伯利亞至中國大慶的原油管道全部建成,并于2011年1月1日投入商業運營。中俄雙方正式履行每年1500萬噸原油進口協議,共持續20年。2009年兩國簽署了《中國東北地區同俄羅斯遠東及東西伯利亞地區合作規劃綱要(2009—2018)》,這是迄今為止俄羅斯唯一的一個與東亞鄰國共同實施的政府間經貿合作綱要性文件,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這份文件內容充實,與俄羅斯政府2010年批準的《2025年前遠東和貝加爾地區社會經濟發展戰略》力求發展俄羅斯遠東和東西伯利亞地區的經濟目標相一致。可以說中俄兩國雙邊經貿合作關系進入成熟穩健的發展階段。目前,中國是俄羅斯最大的貿易伙伴,俄羅斯在中國的貿易伙伴中排名第十[14]。
        俄羅斯發展遠東地區無疑將進一步深化兩國的經貿合作關系,促進兩國經貿合作的轉型升級,改變中俄地區合作低水平的發展現狀。中國的新機遇主要表現在如下幾個領域:
        (一)能源資源領域
        中俄兩國在能源資源領域的互利合作將為各自國家和地區的發展創造有利條件。由于歐債危機等因素的影響,俄羅斯西部能源的傳統出口地歐洲對能源的需求量下降,西部能源基地的產量呈下降趨勢,開發新的能源基地和尋找新的能源出口方向和購買者已刻不容緩。就目前俄羅斯國內經濟的發展現狀來看,俄羅斯要想改變本國能源出口經濟模式,尚需依靠出口能源資源換取財政收入以推行國家現代化發展戰略。俄羅斯東部地區緊鄰亞洲發達經濟體,從遠東新的能源基地向亞洲能源市場供應能源原材料和能源加工產品即可保障國家的財政收入,又可借此帶動整個東部地區的社會經濟發展,拉近東西部差距,吸引西部居民定居東部。但是遠東發展規劃是一個龐大的社會工程,需要大量資金投入。以新的能源基地的開發為例,這涉及生產、運輸、勞動力、基礎設施等,需要投入的資金非常龐大,單憑政府財政根本無法實現,因此俄羅斯鼓勵本國私人企業投資遠東開發,并提供優惠政策,同時,普京在發表的文章和會議講話中多次提到歡迎亞太國家參與俄羅斯遠東開發建設,他一再表示希望中、日、韓等國能積極投資遠東的建設。
        中國自實行改革開放以來,國家經濟持續保持高速發展,如今中國的經濟總體實力已躋身世界經濟強國之列。從2001年以來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凈額(流量)連續保持增長勢頭,年均增速為49.5%,2010年達到688.1億美元,同比增長21.7%,首次超過日本躍居世界第五位。截止2011年底,中國外匯儲備總額達到創紀錄的3.2萬億美元,位居世界第一。中國完全有能力成為俄羅斯實現遠東發展戰略強有力的合作伙伴。中國擁有俄羅斯遠東地區開發至關重要的資金和勞動力資源,而中國的經濟發展離不開能源,互補優勢明顯。俄羅斯發展遠東地區,對兩國而言是一次深化戰略協作伙伴關系的難得機遇,也是中國借助與俄羅斯進行雙邊合作機會振興東北地區的重要途徑之一。2011年6月,兩國領導人表示,雙方將共同努力在2015年之前實現雙邊貿易額達到1000億美元的目標,并在此基礎上制定到2020年雙邊貿易額達到2000億美元的規劃。如果中國有實力的大企業能夠參加遠東地區國家級大型招標項目,參與遠東的開發進程,不僅2015年雙邊貿易額達到2000億美元的目標能夠提前實現,而且未來中俄在亞太地區的合作關系將為本地區的發展和穩定發揮重要作用。
        (二)港口、航道等基礎設施建設領域
        港口和新航道等基礎設施建設是俄羅斯遠東開發規劃中交通運輸領域的重要組成部分。中俄均為太平洋沿岸國家,兩國在該領域尚未建立具體的合作關系,在該領域建立合作關系對雙方而言將是一個機遇與挑戰并存的機會。
        從俄羅斯太平洋沿岸最南端的符拉迪沃斯托克經北冰洋到西北端巴倫支海海域的摩爾曼斯克的航道是俄羅斯東部至西部的海運航線的起點和終點,是貫穿俄羅斯東西部的三大運輸線路之一的海上航運線路,該航道如果能夠實現全面開航,將改變世界的海運貿易格局。俄聯邦政府自2009年底制定《2025年前遠東和貝加爾地區社會經濟發展戰略》后,對港口等基礎設施建設開始投入大量資金,例如蘇維埃港經濟特區就是國家重點建設的大項目之一,該港口將成為遠東地區在太平洋沿岸的最大的現代化港區。中國的進出口貿易90%是通過海運實現的。中國沿海港口的吞吐量已連續9年位居世界第一,海運船隊規模位居世界第四,海運航道對中國的意義巨大。經由北冰洋的航道與傳統航線相比將歐洲與亞洲之間的距離縮短了1/3以上。該航道對俄羅斯來說,不僅可以加強其歐洲部分對遠東地區開發的支援,也可以使遠東地區進一步融入東北亞經濟一體化進程,從東北亞國家持續而強勁的經濟發展中汲取活力。
        中國應該從戰略高度認識參與遠東港口和航道的建設問題。隨著氣候變暖,穿越北冰洋航行的可能性在增加。根據俄羅斯交通部的統計數據,2010年只有4航次的國際商業船只穿越俄羅斯一側的東北航道抵達太平洋沿岸港口;2011年上升至34航次,這些船只運輸的貨物中80%是俄羅斯開采的能源資源,主要出口中國。2012年7-9月中國“雪龍號”從青島出發首次完成穿越東北航道的航行返回上海港。應該說,這條國際新海運航線的未來前景不可估量,如果中國東部沿岸發達地區的大企業能夠參與遠東港口和航道等領域的項目投標,勢必將改變中國在遠東的地位和作用,走出中俄沿邊地區20多年來始終停留在低層次的邊貿交往,為兩國沿邊地區的經濟的轉型發展注入新的動力。
        (三)勞務人員
        俄羅斯遠東開發需要勞動力,中俄在勞動力合作問題上已有20多年的經驗,向俄羅斯輸送勞動力是中俄兩國進行合作的重要領域。盡管中國在俄羅斯的勞務人員一直被俄羅斯媒體詬病,但是20多年來在雙方的共同努力下,中國勞務人員的形象得到了較大的改變,已從被排斥轉為被認同,與獨聯體國家的勞務人員相比,當地人更歡迎中國勞務人員。
        最近幾年,俄羅斯各界,尤其是遠東地區已開始正面認識中國勞務人員在遠東地區發展中所發揮的積極作用,認為俄羅斯最大的幸運是與中國這樣一個擁有豐富勞動力的國家毗鄰。當然隨著遠東俄羅斯居民人數的下降,俄羅斯國內對大量來自中國的勞務人員進入遠東仍持有異議,這種擔憂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隨著遠東發展成為一個具有活力和商機的地區,能吸引俄羅斯人舉家遷徙定居遠東后,類似異議將隨之減弱,這也是俄羅斯遠東地區各界的共識。所以中俄在勞動力領域開展合作面臨的難題和阻力將減少。
        總之,俄羅斯開發遠東是一項巨大的經濟與社會工程。從中期來看,俄羅斯遠東開發國家政策的全面落實和執行將為俄羅斯經濟發展尋找到新的增長點,有利于其改變單一依賴能源、資源的經濟結構;從長遠來看,整體提升俄羅斯在東北亞和亞太的競爭優勢,將有利于加強俄羅斯在該地區的大國地位,進一步推動俄羅斯國際影響力的提升,從而最終有利于整個地區的和平與穩定。中國參與俄羅斯遠東地區的開發,既能發揮自身的優勢幫助俄羅斯克服資金、技術和勞動力等“瓶頸”問題,促進兩國經濟社會持續發展,將中俄戰略協作伙伴關系推向新的階段,同時,也能為中國經濟的轉型發展以及實施“走出去”戰略,為中國進一步融入全球經濟一體化潮流注入新的動力。
    

文獻來源:《學習與探索》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