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中美新型大國關系有助國際關系穩定
陳東曉 2016-12-30
中美雙方需要抓住機遇,向世界展示兩國有意愿、有能力合作共進。

自中美兩國就共建新型大國關系達成共識以來,雙方在拓展務實合作、有效管控分歧等方面已取得一系列“早期收獲”。當前,國際格局以及亞太局勢正經歷著深刻而復雜的變化,中美兩國自身也步入轉型發展的又一關鍵階段。新形勢下,只要雙方抓住習近平主席即將對美國進行的國事訪問這個寶貴契機,向世界展示中美兩國有意愿、有能力合作共進,相互助力而非相互拆臺,相互包容而非相互排斥,相互協同而非唯我獨尊,就能為中美新型大國關系注入新動力,使中美兩國共同成為維護21世紀國際秩序穩定和有序演進的重要支撐。

中美兩大經濟體加強合作和協調,將為維護一個增長、開放、普惠的國際經濟體系提供“雙引擎”。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至今,世界經濟弱勢復蘇的脆弱和分化特征顯著,全球經濟治理體系的諸多短板依然嚴峻,各大經濟體政策的協調不足甚至相互抵觸,勢必進一步加劇世界經濟的整體風險。作為占世界經濟總量1/3以上的兩個最大經濟體,中美兩國在阻遏危機蔓延,推動世界經濟復蘇,合作改進全球經濟治理體系等方面已發揮出關鍵作用。當前中美兩國需要相互助力,克服國內阻力加快自身的經濟轉型升級步伐,擴大包括國際產能合作等來提升世界經濟有效和可持續需求,促進全球多邊貿易投資體系的開放和普惠,積極化解國際金融體系中的系統性風險,共同推動全球經濟治理機制的改革和發展。

中美兩大戰略力量加強包容和互信,將是建設一個均衡、穩定、有效的國際安全體系,尤其是亞太安全體系的基礎。當前,新老安全威脅和挑戰交織疊加,國際安全領域的競合態勢和相互依存同步升級,但是基于零和博弈、對抗遏制理念的軍事安全同盟仍頗為盛行。需要指出的是,冷戰思維和排斥異己的“小圈子”合作機制不僅會加劇國與國之間的戰略懷疑和安全困境,而且也制約各國擴大安全合作、應對日益嚴峻復雜的安全挑戰的巨大潛力。中美應當創新思維,突破軍事安全領域的合作瓶頸,用“相對安全”而非“絕對安全”的思維來確定各自的安全目標,用“共同安全”而非“單方面安全”的思維來界定雙方的安全利益范疇,用“合作安全”而非“零和對抗”的思維來設計中美維護地區和國際安全的路徑和機制,帶動亞太地區乃至整個國際安全秩序向著更加均衡、穩定和有效的方向發展。

中美兩大治理力量加強協同和創新,將為全球治理體系提供更多優質、高效的公共品。隨著全球治理領域的廣度和深度日益擴展,一方面,國際社會對于全球化基礎上利益共同體和責任共同體的意識不斷增強;另一方面,包括海洋、網絡、太空、極地等一批新公域的加入,不但進一步凸顯了全球治理的復雜性、競合性和非對稱性,也加劇了國際社會對于公正、高效治理的需求和當前全球治理供應不足之間的矛盾。中美是影響全球治理體系發展的兩大關鍵變量,中美協同不僅能夠為全球治理體系提供大量的物質公共品,而且還能充分發揮兩國優勢互補的特點,通過創新治理理念和路徑,來共同應對包括氣候變化、能源資源安全、水、土壤和糧食安全等人類可持續發展面臨的重大威脅和挑戰,共同推進全球新公域的建章立制和有效治理。

文獻來源:人民日報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