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南非的“金磚”身份不可代替
祝鳴 2016-12-30
7月8日至9日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七次會晤在俄羅斯烏法舉行,并成功閉幕。值得一提的是,南非作為金磚國家中唯一的非洲國家,近年來它的“金磚”身份與地位受到了越來越大的質疑和挑戰。
  首先,“金磚”概念的發明者、前高盛公司經濟學家吉姆·奧尼爾依然不認可南非的“金磚”身份。幾年前,他就質疑南非被邀請成為金磚一員的決定。在他看來,南非只占世界GDP的0.5%,墨西哥、沙特阿拉伯等國都更有資格加入金磚國家陣營。南非獲得邀請和認可而加入金磚國家陣營,在奧尼爾看來是個神話。今年4月,奧尼爾在接受訪問時依然堅持了這個觀點。他指出,就經濟總量而言,現在的中國的經濟凈增長量相當于120天就制造出一個南非;此外,南非經濟在過去十年中遭遇了不小的困難。所以,南非更多只能算是一個“強加”的金磚成員。
  其次,近年來非洲大陸出現了大國之間綜合實力此消彼長的局面,南非“非洲老大”的地位受到挑戰,這使其身為金磚國家的唯一非洲代表的身份遭遇質疑。2014年4月,尼日利亞發布更新后的統計數據顯示,該國的GDP超過了南非,由此成為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第一經濟大國。2013年,具有國際聲譽和影響力的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的去世,更使南非失去了一筆巨大的無形外交資產。按照一些西方學者的說法,曼德拉是一位事實上的“非洲大陸的外交家”。他的存在為南非在非洲大陸乃至國際舞臺上的作用增加了不少分量。
  不過,對大國國際影響力的計算不能僅考慮經濟實力的強弱,即不能光算經濟賬,還要算綜合賬。
  南非雖然經濟實力出現了相對的下滑,但其依然具有雄厚的綜合實力,豐富的自然資源、發達的教育和科技水平等諸多優勢令南非依然是非洲綜合實力頭等強國。正如2014年12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同南非總統祖馬會談時所指出的:“非洲雄獅已經奔跑,南非是領跑的獅子。”
  在金磚國家集團內部,南非也可以發揮相當獨特的作用。例如,近年來大部分西方輿論一直充斥著對金磚國家集團的擔憂和戒備心理,擔心“金磚”成為挑戰乃至顛覆西方主導的現有國際秩序的一股巨大力量。而南非同所有西方國家保持著良好的外交合作關系,既不像俄羅斯那樣同西方有直接的地緣利益沖突,也不像其他金磚國家那樣面臨著西方對其領土/領海爭端等問題的杯葛。因此,南非近年來實際上就發揮著金磚國家同西方世界增信釋疑的紐帶作用。筆者曾與南非外交部一位負責金磚事務的高級官員有過深入交流。他就主動提到,南非一直強調金磚國家集團不是一個封閉的集團,而是開放、透明的。因此,南非在每次參加金磚會議后都主動在南非召開針對西方外交人士的通氣會,向他們介紹相關情況,以減少誤解和疑慮。
  此外,南非地理位置特殊、交通基礎設施較好,是進入南部非洲地區的門戶和樞紐。南非最大的城市約翰內斯堡不僅是南非也是非洲最重要的金融中心,這也是為何新成立的“金磚銀行”(新發展銀行)的非洲地區總部將落戶約翰內斯堡的原因。不無巧合的是,當初約堡一帶作為南非經濟中心的興起,就與19世紀末、20世紀初那里發現儲量巨大的鉆石和黃金資源有關。至今,南非依然是世界重要的鉆石和黃金產地。歷史上的黃金發現為南非帶來繁榮的過去,現在南非的“金磚”身份無疑將使其能夠對接與利用金磚集團巨大的人口和資源優勢,繼續享受“金磚”的發展紅利而使其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文獻來源:文匯報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