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作者及其成果
李新
中俄關系2015:高調前行、道路曲折
李新 2016-12-26
2015年的中俄關系繼續延續了兩國領導人高頻率會晤。5月和9月雙方領導人分別出席了在莫斯科和北京舉辦的俄羅斯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和中國反法西斯戰爭和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的一系列紀念活動,7月共同出席了在俄羅斯烏法舉行的上合組織和金磚國家元首峰會并舉行單獨會晤,11月在土耳其共同出席G20元首峰會并舉行單獨會晤。

整個2015年的中俄關系,有兩件大事值得歷史特別銘記。一個是兩國共同舉辦了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活動。另外一個重大事情,就是中俄兩國元首在莫斯科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俄羅斯聯邦關于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和歐亞經濟聯盟建設對接合作的聯合聲明》。這對于中國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成果。

自從1990年代后半期開始,中俄關系持續快速發展,以至于兩國領導人每年都會宣布“中俄關系已經達到歷史最高水平”,而且這種“歷史最高水平”還將不斷推向更高的水平,合作的領域、范圍和深度都在不斷擴大和提高。


中俄:新型大國關系典范

中俄兩國在國際舞臺上的價值觀有很多共同之處,如堅持和平共處,反對干涉別國內政,堅持自主發展道路,反對將自己的價值觀強加于他國甚至打著“人權、民主、自由”的幌子策劃“顏色革命”和不惜使用武力推翻他國政權。中俄這種共同的價值觀促使雙方在國際舞臺上加強合作,特別是在價值觀和話語權方面,雙方都希望能夠進一步加強合作。

據俄羅斯一些媒體報道,2015年12月梅德韋杰夫訪華期間將開啟“中俄媒體年”,雙方將共同探討共建聯合通訊社。俄羅斯在加強對外宣傳挑戰西方話語權方面取得了驚人的成果。剛剛組建只有幾年的“今日俄羅斯電視頻道”一天24小時不間斷用英語向國際社會播報俄羅斯對重大國際事物和事件的觀點和看法,影響力很大,甚至讓西方感到恐懼。中俄兩國在這方面加強合作,向世界宣傳自己理念和價值觀,足以挑戰西方話語權,改變CNN和BBC主導世界話語權的現狀。

從中國的角度來說,長期堅持不結盟原則,但是不結盟并不等于不結伴。有人說,在這種結伴不結盟框架下,中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已經發展成中國對外關系的標桿。在我看來,它是當代“新型大國關系”的樣板。國際關系中不乏各種各樣的“戰略伙伴關系”,但是中俄之間是唯一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協作”比“合作”聯系更加緊密,而且這種“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已經在2014年和2015年簽署的中俄關系《聯合聲明》當中特別強調“進入了新階段”。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實際上就是一種“政治同盟”。中美之間的新型大國關系應該以此為樣板,建立一種互信互利,合作共贏的關系。

從俄羅斯的角度來看,與歐洲的關系是俄羅斯對外關系的重中之重,這是俄羅斯民族特性當中固有的一種歐洲中心主義的情節所決定的。從彼得大帝開始,俄國謀求融入歐洲的愿望從來就沒有消失過,包括當代葉利欽和普京時期的俄羅斯。俄羅斯與歐洲關系相當密切,這一點可以通過他們的經貿關系來判斷,俄羅斯與歐洲國家的貿易額占到其對外貿易額的一半,而與亞太經合組織國家的貿易還占不到30%。雖然中俄之間已經形同“政治同盟”,但兩國貿易額在2014年僅有900億美元左右。這一數據使中國成為俄羅斯的最大貿易伙伴,但是俄羅斯在中國的對外貿易中的比重很低。而且2015年由于俄羅斯經濟顯然衰退,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這使得兩國貿易額不可能實現兩國領導人確定的今年達到1000億美元的目標。早在2012年普京就意識到了開發東西伯利亞和遠東進而融入作為世界經濟火車頭的亞太經濟一體化進程的急迫性,在符拉迪沃斯托克舉辦APEC峰會標志著俄羅斯亞太戰略的啟動。2014年烏克蘭危機和西方因此對俄羅斯加強制裁,促使俄羅斯在它亞太戰略的基礎上向東轉,與中國加強合作成為其必然的選擇,因為中俄是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


就“絲路”對接問題尚存分歧

同樣是兩個世界大國,在中國“積極有為”的系列外交動作中,俄羅斯不可避免得懷有戒心。例如非常憂慮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會對沖俄羅斯主導并加快推進的“亞歐經濟聯盟”。中方照顧到俄方的這一利益關切,在2014年5月兩國簽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俄羅斯聯邦關于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新階段的聯合聲明》當中第20和21條明確寫道:“雙方認為,歐亞一體化合作進程對保障地區經濟發展、加強地區安全穩定著重要作用”,“俄方認為,中方提出的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倡議非常重要,高度評價中方愿在制定和實施過程中考慮俄方利益。雙方將尋找絲綢之路經濟帶項目和將建立的歐亞經濟聯盟之間可行的契合點”。2015年5月兩國專門就此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俄羅斯聯邦關于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和歐亞經濟聯盟建設對接合作的聯合聲明》,其中第1條明確寫道:“俄方支持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中方支持俄方積極推進歐亞經濟聯盟框架內一體化進程”,“雙方將共同協商,努力將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和歐亞經濟聯盟建設相對接,確保地區經濟持續穩定增長,加強區域經濟一體化,維護地區和平與發展”。從而俄羅斯的戒心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打消。中方多次強調,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將遵循“三不”原則---不經營勢力范圍、不謀求地區主導權、不干涉別國內政,可以說給俄羅斯吃了一個定心丸。俄羅斯開始表現的比較積極起來,甚至提出了在歐亞大陸共建“共同經濟空間”的終極目標。

2015年9月,俄羅斯外交部專門組織了一個歐亞經濟聯盟的專家代表團在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與中方專家舉行了一個座談會。其目的就是來了解一下中方在絲綢之路經濟帶對接歐亞經濟聯盟的問題上到底是什么態度,從哪個方面對接,如何對接。10月份在哈爾濱舉辦的中俄高峰論壇上,歐亞經濟聯盟委員會的高級官員就絲綢之路經濟帶對接歐亞經濟聯盟問題也與中方專家進行了探討。

其實,早在2013年年底我本人曾經在莫斯科與時任俄羅斯鐵路公司總裁的亞庫寧任主席的世界“文明對話”公眾論壇秘書長庫里科夫先生就絲綢之路經濟帶問題進行過交流。亞庫寧最大的憂慮是絲綢之路經濟帶繞過俄羅斯,其西伯利亞大鐵路將會失去意義。應庫里科夫先生的請求,并通過他向亞庫寧先生轉交了我的一封信,信中闡述了“一帶一路”的意義及與俄羅斯合作的建議。亞庫寧非常重視這封信,因為此前他曾提出以西伯利亞大鐵路、石油和天然氣管道為主干,沿線形成高新技術產業集群,進而繁榮跨歐亞物流大通道的“跨歐亞發展帶”構想,將助力開發東西伯利亞和遠東。他將這一構想連同我的信呈報給了俄羅斯總統普京,并建議這個“跨歐亞發展帶”對接絲綢之路經濟帶。這個方案得到了普京的支持,所以在2014年2月,習近平在索契與普京會晤并正式邀請俄羅斯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時候,普京馬上回答用跨歐亞鐵路來對接絲綢之路經濟帶。隨后,3月份我應邀參加俄羅斯科學院主席團會議,包括俄羅斯前總理普里馬科夫在內100位科學院士分別聽取了亞庫寧關于“跨歐亞發展帶”的報告和我關于絲綢之路經濟帶對接跨歐亞發展帶的報告,得到充分肯定。7月份亞庫寧先生率“文明對話”論壇智庫專家和俄羅斯鐵路公司專家代表團應邀來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與中方專家就“兩帶”對接進行深入探討。會議成果分別報送給了兩國最高領導層。

2016年年初將就絲綢之路經濟帶與歐亞經濟聯盟對接問題開啟首輪談判,但是在對接問題上,中俄雙方目前仍然存在分歧。俄方部分人有一種比較簡單的想法,認為絲綢之路經濟帶就是基礎設施建設,中國有錢,就讓絲綢之路經濟帶負責交通基礎設施建設;歐亞經濟聯盟是一個國際組織,在制定規則方面經驗比較豐富,所以由歐亞經濟聯盟負責規則的制定。

絲綢之路經濟帶雖然是中國提出的一個宏大的倡議,但它是與相關國家共商、共建和共享的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的建設項目,涉及貿易、投資等各領域的全面合作,主體是多元的。而歐亞經濟聯盟是地區經濟一體化的國際組織和機構,主體是單一的。所以,二者對接,是中國與歐亞經濟聯盟的合作關系,是中國與歐亞經濟聯盟的談判。歐亞經濟聯盟制定的規則只能適用歐亞經濟聯盟的成員國,而中國不是歐亞經濟聯盟成員國,所以不能要求中國來遵循歐亞經濟聯盟的規則。歐亞經濟聯盟與中國是全新的關系,這個是需要坐下來談判的。再者,交通基礎設施建設只是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重要組成部分,遠不是全部。包含了創新貿易模式、增加相互投資、加強能源合作、深化金融合作、農業、高新技術和其他產業合作,以及環境保護、人文等領域的合作。所以,它是相當廣泛的。


遠東投資且艱且行

有數據顯示,2015年1月到10月,中俄貿易比去年其實是同比下降了29.1%。中俄從貿易結構上一直不是特別順利,俄羅斯向中國出口主要的還是原材料和能源,而中國向俄羅斯出口的商品集中在輕紡工業產品和機電產品。這樣的結構下,中俄貿易表現得量很大,但是價值很低,從中國方面出口的這些產品都是廉價商品,要想把貿易額提升上去,必須要增加附加值高的一些產品。

另一個方面中俄這些出口都會受到國際經濟形勢變動的影響。中俄兩國領導人曾經提出來,2015年要達到1000億美元,到2020年要達到2000億美元。雖然2014年是達到了差不多900億美元,但是從2015年國際形勢的變化、世界經濟下滑,2015年上半年的時候也只有兩三百億美元,要達到1000億美元恐怕是不可能的了,如果要避免國際經濟形勢的變化對兩國貿易的影響的話,恐怕也是要加強中俄之間貿易結構的改變,創新貿易模式。

怎么樣來改變?俄羅斯非常需要中方的投資。中國對俄羅斯的投資最近幾年雖然在不斷增加,但中國到俄羅斯投資的積極性還不是特別高,還需要兩國政府進行推動,通過搭建政府間的平臺來促進民營企業進行相互投資,通過投資來帶動貿易,這樣的話就使兩國的貿易能夠擺脫目前的這種困境。

一講起到俄羅斯投資,中方企業就感到發怵,主要是俄羅斯投資環境不是特別的優越。俄羅斯外交部第一亞洲司的司長曾經講過一句話:“我們希望中國到俄羅斯來投資,但是中國企業說俄羅斯投資環境不好,難道俄羅斯投資環境還不如非洲嗎?”的確俄羅斯的投資環境是比較差,這個差不是非洲的那種情況一樣。一方面是俄羅斯是地區的寡頭壟斷,另外一方面是俄羅斯法律經常變來變去,對于投資回報期了一般要經過一兩年兩三年才會有回報的商人來說,投資要獲得回報的時候變成非法的了,或者一些壟斷部門可能會通過腐敗的手段動用檢察院,對中方企業進行檢查,“雞蛋里挑骨頭”總是能挑到問題的,通過這種方式對中方企業能夠造成一定困難。中國與俄羅斯需要簽署投資(保護)協議,來保障中方投資者的利益。

基于此,俄羅斯為了開發遠東出臺了很多優惠措施,特別是在2015年10月份,俄羅斯舉辦了東方經濟論壇,日本投資者表現得非常積極,但是中國投資者還在考慮。俄方希望中方能夠加快步伐。我們需要注意,從俄羅斯得角度,這個遠東開發優惠政策措施,它不是僅僅面向中國的,而是面向整個亞太地區。相比較而言,中國先進的技術遠不及日本、韓國,但是中國的優勢是更有錢。同時,俄羅斯對中國人在遠東的忌憚在短時間內確實很難改變。

文獻來源:《鳳凰周刊》第36期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