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中國外交新思路 新實踐 新理論
楊潔勉 2016-02-16
黨的十八大勝利召開標志著中國外交在繼承和發揚優秀傳統基礎上,在戰略思路、實踐和理論建設等方面啟動了新一輪的創新。三年多來,中國外交思路日臻成熟,外交實踐不斷豐富,外交理論更加全面。與此同時,中國外交在繼續保持社會主義大國特色的同時,還不斷擴大了國際影響,增加了世界意義。今年是“十三五”的起步之年,也是中國外交在“三年有成”基礎上全面進步之年,因而更加需要繼往開來,不斷開創中國外交的新局面。


外交新思路 時代意識和多維動態
 
 
        三年多來,中國外交思路具有三大特點。
        一是強調順應和推動時代潮流。中國認為,和平、發展、合作、共贏已經成為當今的時代潮流。為此,中國由遠及近地形成各個階段性奮斗目標,又由近及遠地逐步和累積地予以實現,兩者相輔相成,形成遠近結合的合力。首先,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十分重視頂層設計和戰略運籌,強調中國外交要有大局和全局意識。中國外交和“中國夢”、“兩個百年奮斗目標”以及維護世界和平與發展有機地結合起來,形成了超越當前時空的宏偉目標,具有深遠的時代意義和歷史縱深感。其次,在長期目標的指引下,中國外交還具有中期目標。中國根據形勢發展的趨勢和需要,在全球范圍內提出了國際體系、國際秩序和全球治理的建設目標,在跨地區和大周邊范圍內提出了“一帶一路”和“亞洲命運共同體”的建設目標。最后,中國又根據內外形勢不斷變化的特點,又及時和適時地提出了年度外交計劃,如“開局之年”、“客場外交”、“主場外交”、“閱兵外交”等。
  二是強調立體動態思維。當前世界形勢發展瞬息萬變,各種因素相互交織,中國外交既要有大開大合的總體思路,又要有縝密細致的具體思路,“治大國如烹小鮮”講的就是這個道理。首先,強調經濟的基本作用。無論是從世界各國發展主流、還是從中國的自身優勢來講,經濟在外交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不僅重視經濟在外交中的作用,而且還將經濟同社會、生態、人文等結合起來,把“發展”作為中國外交的新平臺和新目標。其次,強調政治、經濟、安全、軍事等互動。中國外交具有整體思維的優秀傳統,在新形勢下又有新的發展。中國在外交體制機制建設中更加強調中央權威領導和內外兩個大局的統籌,建立了國家安全委員會和“一帶一路”建設工作領導小組,加強了中央外事領導小組。中國在對外關系上,更加重視國內發展對世界事務的“溢出”效應以及國際問題對國內的“導入”影響,更加注意政治、經濟、安全、軍事的綜合效應和相互影響。最后,強調新領域和新媒體的新作用。當代中國外交不僅包括政治、經濟、安全、軍事等傳統領域,還必須面對網絡、外空、深海和極地等新領域提出的新挑戰。中國十分重視網絡安全、網絡主權和網絡運作等的規則制定和議程設置,加強外空、深海和極地的全球屬性并為此作出努力。與此相關的是,中國外交更加重視新媒體的輿論引導、造勢和應對問題,爭取更多的話語權。
  三是強調底線思維和分歧管控。在中國外交詞典中,“底線思維”就是要有憂患意識,盡可能地把困難想得更多些和更大些,才能做到未雨綢繆和有備無患。而且,在當代世界,各種極端事件和熱點問題確實也是層出不窮。正因為有了“底線思維”,中國才能在敘利亞問題、“伊斯蘭國”問題和朝核問題上處變不驚和應對裕如。此外,中國作為一個正在迅速發展的社會主義大國,難免同各類國家存在矛盾和發生問題,分歧管控是中國外交的重要內涵。例如中國在處理中美矛盾時強調“不沖突、不對抗”,在處理與南海聲索國時強調“雙軌思路”,在經貿糾紛上發揮世貿組織的作用等等……與此同時,中國還進一步強化相互信任措施建設,通過參與全球范圍內的維和行動、各種形式目的的聯合演習、擴大元首電話外交等形式,及時交流、積極溝通,有效管控分歧、管理危機。


外交新實踐 不斷發展和與時俱進
 

  實踐是外交的第一屬性,也是檢驗外交戰略和理論的最重要的標尺。外交又是超出一國掌控的多國、乃至世界的互動,因而中國外交特別強調不斷發展和與時俱進,以下是三年多來中國外交實踐的新發展和新進步。
  首先,更加重視周邊外交。2013年10月24-25日,召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的第一次周邊外交工作座談會,確定今后5-10年周邊外交工作的戰略目標、基本方針、總體布局,明確解決周邊外交面臨的重大問題的工作思路和實施方案。提出了要更加奮發有為地推進周邊外交,為我國發展爭取良好的周邊環境,使我國發展更多惠及周邊國家,實現共同發展。三年多來,中國實現了同周邊各國高層互訪的全覆蓋,加強了政治、外交、經濟、人文和民間的友好往來,營造了相對和平友好的周邊環境,管控了突出的矛盾和分歧,促進了亞洲太平洋地區的經濟發展。
  其次,豐富拓展大國關系。中國首次明確把守成大國、傳統大國、新興大國和地區大國列入“大國”范疇,并同它們建立或鞏固了各種形式的合作關系。三年多來,中美關系基本穩定,中歐關系有所前進,中日關系止跌回升,中國和金磚國家關系長足進展,中國和地區大國關系戰略互動明顯增強。中國和各類大國關系的發展既是全球多極化的結果,也是推動全球多極化進一步發展的動力,使當代國際力量對比朝著更加均衡和全面的方向前進,同時也有利于地區的和平與穩定。
  再次,大力加強南南合作。發展中國家和地區是中國外交的政治和經濟基礎,中國在自身綜合國力持續和大幅度提升后,加強了南南政治和經濟合作。三年多來,中國領導人遍訪了亞非拉三大洲,加強了相互的政治呼應和務實合作,實現了同所有發展中地區的合作機制全覆蓋,提高了在雙邊、多邊、跨地區和全球性合作的磋商和協調。2015年秋冬之交,中國在聯合國的發展系列峰會和中非合作論壇上為發展中國家提供了經濟、思想和文化等眾多的公共產品,受到了國際社會的廣泛好評。
  第四,重點推進全球治理。三年多來,中國在全球治理、國際體系、國際秩序等的建設和改革方面,基本完成了從政治原則口號到務實重點推進的轉型過渡。習近平總書記2015年10月12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七次集體學習時強調,要推動全球治理體制向著更加公正合理方向發展,為我國發展和世界和平創造更加有利的條件。這是因為加強全球治理、推進全球治理體制變革已是大勢所趨。這不僅事關應對各種全球性挑戰,而且事關給國際秩序和國際體系定規則、定方向;不僅事關對發展制高點的爭奪,而且事關各國在國際秩序和國際體系長遠制度性安排中的地位和作用。
  第五,高度重視領域外交。領域外交是中國外交新的增長點。在經濟領域,中國倡導和推進了“亞投行”和金磚國家“新發展銀行”,為廣大發展中國家在經濟的金融高端贏得了來之不易的規制權和話語權。在發展領域,中國在大力推進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的基礎上,又成為聯合國2030年發展議程的主要動力之一。在氣候變化領域,中國是巴黎氣變公約的一個核心倡導國,也是自身垂范和率先落實的重要國家。


外交新理論 觀念創新和理念出新
 
 
 
  三年多來,中國外交實踐和外交理論建設同步推進和交叉發展已經成為中國外交的又一嶄新亮點。而且,中國外交理論的對內指導意義和對外的國際影響也在不斷擴大,在深層次上增加了國際社會對中國內政外交的理解和支持。
  第一,傳統外交觀念的更新。中國長期堅持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路線,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堅持不結盟和不干涉內政的準則。但是,三年多來,中國根據形勢發展,在這些路線、道路和準則都進行了升級版的創新工作。中國在堅持和平外交的同時,堅決維護國家的核心和重要利益,強調所有國家都應當走和平發展道路,增加或加強戰略伙伴關系中的安全和軍事元素,并在聯合國授權下加強了軍事維和與外交斡旋,充分體現了一個社會主義大國的國際責任心和使命感。
  第二,當代外交的理念創新。三年多來,中國的外交理念創新包括:“五位一體”(伙伴關系、安全格局、發展前進、文明交流、生態體系)的人類命運共同體,以合作共贏為核心的國際關系觀,基于“不對抗和不沖突、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中美新型大國關系,正確的義利觀,亞洲新安全觀,“親、誠、惠、容”的周邊外交方針,“真、實、親、誠”的對非工作方針、共商共建共享的“一帶一路”原則等。所有這些都是在新形勢下應運而生的外交新理念,既是中國外交工作的指導思想,也是為國際社會貢獻的公共產品。
  第三,外交理論的體系建設。中國外交理論建設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三年多來已經取得了明顯的進展。中國外交理論的基本立場是歷史唯物主義和辯證唯物主義,其邏輯起點是和平共處與和平共生,其發展方向是可檢驗可復制可推廣的理論體系。與此同時,中國外交理論建設還重視夯實價值觀基礎、對國際優秀文化思想的兼蓄并收以及整個國際社會的互利共贏等。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實現任重道遠,中國外交新思路、新實踐、新理論還要經受長期的考驗。我們在抓住和善用戰略機遇期時,還要看到種種戰略挑戰,堅持戰略定力,具有戰略耐心,準備在艱難曲折中不斷前進,在實踐中增強理論自信,在理論指導下提高實踐自覺,不斷開創中國外交工作的新局面,從而更好地服務于國家的現代化建設,造福于世界各國和人民。

文獻來源:新民晚報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