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攜手支點國家,共推發展戰略
龍靜 2016-12-26
6月17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開始對塞爾維亞進行國事訪問。這是中國國家元首在今年前三次出訪中第二次踏上中東歐地區,標志著自2012年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又稱“16 1合作”)機制誕生、2013年“一帶一路”倡議推出以來,中國與中東歐國家之間頻繁的高層互訪之路上又增添了一座新的里程碑。
中塞關系長期以來都走在中國與各個中東歐國家雙邊關系的最前列。早在2009年,中國與塞爾維亞就建立起了戰略伙伴關系,成為中東歐國家中最早與中國建立起這一高級別雙邊關系的國家。近年來,塞爾維亞又在該地區內成為對與中國發起的“16 1合作”和“一帶一路”倡議最積極回應,并最早開啟實質合作的重要伙伴之一:2014年,由中國企業在歐洲承建的第一個大橋項目在貝爾格萊德竣工通車;在“16 1合作”機制中,塞爾維亞牽頭組建中國—中東歐國家交通基礎設施合作聯合會,并同中國、匈牙利、馬其頓等中歐陸海快線沿線國家開啟了海關通關便利化合作框架協議的談判工作;2015年,作為“16 1合作”旗艦項目的匈塞鐵路塞爾維亞段正式啟動;同年,中塞兩國簽署了共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諒解備忘錄……可以說,中塞之間合作的迅速啟動,以及合作成果的早期顯現,在中東歐地區發揮了重要的示范效應和引領作用,為中國的上述倡議在該地區的不斷發展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
塞爾維亞之所以能夠成為這樣的支點國家,背后的推動力當然不僅僅在于中塞之間傳統深厚的友好外交關系、在核心利益問題上的相互支持,更源于當前中塞兩國彼此利益需求的高度對接和發展戰略的相互契合。
對于中國而言,塞爾維亞所處的重要的地理位置和特殊的政治身份是其在兩大倡議中居于特殊地位的關鍵因素。塞爾維亞地處中東歐地區內的東南歐板塊,居于巴爾干半島上的中心位置。因此,無論是橫跨歐亞大陸的陸上物流線路進入東南歐地區,還是經由地中海,登陸希臘港口的海上物流線路進入歐洲腹地,都必須取道塞爾維亞。重要的“物流通道”作用對塞爾維亞交通領域的基礎設施提出了巨大的發展需求。這又同中國在基礎設施領域所具備的強大建設能力對接起來,為中塞在基礎設施建設領域打開更大的合作空間。塞爾維亞也是中東歐16國中為數不多的非歐盟國家。因此,同其它已經入盟的中東歐國家相比,塞具有政策更加靈活自主和不受制于歐盟法規約束等優勢,并可為中國逐步進入歐盟投資環境提供更加有利條件。
同樣,對于塞爾維亞而言,與中國的合作也有利于塞爾維亞實現自身迫切的發展需要。由于塞爾維亞在冷戰結束后10年左右的時間里,依然被戰爭和內亂所困擾,直到本世紀初才基本實現和平穩定,開啟經濟建設與制度轉型的進程,因此,國內的經濟和社會發展水平都明顯落后于中東歐的大多數國家。塞爾維亞曾一心希望通過入盟程序的開啟,以及來自歐盟的援助和投資來盡快實現加速國內發展和加入歐盟的目標。但近年來歐盟自身面臨接踵而來的經濟、社會及安全危機,這一方面使得來自歐盟發達地區的投資和援助迅速減少,另一方面也使歐盟繼續擴大的進程失去了動力。再加上橫梗在塞爾維亞入盟道路上的科索沃問題,塞爾維亞的入盟前景顯得遙遙無期。在這樣的新形勢下,塞爾維亞迫切希望同歐盟之外的重要經濟體開展更廣泛深入的合作。因此,塞爾維亞當前的戰略發展定位也給中塞關系的深化和拓展提供了重大機遇。
因此,本次中國國家主席對塞爾維亞的國事訪問,不僅僅是為了鞏固歷久彌新的傳統友誼,更是要將中塞戰略伙伴關系在雙方發展戰略對接的過程中得到進一步的充實和完善。塞爾維亞作為中國在中東歐地區的重要支點,將通過更多務實高效的合作項目,將“16 1合作”與“一帶一路”倡議的巨大能量對周邊的中東歐國家甚至更遠的地區產生輻射作用。

文獻來源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