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巴西總統可能是最需要G20的人
牛海彬 2016-09-06

        作為金磚國家和G20的重要成員,巴西經濟近年來星光黯淡,這在巴西精英看來既有巴西國內政治的因素,也與世界經濟增長乏力的外部因素密切相關。在8月31日羅塞夫被巴西參議院彈劾后,巴西政局正式進入特梅爾時代,G20杭州峰會也成為特梅爾擔任巴西總統后參加的首場國際多邊外交。巴西期望本屆G20杭州峰會能為提振世界經濟增長做出貢獻,同時借助峰會向世界傳達巴西經濟的積極信息。

  在特梅爾參加G20峰會的愿望清單中,提升自身政權的內外合法性是不能言明的。在特梅爾擔任代總統期間,盡管金融市場很看好他的執政團隊和經濟政策,也順利舉辦了第31屆夏季奧運會,但他的國內民調支持率維持在14%的低位,而且對該國經濟和政治精英產生重要影響的“洗車案”調查尚未完結,羅塞夫在參議院投票中保留了重返政壇的權利。

  雖然彈劾案結束意味著政治不確定性的基本終結,但巴西政壇仍然不太安穩。彈劾案也引發了巴西新政府與拉美部分左翼政權的緊張關系。委內瑞拉、厄瓜多爾和玻利維亞等國撤回駐巴西大使,對羅塞夫彈劾案表示抗議,巴西則針鋒相對撤回駐上述三國大使,這種外交局面對于依賴地區經濟的巴西而言并非好消息。G20作為世界主要經濟體云集的多邊舞臺,特梅爾首次亮相G20舞臺對于提升巴西新政權的內外合法性均具有重要的指向性意義。

  經濟議題是G20的主要議程,也是巴西新政府的關鍵挑戰,特梅爾總統在G20峰會上需要清晰闡釋新政府應對巴西經濟問題的戰略與政策主張。特梅爾政權繼承的是一個正在遭受嚴重經濟衰退的巴西,目前巴西債務占GDP的比重約為70%,GDP 繼2015年衰退3.8%后今年仍然難以擺脫頹勢,今年第二季度的GDP較前衰退0.6%,失業率受經濟衰退影響也上升至11.6%,失業人口約為1180萬,這相當于古巴的人口。在財政赤字高企、經濟大幅衰退和失業率快速上升的情形下,新政府當前面臨的最主要挑戰是恢復經濟增長和財政健康。新政府經濟團隊的目標是為巴西創造更大的生產率、就業和收入,并為未來數十年提供可持續增長,將開支增長速度逐漸控制在財政增速之下。

  特梅爾團隊為巴西經濟開出的藥方是奉行財政緊縮措施、設置公共支出的長期上限、推動勞工、醫保、養老金、教育和稅務制度改革以恢復財政健康。受此影響,巴西投資者信心有所恢復,今年第二季度的投資增加0.4%,這是過去3年來的第一次。巴西貨幣雷亞爾相對美元比價上升較快,巴西貿易因進口乏力維持了盈余的態勢,外匯儲備較為充裕,金融體系也較為穩健,官方預測2017年巴西GDP增長約為1.4%。盡管存在這些積極因素,然而市場普遍預計,巴西經濟真正好轉要等到2017年年中。在特梅爾正式就任新總統后提交給國會的2017年財政預算案中包含了高達1399億雷亞爾的赤字,從而印證了巴西經濟復蘇道路的艱巨性。

  特梅爾政府最受國際社會關注的經濟舉措,是旨在吸引外來投資的能源、交通和通訊領域的私有化和特許權計劃。由于巴西經濟的持續衰退和政經狀況,國際評級機構紛紛給予巴西負面投資評級,導致巴西難以吸引到國內發展亟需的長期投資。巴西政府也缺乏財政空間再啟動之前的消費刺激和公共開支,巴西國家開發銀行也降低了其信貸規模,并把重點轉向基于市場和支持中小企業的戰略。巴西央行雖然表達了降息的可能性,但仍然維持14.25%的高利率,借貸成本高企。在這種形勢下,私有化也許是吸引外來投資和恢復財政健康最為關鍵的舉措。通過私有化出售州和聯邦資產,巴西政府可以獲得一定數目的收入,推動重要基礎設施項目的開展。實際上,經過卡多佐總統以來數輪的私有化浪潮,巴西石油公司是為數不多的重要國家控股的巴西企業,合作的聚焦應該發生在基礎設施等領域。

  在這一塊,巴西以往的投資主要集中在廉價的公路修建上,而這以服務私家車為主而非公共交通。巴西的鐵路建設在世界大國中顯著滯后,里約熱內盧等大都會的地鐵里程甚至不及里斯本等歐洲小城市,里約熱內盧與圣保羅等城市之間也缺乏高速的鐵路聯通。基礎設施的不足成為制約巴西國內經濟發展和國際貿易的主要瓶頸之一。中方企業對連接巴西大西洋港口與秘魯太平洋港口的“兩洋鐵路”、連接里約與圣保羅兩大都市區的高速鐵路等大型鐵路項目都有很高的參與興趣。這些造價高昂的基礎設施項目在經濟衰退和政治不確定性高的環境下很難獲得優先關注,各利益攸關方期待特梅爾政府完全掌握政局后能有所推動,推出對私人資本更具吸引力的特許模式。

  利用本次峰會與中國繼續加強雙邊合作和重申對金磚合作的承諾也是特梅爾新政府的重要目標。在特梅爾擔任代總統之后,鑒于巴西與委內瑞拉關系的惡化,外界一直擔憂,對華關系和金磚合作能否繼續在巴西對外政策中維持優先地位。為了消除這種擔憂,巴西外長若澤·塞拉多次重申巴西重視與亞洲特別是中國的關系。中國已經成為巴西最重要的經濟伙伴,特別是在特梅爾推動的私有化進程中,中資的參與很重要。特梅爾曾任巴中高層協調與合作委員會巴方主席,對于中巴關系非常了解且寄予厚望,特別是在基礎設施、新能源、貿易和科技交流等方面。巴西2014年發布的10年能源規劃大力發展太陽能和風能,中方在這些領域具有合作優勢。特梅爾本次中國行的首次活動是出席9月2日在滬舉辦的中巴高級商務研討會,兩國企業共簽署了涉及能源、電力、航空、農業等領域的9項合作協議,加強對華經濟合作的意愿展露無遺。

  自2009年以來,中國一直維持巴西首要貿易伙伴的地位,并且成為巴西的重要外來投資國。在巴西經濟衰退的背景下,巴西對華出口仍維持增長態勢,中國企業界對巴西的投資亦快速增長。巴西2016年上半年236億美元的貿易盈余中,100億來自對華貿易盈余,巴西對中國的經濟依賴程度日趨增加。中國經濟的持續穩健增長,國際產能合作,對外投資等對巴西經濟變得日趨重要,中國的發展經驗在巴西也引發很多關注。正是出于對中國戰略重要性的認知,巴西成為美洲國家中唯一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創始成員國。隨著金磚合作機制化的推進,中國和印度在國際經濟事務中影響力上升,巴西對金磚合作的承諾也趨于機制化和多領域化,如無戰略性變更則新任領導人不會輕易改變這種承諾。特梅爾總統參加G20杭州峰會金磚領導人非正式會晤,有助于推進金磚合作的進一步發展。



文獻來源:2016年9月6日觀察者網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