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東盟為何未理會南海仲裁案
周士新 2016-12-26
在2016年7月24日舉行的第49屆東盟外長會議,未討論菲律賓提出的南海仲裁案及其結果,也沒有就該問題單獨發表一份聯合聲明。盡管這一結果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但是出現這樣的結果是可以預期的,也是順理成章的,說明了地區合作的既有規范發揮了作用,任何國家有擾亂地區形勢的想法都是不受歡迎的。
菲律賓前政府單方面提出南海仲裁案,從本質上說是違反了“東盟方式”和普遍的國際規范。東盟的決策機制強調的是以共識為基礎的基本原則,而國際規范也重視國家間要相互尊重。因此,菲律賓前政府單邊提出南海仲裁案,從一開始在東盟內部就是不受歡迎的,但東盟內部為了保持團結,默認甚至縱容了這種行為,釀成了當前難以收拾的亂局。當然,作為相對弱勢的菲律賓試圖以仲裁的形式羞辱或欺負一個大國,也不被國際社會所看好。對菲律賓現政府來說,仲裁案的結果就是一個“海市蜃樓”,誘惑力無窮,但想得到它反而會讓自己陷入無法解脫的麻煩之中。
另一方面,南海仲裁案只是菲律賓與中國之間的問題,雖然其他國家可以表達自己的立場,但作為一個地區組織,東盟只能持中立或超脫政策。畢竟,東盟國家間也存在著大量類似中菲之間的領土主權和海洋管轄權的爭端,東盟對管理和解決這些爭端的方式和結果基本上不持立場,也不敢持立場。東盟成員國也不愿意將相互間的領土主權和貿易爭端提交到東盟的多邊平臺上進行討論,而是首先進行雙邊談判,然后才在相互同意的情況下,訴諸國際第三方爭端解決機制。在這些問題上,東盟的爭端解決機制根本沒有發揮任何作用。東盟不必疲于應付這些難以扯得清的問題,否則將一事難成,更不用說建設和完善東盟共同體了。
從某種程度上看,東盟不討論南海仲裁案,正是為了維護自身的團結和凝聚力。作為一個政府間地區組織,東盟一直將凝聚力作為自身一體化的戰略目標。然而,這種凝聚力不能建立在損害非東盟國家的基礎之上。如果東盟想通過對仲裁案發表聯合聲明來顯示自己的聲望,則完全是一種不負責任的煽風點火的做法,會讓東盟站在與中國的對立面,從而破壞中國和東盟多年來得之不易的戰略伙伴關系。東盟如果在南海仲裁案問題單獨發表聲明,會給國際社會造成自己總是袒護成員國的印象,真正地損害東盟建設性的國際形象,減弱其他國家與東盟進行合作的動力。
在南海問題上,東盟絕不能成為部分國家謀私利的工具,否則將后患無窮。東盟必須避免再次出現2012年外長會不能發表聯合公報的情況。菲律賓前政府為了迎合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臨時想在東盟國家原先達成的共識上加上黃巖島事件的內容,造成了局勢的失控,反誣是中國分裂了東盟內部的團結。實際上,東盟部分國家主持公道、維護公道的做法,也是為了維護自身利益的需要,讓東盟在國際爭端中保持最大程度的中立,才符合所有參與方的政策傾向。
按照以往的做法,第49屆東盟外交部長會議討論了南海問題,在7月25日發表的聯合公報中有8段體及南海問題的內容,但未提及南海仲裁案及其結果。一般來說,東盟外長會的聯合公報都會延續以往發表的既有立場,主要體現在中國和東盟國家間在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和磋商“南海行為準則”方面取得了哪些成果,以及未來在哪些方面應繼續加強合作,增進中國和東盟在南海問題上的合作意愿,以更多的“早期收獲”提升中國與東盟國家的安全信心和信任。
同樣可以想見的是,東盟與其他國家的外交部長會議也會提及南海問題。根據以往的情況,總體來說,美日澳等國與東盟共同發表的聯合公報相對會更激進一些,但東盟與其他國家的聯合公報會更溫和一些,東盟的中立性在其中發揮著“壓艙石”的作用。東亞峰會外長會和東盟地區論壇的聯合公報會顯得更加客觀公正一些,這不僅僅是因為有中國參與的結果,而且是其他國家更希望地區的和平與穩定。值得說明的是,這些聯合公報中的內容一般并不會指出任何國家的名字,畢竟,除了所有南海沿岸國的行為都非常相似,沒有必要解讀為特別是針對某一國家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東盟外長會還特別就《東南亞友好合作條約》簽署40周年發表了聯合聲明,是東盟國家對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的再次承諾,體現了東盟國家處理相互間關系的連貫性。當然,中國和東盟外交部長會還就充分且有效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發表了聯合聲明,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視為“南海行為準則”的階段性成果,反映了各方維護南海和平與繁榮的堅定意愿。
中國按照既定思路處理南海問題的政策不僅沒有改變,反而在仲裁案結果出來后得到了加強。如果其他方想利用仲裁案結果改變南海現狀,就必須承擔單獨改變現狀的代價。在這方面,作為中國與東盟關系的協調員國,新加坡更需要明確自己的態度和立場,在這方面發揮更具建設性的作用,多做東盟成員國的工作,要求各方面都要繼續保持自我克制的行為,為促進地區和平與穩定做出貢獻,更為中國與東盟紀念建立對話伙伴關系25周年提供更多的正能量。

文獻來源:海外網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