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印度可以為金磚國家合作做出新貢獻
劉宗義 2016-11-22
2016年2月1日,印度正式接任金磚國家(BRICS)主席國,并將在隨后幾個月中舉辦第八屆金磚國家峰會。印度上一次舉辦金磚國家峰會是在四年前的2012年3月,就是在那一次峰會上,印度提出了建立金磚國家“南南發展銀行”的倡議。脫胎于這一倡議的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NDB)已于2014年7月成立,并于去年7月21日在上海正式開業,這是金磚國家合作走向機制化的一個里程碑。正是由于感受到新開發銀行以及中國倡建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壓力,美國國會才在2015年底最終通過了2010年版IMF改革方案,使金磚國家在國際金融體系中的話語權得到提升。可以說,印度對金磚國家合作及全球治理體系改革獲得進展做出了重要貢獻。

  今年,印度又一次擔任金磚國家主席國,金磚國家其他成員都期待印度做出新的貢獻。但實事求是地說,印度此次舉辦金磚國家峰會的國際政治經濟環境與四年前不可同日而語,金磚國家面臨的內外壓力劇增:

  首先,與四年前金磚國家在世界經濟中的表現分外搶眼相比,近兩年來金磚國家發展普遍遇到困難。巴西、俄羅斯和南非三個主要依賴能源和礦產資源等大宗商品出口的國家經濟形勢嚴峻,巴西和俄羅斯甚至陷入負增長;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正在進行艱難的結構調整;印度情況稍好,雖然很多經濟學家對其GDP統計方式仍存在疑問,但莫迪總理上臺之后,印度經濟確有起色,許多西方學者認為印度現在是金磚國家中最后“一塊金磚”。由于金磚國家經濟下滑,西方投資界對金磚國家的信心嚴重受挫。去年底,高盛公司關閉了旗下的金磚國家基金。不過,需要再次明確的是,今天的金磚國家(BRICS)與高盛塑造的投資意義上的BRIC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金磚國家早已超出單純的經濟和投資意義,而成為一個代表新興經濟體和廣大發展中國家的世界性政治和經濟集團。然而,不可否認的是,經濟表現不佳對于金磚國家在世界上的整體影響力將產生消極作用,尤其可能會對新開發銀行的業務產生影響。

  其次,外部經濟和地緣政治環境對金磚國家不利。當前,世界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分化顯著,受美聯儲加息影響,新興經濟體資本大規模外流,使其本已放緩的經濟雪上加霜。金磚國家資本出逃也非常嚴重。全球貿易連年低迷對金磚國家也是一大利空。而中東與歐洲等地地緣政治競爭的激化及恐怖主義威脅的增長也會通過金融市場、貿易和產業鏈等影響世界經濟,金磚國家也無法幸免。美國通過建立TPP和TTIP等跨區域投資和貿易安排制訂新一代貿易和投資規則的做法更將金磚國家置于不利地位。美國等12個國家已于2月初在奧克蘭正式簽署了TPP協議,金磚國家全部被排除在外,甚至在TPP下一輪擴大的名單上也沒有金磚國家的身影。這一狀況實際上對金磚國家已構成嚴重的地緣政治和經濟壓力。

  面對這些困難,金磚國家可以選擇的道路只有一條,那就是進一步推動包括新開發銀行在內的金磚國家務實合作及與其他發展中國家的合作,進一步推動全球治理體系改革。2015年的烏法峰會為金磚國家長期經貿合作規劃了藍圖,推動金磚國家向“一體化大市場、多層次大流通、陸海空大聯通、文化大交流”的目標前進。莫迪總理也曾表示,印度在擔任主席國期間,將集中精力尋求“積極、包容、共同的解決方案”。莫迪總理在金磚國家烏法峰會上提出舉辦第八屆金磚國家峰會的十項建議,包括第一屆金磚國家商品交易會、鐵路研究中心、審計機構合作、數字化農業研究中心、金磚國家地方政府論壇、金磚國家城市城市化合作、新開發銀行首批貸款用于清潔能源項目、金磚國家體育協會和年度運動會,以及電影節等。從這些既涵蓋廣泛,又十分具體的建議來看,印度在精心準備促進金磚國家進一步務實合作。 

但莫迪總理的建議在全球治理層面稍嫌不足。印度是當前金磚國家中經濟增長最快的,舉辦金磚國家峰會不僅應著眼于如何展現印度的經濟活力,吸引外國投資,提升印度國家能力的不足,而且還應該借此多邊場合展現印度的大國地位,特別是要加強印度和金磚國家在全球多邊治理機制中的作用,提供更多的國際公共產品。不僅要對全球金融體系改革和貿易體系建設提供新思路,掌握規則制訂權,而且還應對中東、南亞等地區和全球事務發揮積極的建設性作用。

  印度要為金磚國家合作做出更多貢獻,其關鍵在于進一步鞏固金磚國家的團結,尤其應克服因歷史原因形成的對中國的懷疑態度。印度認為中國需要反思她為何被印度等周邊國家誤解,但實際上,需要反思的可能不僅是中國,還有印度。中國是金磚國家中經濟體量最大的國家,當前金磚國家內部合作主要以中國為中心展開,印度對此頗有微詞。在新開發銀行落戶上海之后,一些印度學者提出印度應建立總部設在新德里的金磚國家秘書處,來指導新開發銀行的運營。但IMF改革的進展和TPP的建立等現實情況說明,包括國際金融體系改革、國際貿易規則制訂在內的金磚國家整體地位及話語權的提升,都需要中印等國密切合作,而不應以意識形態和歷史問題為由制造內部分裂。

文獻來源:中評網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