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2015后的中非關系將步入新的時代
周玉淵 2016-12-30
2015年是非洲發展的重要年份,是總結新千年發展目標和布局2015后發展議程的重要時間節點。今年,非盟制定了2063議程并出臺了第一個十年計劃,聯合國非洲發展融資大會在非洲召開、聯合國通過了2030可持續發展目標。10月,印度舉辦了規模空前的印度非洲論壇峰會,向非洲國家做出了慷慨承諾。12月1-5日,習近平主席將訪問津巴布韋和南非并主持第六屆中非合作論壇峰會,這也是今年國際對非合作的收官和壓軸之作。在國際發展和非洲轉型的重要歷史關頭,此次中非合作論壇的召開對于未來的非洲發展和中非關系將具有重要歷史意義,中非關系也將進入新的時代。
一.中非共同設置議程的時代已經到來
2000年中非合作論壇成立以來,非洲國家的經濟獲得了引人注目的增長,隨之而來的是非洲國家能力的提升,非洲國家在國家發展、地區合作和對外關系上的議程設置能力開始增強。非盟2063議程的出臺反映了這一重大的現實變化。從第一個十年計劃的目標、優先領域、項目設計和操作規范來看,非盟國家已經能夠并希望掌握非洲發展議程的主導權。這意味著,中非合作論壇的議程設置將必須考慮這一現實,中非共同設置議程將成為未來中非合作論壇發展的基本路徑。
二. 中非正面臨戰略合作全面升級的機遇
隨著中非合作的全面深入發展,中非戰略合作面臨全面升級的機遇。中非合作論壇作為一個核心機制,其關注的議題在不斷拓展、配套機制在不斷完善、平臺的包容性不斷增強,目前中非合作論壇已經形成并推動形成了包括中央政府及各部委、地方政府、企業、學術界和智庫、社會組織等在內的全方位、多層次、多元化的合作機制平臺。在國際舞臺上例如國際發展、氣候變化、聯合國改革等重要的國際場合,中非雙方之間的機制化磋商已經成為國際合作的一大亮點。在戰略上,雙方戰略對接的需求和機會正在增大。2063議程第一個十年計劃在洲際層面確立了20個目標和35個優先領域,在國家和地區層面確立了12個近期目標和10個旗艦項目。2014年李克強總理訪非時提出了“461”對非合作框架,重點是“三網一化”。今年10月,楊潔篪國務委員在訪問南非時表示,中國將加強與非洲國家在工業化、農業現代化、醫療衛生、人文交流、和平安全五大重點領域互利合作。這五大領域都是2063議程和非洲國家的核心需求。由此而言,中非雙方的相互需求和互補性很強,在戰略對接上存在著巨大的空間。
三.中非合作將更接地氣
中非關系的快速發展不可避免地會產生一些問題,比如對環境的影響、非洲民眾從中國項目受惠不高等。中國已經意識到這些問題并開始進行改善。中國共產黨十八屆五中全會通過了“十三五”規劃建議,提出了“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這既是對中國經濟發展模式的重塑,其實也對中國的對非合作提供了方向。第六屆中非合作論壇的一大主題就是民生議題,正如非洲司司長林松添講到的,這一屆中非合作論壇將重點在“吃飯、就業、健康”的民生問題上做文章。通過農業現代化提高非洲的農業產量和發展水平,通過增強中國項目的社會價值、擴大私營企業對非投資等途徑提高非洲民眾的就業水平,通過幫助非洲建立公共衛生體系以及系統性的對非衛生合作推動非洲民眾的衛生水平。由此,這一屆中非合作論壇在促進中國在非洲民生發展上將發揮重要的作用。
四.中非和平安全合作將獲得重大發展
相比于經濟和發展議題,中國在非洲的和平安全投入比較少。然而,從利比亞內戰、索馬里海盜問題、到中東局勢動蕩、再到剛剛發生的馬里中國人質被殺,中國的海外公民安全和海外利益保護問題更加凸顯。中國近些年來加大了對非洲的安全投入,包括聯合國層面的維和投入、非盟層面的軍事援助、非洲國家層面的軍事安全合作。尤其是在非洲之角建立的海軍戰略保障基地是中國和平安全合作的一個重要突破。然而,相對于非洲安全問題的復雜性,非洲國家對中國的期望,以及中國在非洲的情報分析、早期預警、危機處理等技術問題的重視不夠,中國在非洲的安全投入需求依然很大。第六屆中非合作論壇將和平安全合作作為一個重要議題,正是立足于這一現實性需求。中非雙方未來在國家安全治理能力建設、反恐、保護海洋安全、軍事援助和培訓、技術轉移等議題上存在著巨大的合作空間。
目前,一個現實問題是,每屆中非合作論壇是一個三年期的合作安排,這種安排在早期有助于提出、跟進和評估中國對非的承諾和舉措,然而這也使中國對非合作過于專注短期收益,缺乏中長期的合作設計。這顯然不能適應當今中國、非洲和國際發展的現實,尤其是中非合作論壇的三年行動計劃與非盟的五個十年行動計劃的對接問題。如何進行機制改革,如何制定中長期合作戰略是中非合作論壇未來必須解決的問題。

文獻來源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