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習主席訪問埃及的三重意義
周亦奇 2016-12-26
此次習主席訪問中東的第二站是埃及。這不僅是習主席擔任國家主席以來第一次訪問埃及,也是埃及新議會選舉后第一個到議會進行致辭的外國國家元首,故而具有特別的意義。
首先,習主席訪問埃及是對埃及中東大國地位的充分肯定。在中東地區,埃及長期以來就與土耳其、伊朗、沙特、以色列等并列為中東地區的主要大國。但是在阿拉伯之春之后,埃及由于受到政權更迭、軍事政變、恐怖襲擊等因素的影響,實力受到一定沖擊。故而在最近幾年內,埃及在此地區事務上姿態明顯放低,其中東地區北非支柱的地位一度也受到質疑。而在此時,習近平主席對于埃及的訪問對于提升埃及在區域地位,增強其信心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其次,習主席訪問埃及也是發展中埃雙邊關系的重要推進劑。在與埃及總統塞西的阿比丁宮散步中,習主席和埃及總統回顧了共敘中埃傳統友誼。在新中國建立后,埃及是第一個與中國建交的阿拉伯國家,并且在多個場合支持國新中國外交。在塞西總統2013年上臺以來,其先后兩次訪問中國。并且出席了去年9月3日舉行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閱兵式。這一系列的舉動充分說明中埃關系歷史友誼既一脈相承又有所創新。眾所周知,在當前中國外交大發展的背景下,中國外交需要一大批靠得住、信得過的好朋友和支點國家。而在中東地區,中埃關系進一步升級,向更高層次的伙伴關系無疑具備著相當潛力。
最后,習主席訪問埃及對于推進一帶一路發展也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從埃及國內而言,其在阿拉伯之春后經歷多年動蕩,民眾要穩定、要發展的呼聲日益上升。在此基礎上,中國強大的基礎設施建設能力可以在如開羅新城建設等方面極大的幫助埃及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在發展帶來的合作共贏中實現共同安全,從而駁斥所謂中國在中東只講經濟利益,不管地區安全穩定,是搭便車的觀點。此外,從國際影響而言,習主席此次訪問埃及也具有相當的國際輻射效應。一方面其控制的蘇伊士運河是世界貿易的關鍵咽喉地帶。對一帶一路互聯互通有重要影響。另一方面其位于亞非交界處,既是阿拉伯國家的領頭羊,也在非洲事務中扮演重要角色。故而習主席此次訪問埃及,其積極影響不僅可以輻射阿拉伯地區,更可對非洲地區有所輻射,從而在非洲大陸形成南北呼應的局面。

文獻來源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