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成果 > 時評
時評 COMMENTARY
作者及其成果
張珺
助理研究員
美洲研究中心
國際合作與對外交流處
zhangjun@www.dxysolutions.com
zhangjun@www.dxysolutions.com
“下一個十年的中拉關系”會議概述
張珺,查曉剛 2013-10-21
第一節主要在現有中拉關系取得的成就及面臨的挑戰基礎上,對未來中拉關系做了前瞻的分析。圍繞中國對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政策文件、中拉經濟紐帶的可持續性以及中國拉美合作論壇的實施建議進行了討論。
關于中拉關系取得的成績及面臨的挑戰,學者們普遍認為,《中國對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政策文件》發表5年來,中拉關系發展總體是積極的。回顧20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領導人多次訪問拉美,中拉雙方都從戰略高度看待中拉關系,近年來雙邊關系在政治上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經濟合作和中國在拉美的投資增長迅速。但也存在困難和挑戰,從中拉經貿關系來看,主要有貿易逆差、去工業化、貿易保護主義、工會對中國在拉美投資的反對等等。這表明中國對拉美的投資政策和文化都還不夠了解,必須加深文化交流和互相理解。從外部因素來看,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歐債危機對中拉關系具有不同程度的影響,中拉要共同應對許多非傳統安全議題。
關于中拉經濟紐帶的可持續性,有學者認為,中拉經濟紐帶的可持續性首先應基于互利和雙贏的政策,其次,中拉的經濟和社會結構都處于轉型階段,雙方可就這一方面的經驗進行交流,第三,城市化是中拉關系深化的良好機遇。拉美學者提出在下個十年中拉美國家是否能真正成為一個整體值得思考。拉美作為具有巨大潛力的投資市場、戰略伙伴十分重要。有學者提出,過去十年和下個十年相比,中拉的議程上應討論轉變基于商品貿易的經濟關系的可能性,中拉經濟關系不僅僅是農產品、能源、礦產等的物品交易,拉美國家對中拉經濟關系除了振奮以外還有焦慮感,從政策層面來看,中國應思考巴西總統所提出的“超越經濟互補性”,要承認互補和競爭同時存在,要考慮能為緩解這種焦慮做些什么。此外,中國可考慮在拉美的基礎設施建設方面多投入,中國既有資金也有能力來做好基礎設施建設,要總結已有成果。
關于未來中拉經貿、文化關系前景,與會學者認為,中拉經貿合作是長期任務,任何一方不能短視,要正確認識合作與競爭,通過對話理性對待貿易摩擦,增加雙邊投資,創造環境,提供便利。關于中方倡議建立的中拉合作論壇,雙方應進一步討論如何共同努力積極推進,且形成特色。有學者提出要注意中拉合作論壇是否會成為另一個中非合作論壇。要加強培養人才,增進互相了解,政府獎學金不夠,應開展其他渠道的文化交流。在文化關系方面,拉美學者認為中拉文化關系是不對稱的,中國對拉美歷史和現狀了解較少。一方面,中國在拉美建立了許多孔子學院來提升軟實力,拉美國家也嘗試在中國推廣其文化,但值得注意的是拉美在中國語境中的負面形象,如“拉美化”、“中等收入陷阱”等。中國應吸取拉美發展過程中的教訓,了解他們的歷史,理解諸如巴西等國對工業化的反感。巴西學者從軟實力、文化交流角度評估中巴關系,由于巴西在金磚國家中具有特殊地位。軟實力是國家外交中重要的組成部分,超越經貿關系的文化交流和接觸在中巴關系中十分重要。中國注重在中巴關系中發揮軟實力,國家漢辦和孔子學院起到了搭建互相理解的橋梁作用。中巴加強文化交流的主要挑戰是漢語被認為是非常難的語言。此外,拉美學者還認為中拉雙邊關系應在國際體系轉型的整體框架中進行考慮,合作互補雙贏的理念在中國對拉美外交政策中根深蒂固,但是重要的公平、公正尚未得到足夠的重視。雙方應從市場、社會和政府三個方面來看待中拉關系。中拉貿易、投資紐帶還遠遠不夠,雙方應從長遠角度來討論政治議題,還要有全新的理念來看待國際經濟和貿易體系改革。

第二節主要討論中拉如何在多國治理體系中進行合作。中拉主要有哪些合作領域,這些合作如何更具有建設性、有效性和互利性?如何評估當前諸如20國集團、金磚國家集團這些政治現象?對于這一議題中拉學者主要分為樂觀和悲觀兩種看法。
關于中拉如何在多國治理體系中更有建設性、有效性和互利性地進行合作,學者們分別從樂觀和悲觀角度進行了討論。從樂觀角度來看,有中國學者認為世界經濟的發展趨勢總體有利于中拉開展更深化、更廣闊的合作。在金融和貿易領域,確實有必要超越舊的思維但仍應堅持互補性為基礎。拉美國家在逐步開展自由貿易區談判,這有利于該地區的發展。盡管目前拉美國家對中國有一些抱怨,這是正常的,拉美國家應理解中國在實踐中摸索建立更完善的規則,雙方努力達成共識。智利學者回顧了智利和秘魯與中國的合作,這兩個開放的市場經濟國家與中國不僅在歷史上有著人員上的聯系,目前也與中國在經貿關系上穩步發展。再以巴西為例,巴西學者指出,在工人黨領導下的巴西外交政策目標是在國際體系中有話語權、擔任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貿易伙伴多元化、加強全球治理機制的多極化、拓展南南合作、通過談判解決國際沖突等。其次,中巴都尋求建立多極世界,雙方可在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二十國集團、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中采取聯合行動。第三,中巴合作是南南合作的典型,雙方加強戰略伙伴關系、增加科學技術交流與合作、增加雙邊貿易和資本流動。
從悲觀角度來看,盡管中巴有諸多共識與合作,但巴西對華政策面臨內部的制約,主要來自于自由派、右翼黨派、支持美國立場的一些傳媒、一些前外交官、制造業企業和工會的反對,還有巴西國內“去工業化”和“非洲化”的輿論等。此外,還有學者提出五大消極因素,一是中國和拉美各國的國家利益,二是美國因素,三是拉美國家的異質性,缺少統一意見,四是中拉對基于多邊平臺的合作沒有議程,五是雙方缺少互相理解。有學者認為中國和拉美國家合作的多邊平臺之一是南方共同市場,而它具有關稅聯盟的性質,中國應與其建立伙伴關系,而不是單獨和其中一個國家,另外不同意見是南共市暫且不論其是不是關稅聯盟,中國要與其建立伙伴關系存在許多法律和制度上的難點。
關于金磚國家和二十國集團的作用和趨勢,多數中國和拉美學者都認為,金磚國家和八國集團、二十國集團和東盟這類集團類似,是十分重要的,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都需要這一集團,尤其是發展中國家。我院學者認為,中拉應努力使二十國集團和金磚國家這些新興的集團發揮更好的作用,代表廣大發展中國家的利益,這對發展中國家十分重要。拉美學者認為金磚國家有潛力在21世紀中葉成為重要的組織,目前它的重要性就在于它提供了一個給這些新興大國定期會面的平臺。

在第三節“關于可持續發展的觀點比較”中,與會者主要圍繞能源合作、暴力對社會發展的影響、中等收入陷阱以及華盛頓共識等議題進行了討論。
有中國學者特別強調了能源合作對加強中國和拉美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性。首先,中國和拉美在資源能源合作上有較強互補性。其次,現代化的能源供給是發展中國家實現經濟發展的重要條件。中國和拉美之間應該加強在能源方面的合作,特別是在可再生能源方面,風能和太陽能領域具有很大潛力。而乙醇盡管也可以作為可再生能源,但是卻可能產生過多糧食消耗的負面效應。中國和拉美應該加強能源領域的合作,克服目前該領域的全球治理的碎片化問題。
有阿根廷學者認為妥善應對城市化帶來的風險是保證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方面。他對阿根廷和中國在2002-2012年間的經濟發展進行了比較分析,強調了經濟增長以及城市化過程中可能出現的收入差距過大、部分人群被邊緣化等問題,認為應該采取相應的社會凝聚力政策予以應對。
另一位阿根廷學者則強調了暴力問題對可持續發展構成的挑戰。他指出,盡管拉美是全球最具活力的地區之一,但安全仍然是個很大的問題。在南錐體,暴力泛濫讓社會付出了巨大代價:經濟上大約為此損失了7.7%的GDP,15-44歲之間死去的大多數人也是因為暴力犯罪所致,人們對政府機構喪失了信心,司法權威受到挑戰。為了解決暴力帶來的問題,各種社會力量都應該發揮作用。學術界、公民社會組織、大學都應該提供解決方案和各種解決方法。相關結構也要加強協調,為阻止犯罪、減少暴力提供領導力。
一位美國學者指出了拉美和中國在發展過程中面臨的三個共同挑戰:一是腐敗、不平等、群體性抗議事件、腐敗官員的逃跑等;二是城鎮化可能帶來的部分人群的邊緣化,而不是公民的進取精神;三是公共產品的缺乏,例如社會保險、教育、基礎設施和環境治理的不足等。另外,中等收入陷阱和官僚權威主義也是中國和拉美社會發展中的重要議題,就雙發的長期發展進程來看,前景如何仍然不是非常明朗。
本節在討論中的觀點分歧主要存在于兩個方面。一是中國發展的成就與華盛頓共識之間究竟有多大聯系。有中國學者認為,中國過去三十多年改革的成功其實正好就是采用華盛頓共識的結果。一些美國和拉美學者則認為,中國的發展成功是源自于和平主義的對外政策,以及動態地提升自身的比較優勢,華盛頓共識并不是中國改革成功的精髓。二是中國和拉美在城市化方面有沒有合作空間。有學者認為,中國和歐盟在城鎮化方面有開展合作的潛力,其原因是中國可以從歐盟進口大量城鎮化過程中需要的高新技術,但中國和拉美之間則不存在這樣的合作基礎。另外一些中國和拉美學者則認為,中國與拉美之間在城鎮化的合作方面仍可以有很大作為。拉美有很長時間的城鎮化歷史,成功與失敗的經驗教訓很多,可供中國借鑒,而且如何利用不同的社會力量促進城鎮化的順利發展也是非常重要的合作內容。

第四節“東亞和拉美的地區發展動態”中,與會者就東亞和拉美的地區發展動態和特征進行了熱烈地討論。
與會學者首先對兩個地區的一體化歷史進行了簡要比較。有學者總結,拉美地區的一體化進程歷史悠久,機制眾多,參與國也很多,到目前為止效果已經開始顯現。東亞地區盡管一體化進程起步較晚,機制數量也較少,但是進展非常迅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其后,與會學者對兩個地區的當前發展特征和兩個地區之間的關系進行了闡述和分析。有中國學者指出,當前東亞地區存在美國主導的TPP進程以及中國大力推進的RCEP進程,這兩者之間存在一定的競爭性,其結果可能導致東盟作為東亞一體化的中心地位出現動搖。東亞和拉美目前都忙于自身一體化事務,對彼此之間的跨地區合作可能難以投入很多資源。另有拉美學者從東亞和拉美內部的權力重新分配進行了分析。她指出,在東亞地區,中國經濟快速發展,崛起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影響力急劇上升,而日本的實力則相對削弱;在拉美,巴西也崛起為地區強國,改變了拉美內部的權力分布。這兩個地區內部權力的重新分布對兩個地區之間的政治經濟關系具有非常重要的影響。另有中國學者指出,東亞和拉美之間的多邊性區域間合作非常困難,東亞—拉美合作論壇(Forum for East Asia and Latin America Cooperation,簡稱FEALAC)近年來喪失進一步發展的動力的事實就是很好的例證。他主張,東亞和拉美兩個地區之間的合作,主要渠道仍然應該通過雙邊進行。
另外,有學者指出在中國和拉美的關系中存在不對稱性。一是中國相對于拉美國家而言,決策和行動能力更有效率,拉美國家決策和政策落實都較為遲緩;二是盡管中國已經成為拉美的重要經貿伙伴,但是拉美國家對中國的重視程度和投入的資源和經濟上的重要性相比仍有很大差距。
與會者都認為,中國和拉美國家未來具有很廣闊的發展前景。一是雙方有很好的友誼傳統和民意基礎;二是雙方都是發展中國家,需要相互合作,為彼此提供發展動力;三是隨著現代科技的發展,雙方之間的了解和認識相比從前更為便捷,有利于為擴大合作提供更好的基礎。雙方應該在貿易關系之外,加強投資和人文合作;在全球層面也要加強政治性議題的討論,為整個發展中國家的發展事業提供幫助。

文獻來源


网络购彩-官网