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2014:周邊外交塑造地區秩序的七件大事
蔡鵬鴻 2016-11-22
2014年中國周邊外交最具戰略意義的成就是,它為塑造周邊地區秩序奠定基礎。近些年來,不少國內民眾抱怨中國外交太軟,尤其是對周邊,而國際上,則抱怨中國外交太強,也是對周邊,一軟一強形成鮮明對照。2014年,周邊外交主動謀劃,努力進取,正在并將繼續對亞洲及印太格局產生重大影響。這從中國經營周邊外交的七件大事中可以看出。


國家領導人彰顯大國自信


其一, 習近平成為國內外最受歡迎的領導人,為塑造周邊地緣政治和地緣秩序奠定基石。調查顯示,習近平在周邊國家的民調中得分最高,在巴基斯坦、俄羅斯、泰國、印尼、馬來西亞、中亞諸國受歡迎程度尤為特出。美國《華盛頓郵報》報道了一家日本公司進行的一項研究報告顯示,習近平主席是2014年最受歡迎的領導人,其受歡迎程度遠遠超出美國總統奧巴馬,排名領先于俄羅斯總統普京和印度總理莫迪。習近平率領新一屆政府在保持外交大政方針連續性和穩定性的基礎上,設計和創新中國周邊外交戰略理念,第一次提出打造周邊命運共同體思想、第一次提出親誠惠容的周邊外交理念、第一次把中國夢同亞太夢對接、第一次提出要把中國發展的紅利帶給周邊惠及周邊、第一次提出了亞洲安全觀、建設亞洲安全架構,等等極具特色的周邊外交政策。習近平成為中國周邊新型政治秩序的塑造者、引領人,他不僅大大彰顯了中國開放自信的大國形象,更是大大提升了中國在周邊乃至全球的影響力。


周邊外交戰略排序上升


其二,周邊在中國外交戰略排序中升位。最近十五年來,盡管“周邊是首要”,但是從中國總體外交的戰略布局和實施看,“大國是關鍵”一直優先于周邊,也就是,大國關系在中國周邊外交排序中始終處于首要地位,而大國關系中,中美關系又是第一,似乎只要大國關系搞好了,其他一切可以迎刃而解了。不可否認,大國關系有其一定的重要性,但是,一個崛起的大國、面向未來的強國怎么能一直圍繞大國旋轉?不改變思路,中國總體外交也只能窮于應付、疲于奔命,難見特色,沒有氣色。習總一年前主持召開了周邊外交工作座談會,從戰略高度強調周邊外交的重要意義,在新中國外交史上前所未有,也為2014年周邊外交排序置于首位做出戰略定位。習主席上一年首次出訪地從周邊開始,習主席2014年出訪第一站依然始于周邊。這似乎是巧合,卻是一種定力的必然。在新機遇期,周邊在中國外交中的重要地位凸現。強國之路,從塑造周邊開始。


“主場外交”勾畫藍圖


其三,“主場外交”為構建地區新型政治經濟和安全秩序勾畫藍圖。2014年涉及中國周邊外交最重要的一個詞匯,或許,惟有“主場外交”當之無愧。5月,亞信峰會在上海舉行,中國首次提出以共同安全、綜合安全、合作安全與可持續安全位主要內涵的亞洲安全觀。11月,APEC峰會在北京成功舉辦,其標志是一個亞太夢——中國提出共同發展、繁榮、進步的亞太夢,二張路線圖——主持通過了建設亞太自由貿易區路線圖和APEC互聯互通藍圖。上海的亞信會議、天津的伊斯坦普爾進程會議及北京APEC會議表明,中國更加積極主動地把中國機遇和亞太機遇、世界機遇相互轉化,更加積極進取地在國際和地區事務中發揮負責任大國作用。這是新形勢下中國外交的鮮明特點,也是中國周邊及亞太外交政策的基本取向。周邊安全和經濟合作藍圖在中國制訂,其影響力猶如拍岸驚濤,必將在構建地區安全和經濟秩序的歷史潮流中愈來愈凸現應有的中國印記。


規劃新世紀版本的絲綢之路


其四,積極推進“一帶一路”,創建新世紀版本絲綢之路。習近平主席于2013年9月訪問中亞時提出“絲綢之路經濟帶”,同年10月訪問東南亞時提出 “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簡稱“一帶一路”。2014年的中國,猶如大鵬鳥,展開東西兩翼,開始向21世紀絲綢之路進軍。它沿著亞洲大陸廣袤的地域和浩蕩的海洋,把中國和亞洲、非洲和歐洲各國連接了起來。“一帶一路”建設旨在實現“五通”,即政策溝通、道路聯通、貿易暢通、貨幣流通、民心相通。其道路聯通就是交通和基礎設施 “硬聯通”,而政策溝通實際是法律、規制“軟聯通”,筆者認為,這不僅僅是國際道路運輸便利化協定、中國與周邊國家的質檢與海關合作的制度化建設,更重要的是,它應該是未來陸上海上地緣政治和地緣秩序的制度化建設。貿易暢通體現了絲綢之路是商貿之路的現實意義,2013年,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上的國家貿易額超過1萬億美元,占中國外貿總額的四分之一。未來,中國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貿易還有增長的巨大空間,中國與東盟國家計劃雙邊貿易額到2020年達到1萬億美元。民心相通就是加強人與人交流,推進文化、藝術、考古、體育、衛生等人文領域的合作,包括加強地方、媒體、智庫和青少年的交流。東帝汶建國后希望糧食自給,中國急人所急,為東帝汶舉辦了三期雜交水稻示范項目,幫助當地解決了大問題。馬爾代夫首都馬累供水系統突發事故,民用水嚴重缺乏,中國從空中和海上緊急調運清潔水,解決了當地用水困難,受到當地民眾的贊揚。“一帶一路”意義深遠,它猶如彩虹,引領周邊的“五通”,推動周邊的規制建設。


謀劃周邊金融新秩序


其五,投巨資創建新型金融機構,謀劃周邊金融經濟新秩序。中國推動建立南方國家的金融合作機制,在上海正式引進建立“金磚國家銀行總部”,并對金磚國家開發銀行和應急基金分別出資100億和410億美元,引發全球轟動。更加引人矚目甚至讓發達國家聞之咂舌的是,中國發起建立亞洲投資開發銀行,中國出資500億美元,接著又宣布,為推動“一帶一路”運轉,中國出資400億美元成立“絲路基金”,之后不久中國在緬甸舉行的東盟系列會議上宣布,中國向東盟優惠貸款200億美元,給緬甸提供80億美元的經濟援助。在當前全球經濟復蘇緩慢前景不穩定的背景下,中國的大手筆大氣魄贏得周邊國家的嘖嘖稱贊。中國有能力、有意愿向亞太地區提供更多公共產品,表現出中國勇于擔當的負責任大國形象。中國正在為亞洲金融治理、建設地區金融經濟安全秩序搭建舞臺。


海洋秩序“中國方案”


其六,提出構建海洋秩序的“中國方案”。中國與部分周邊國家存在海上劃界和島嶼歸屬爭端,這些問題本可以通過雙邊磋商政治方法解決。但是在西方國家的挑唆下,一些周邊國家對中國是否會走西方國家海上稱霸老路表示疑惑。中國在2014年提出了建設海洋強國戰略的同時,中國構建海洋秩序的中國方案:共建和平、合作、和諧之海。中國堅持和平發展,反對海洋霸權,致力于在尊重歷史事實和國際法的基礎上,通過當事方直接對話談判來解決雙邊的海洋爭端和糾紛。在開發海洋的同時,善待海洋生物、保護海洋環境,走一條“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大道”


軍事互信機制取得突破


其七,推動建立軍事互信機制取得突破。中國主張建立平等、互利、有效的軍事互信機制,促進地區穩定與安全。但是長期來由于一些國家冷戰思維濃厚,導致相互之間政治互信缺乏,甚至對中國在周邊的正常軍事行動提出種種質疑。2014年,中國繼續致力于維護地區海上安全和秩序建設,首先,中國海軍在青島主辦西太平洋海軍論壇年會通過新版《海上意外相遇規則》;其次,中國同東盟國家積極推進“南海行為準則”磋商,爭取在協商一致的基礎上早日達成“準則”。第三,最具突破性的是,中美兩國簽署兩個涉及重大軍事行動相互通報的信任措施機制諒解備忘錄:1.重大軍事行動相互通報信任措施機制;2.海空相遇安全行為準則。這是中美建立新型兩軍關系取得的重大突破,為減輕誤判和擦槍走火提供了可以預見的可能性,對周邊穩定產生重要影響,盡管不能保證未來美軍不再抵近偵查,但是,這可能是進一步探索中美新型大國關系、避免“修昔底多陷阱”的一個轉折點。

文獻來源:社會觀察2015年第1期


网络购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